换婚 第4章 勇敢

小说:换婚 作者:摇叁 更新时间:2021-09-15 11:53: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4章

  余点语将头低下,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跳。

  她脸上的慌乱表情被迅速的隐藏下来,在垂头的同时。她还看见桑舟手臂上搭着的外套,有灰。

  想要拿过来的手克制了又忍,燥热的阳光让余点语的脸上带上薄红,说不清是晒的还是憋的,声音小,但很清晰:“谢……”

  话没说完,下巴被温热的手指轻佻地抬起,被迫她重新抬头。

  余点语:“……”

  她没想到桑舟会这么做,本来藏好的情绪猝不及防外露出来,像是受惊的小鹿,僵着身体,却一动不动。

  一秒。两秒。

  桑舟的黑眸像是有无尽吸力的黑洞,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桑舟在朝自己靠近,直到距离拉近到她的手臂已经能触碰到外套边角,余点语才如梦初醒般猛地将桑舟往后推,耳垂都开始泛红,“……流氓1

  她不知道桑舟到底要干什么。

  救了她,又要像那些青年一样戏弄她吗?

  余点语有点恼怒起来,帮桑舟洗衣服的心思淡了,想走却被桑舟的一声轻笑止住了脚步。

  “流氓?”桑舟没给她逃离的机会,反而身体接着靠过来,将她逼到无可退的墙面,“小孩儿,你应该讲礼貌的叫我声姐姐。”

  余点语的后背紧挨着坚硬的墙,一层薄薄的衣料,都能感觉到皮肤被摩挲的粗粝感。

  桑舟似笑非笑地站在她的面前,将她的去路也完全堵死。

  而且,是故意的。

  故意将余点语困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声线又轻又低,“我流氓,要不要我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真的流氓,嗯?”

  “……”

  余点语脸全涨红了,发现自己完全敌不过桑舟的动作,绝望地要闭上眼睛,双手正要使劲最后的力气去推桑舟的肩膀时,来自面前人施加的所有压力在顷刻间消失。

  她有片刻的茫然,睁开眼睛。

  桑舟已经退开几步到安全距离,面无表情地看着余点语,仿佛刚才的轻佻不过是错觉,“从刚才到现在,你自己错失了太多次可以跑的机会。”

  明明有那么多次的停顿,空白。

  “真碰到油头那种小痞子,你跑得掉?”桑舟的话里不带任何起伏,很冷,一个字一个字让余点语的心沉下去,“柔弱的小白兔,不适合在清吉巷生活。”

  贫民窟同样有高低阶级,想在这里如鱼得水的活下去,不可能只依靠别人的保护。

  桑舟深谙此道,且做的无懈可击。大家怕她,不敢惹她,唯独这小姑娘,明明是怕的,却不跑。

  桑舟盯着面前的少女,又垂下了头,头低的都要看不见鼻尖了,冷淡的神情这才稍微恢复了一贯的懒散:“怕我吃了你?”

  余点语捏紧了自己的裙角。

  原来是自己误会她了。

  桑舟不是耍流氓,而是在看自己有没有应对能力。她刚想抬头,就听见桑舟轻飘飘道:“放心,我对未成年不感兴趣。”

  “……”不知是被未成年还是不感兴趣戳中,余点语的脖子都因为情绪激动而泛着浅红色,紧跟着从心底升上一股难以言喻的羞恼感。

  “流氓。”余点语小声念了句,脸也开始红了,桑舟这么说话的时候那种痞气太浓郁,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应对。

  她也从来没有被人这么亲密的面对面堵过,哪怕只是短暂的几秒钟。

  身体终于做出反应,快走了几步,跃过桑舟的身侧仓皇逃离,结果——

  “慢着。”

  又怎么了?

  饶是余点语现在脾气软和,也忍不住在回头时带了点情绪。

  “不错啊,瞪我的时候有朝气多了。”桑舟低笑了声,从外套里拿出那三百块钱,“你会画画是吧?”

  余点语哑然,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桑舟对她招手,有些不满的样子:“过来,离太远了。”

  但余点语就站在原地没动。

  对峙了片刻,眼见着余点语好像又要低头了,桑舟才无奈道:“墙绘画吗?这三百块钱算你定金,时间你自己安排。”

  余点语:“?”

  同时,她看到了大门紧闭的酒吧门口贴了张招聘单——急聘一名墙绘师,三月中旬之前完工,为了即将到来的店庆做准备。

  桑舟挑挑眉:“不干?我还以为你很缺钱。”

  这个兼职就好像是为了余点语度身定做的一样,时间还自由,她完全可以在放学后过来画。

  但是,她真的可以重新再拿起画笔吗?

  ……

  空气再次陷入了诡异的安静,还在两两对视,余点语有点不知所措。她上一秒还在偷偷说人是流氓,下一秒流氓就给她介绍了工作。

  桑舟仿佛看穿她心里的犹豫似的,烟踩灭了,食指勾着钥匙转了一圈,懒洋洋靠过来,垂眸问:“小屁孩,你怎么见着我就不说话。”

  她这次是真的离的很近,余点语都能看见她英气又漂亮的五官、带着点调侃意味的笑,以及那双黑眸中已经极度尴尬不安的自己。

  视线被迫紧紧地合在一起,余点语脸腾地全红了,半个字都憋不出来。

  她的皮肤很白,一脸红就格外的明显,两团软绵绵飘在脸上,有种特别生动的柔弱。

  桑舟看得起劲,她觉得这样比之前死气沉沉的好多了,“小屁孩?”

  余点语低着头,在原地僵了半秒,手上使了劲将桑舟推开,跟逃跑似的头也不回地冲出去。

  桑舟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嗤笑了声,“学的到挺快。”

  回到家好长一段时间,余点语的心还和阁楼里炎热的气温一样静不下来,她没办法把和桑舟对视的那一幕从脑海中拂干净。

  她长到这么大,没和人靠这么近过。

  家里没出事之前,她是被家中细心呵护的小公主。出事后,她那段时间还未从国际班退学,在一次无意间回到教室,在门外听到别人在说——

  “余家现在出事了,余大小姐还在我们学校啊,遗产多?”

  “谁知道,假清高呗,看着文弱安静的,指不定找到个大靠山金主了。”

  “哎,她在床上会不会叫埃”

  “会不会,那也要试过才知道碍…”

  “哈哈,你去啊,现在余家落了难,想把她搞到手还不容易?”

  说着粗鄙之语的有男有女,笑得肆无忌惮。曾经友好的面具轰然破碎,就好像她只是个可以随意摆布的物品。

  从那之后,余点语只希望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谁也不要注意到。

  她知道自己没得选择。

  她的梦想,她的一切,在父母离开的那一刻同时被带走了。

  但是现在,她遇见的这个女人,却不止一次地对她说:“抬头。”

  到这一秒,余点语还能回忆起桑舟身上淡淡的烟味和懒散玩味的笑容,冷淡持久,分明不是什么柔和的神态与语气,但却没有让她感觉到恶意。

  所以她没有跑埃

  余点语的视线又落到桌上摆着的贴合,痛苦的闭上眼睛。

  怎么偏偏是让自己重新去拿起画画?她有些烦闷,手机是老式的,想去找新的兼职她只能再挨个去问。

  从书包里拿出习题册,余点语强迫自己去看那些解题步骤。想要重新开始,她一定要完全脱离这种环境,只要再忍过这一年。虽然之前上艺术班的时候她的成绩已经名列前茅,但现在转学重新成为文化生,她还需要再努力一些才能稳妥。

  明天就要去学校报道,她习惯提前预习功课。

  学了一下午,到了晚上躺在床上时,余点语听着风扇呜呜的转动声,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闭上眼睛,就是桑舟那双黑眸,像魔怔了似的。

  心静不下来,身上的汗也没停过。不管怎么说,桑舟救了自己,又被自己误认为流氓,还给自己介绍工作。对比起之前被桑舟踩在地上的流氓来说,她对自己已经可以算得上是温柔了。

  自己也没说句道歉,难怪这么不安。

  月光透过窗浅浅照在余点语的脸上,少女的眼眸有温柔的光泽。她安静地坐着想了会儿,决定明天——

  去找桑舟好好道个歉,顺便谢谢她的好意。

  第二天一早,余点语推着自行车出了门。

  她转学去的是宝海市七中,生源最差,名声最不好,却是这几所高中的学费最便宜的,但离清吉巷有点距离,余点语就用之前兼职剩下的钱在二手市场买了这辆小单车。

  没想到,上学第一天,她却悄无声息地在学校被传开了。

  七中大多数的学生本就叛逆,力求标新立异,除去特地日子从来不规矩穿校服。唯独余点语的校服穿的齐整,裙摆皱褶平顺,乖巧的不像话,在进校门的那一刻起就吸引了别人的注意力。

  “你们看到高三十班转学过来那小姑娘了吗?太纯了吧像个小白兔一样,乖死了,这种好学生怎么来我们学校?”

  “嘁,来我们学校的能有多乖啊?十班,那个书呆子班?”

  “你是没见着她骑着单车进来那样,净化眼睛,我觉得她比唐芙要更对我口味。”

  “你滚吧就,还有能和唐大校花相提并论的?我下课要去看看。”

  课间的讨论层出不穷,消息传得很快,唐芙在走廊里刚好听到上面一句,化着精致全妆的眼神冷艳,瞟过去后,所有人都识趣闭嘴了。

  唐芙,公认的七中校花,浓颜长相,美得特别有攻击性。不仅如此,她还脾气极其火爆,又喜欢打抱不平,因此还是七中的大姐头。

  “什么名字?”唐芙走到刚才讨论的人面前,捏了下手指。

  “……余点语,刚转过来,在十班。”

  唐芙哦了声:“那我下课也去看看。”

  周围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唐芙哼笑了声:“怎么,美女谁不爱看啊?有玻”

  七中除去艺术班外,只有寄宿生要求在学校晚自习。余点语特地申请的走读,下课后赶紧骑着车回清吉巷。

  她惦记着昨天想好的事,要去找桑舟。

  虽然不知道桑舟住哪里,但是那个商店的老板娘好像和桑舟很熟,应该会知道,所以她径直骑去了商店门口。

  她走进去逛了一圈,买了一支笔,付钱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虚,刚好将先前桑舟找给她的一块钱给出去了,站着又没动。

  凤姨是个明事理的,问:“是找小桑吗?”

  余点语被戳中心事,咬着下唇轻轻点头。

  “白天的时候小桑可能在堕落工厂那边,要是没在,就可能家里睡觉。”凤姨笑着给她指明堕落工厂在哪,又问,“小桑家里是在……”

  凤姨记得这小姑娘,先前也来找过桑舟一次,还带着小桑的衣服,摆明了认识。这会儿穿着七中校服乖乖巧巧的,看着就好感倍增,知道不是什么小混混小太妹,也就放心报地址。

  “谢、谢谢。”余点语慌不择路地道谢后小跑走,她不可能去桑舟家里去的,太离奇了。

  堕落工厂是清吉巷很久以前就已经废弃的工厂,现在那边拆的差不多了,前方还有很大一片空地,因此成了一些地下文化的滋养地,工厂也成了练车基地。桑舟和一些人常在那边飙车练技术,据说玩的很凶。

  等余点语骑着自行车到了工厂外面,她才明白玩的很凶的是什么意思。

  她还没到跟前,也没见到人影,就听到轰隆的声音在工厂里疯狂穿梭。突突地响彻,让人害怕。几辆疾驰的机车摆明了正在较量,最前面的那辆开得最凶,跟不要命似的狂妄,轻松跃过那些路障,带的围观的人肾上腺素飙升。

  那辆车她见过,桑舟的。

  ……

  已经到跟前了,她却苦恼,该怎么才能把桑舟叫出来?

  余点语紧握着自己的车把手,在这群年轻人中间,自己好像格格不入。

  “咦?”有声音来到她跟前,“你不是那个初中生小妹妹吗?”

  她抬头,看见个熟面孔,是之前跟在桑舟旁边的那个男生,但是余点语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胡嘉汉看着余点语的校服摸摸脑袋:“哦,原来是高中生碍…”

  余点语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又听那人说:“知道知道,你肯定来找舟姐的是吧?等着我给你叫。”

  等等——

  但她还没出声,胡嘉汉已经扭头对着在飞驰的车队嘶吼了声:“舟姐!有小妹妹来找你了1

  他这一吼,成功将全场的目光聚集。余点语无所适从地低下头,双手僵硬地放在车把手上,耳边已经响起了不怀好意的口哨声。

  也不知道桑舟到底听没听到……

  余点语反复调整着呼吸,想着等会儿自己要说的话,那辆机车就已经风驰电掣地过来,帅气地漂移后稳稳停下,风将地上的沙尘卷的乱七八糟。

  车上的人先下了车,摘了自己的头盔,声音寡淡:“小妹妹?”

  余点语的心头猛地一跳,鼓足了勇气抬起头。

  桑舟正站在自己的面前,似笑非笑地看着这边,声调还低着:“一声姐姐都没叫过,我可没这样的小妹妹。”

  口哨声更甚。

  桑舟却忽然将自己的头盔往边上一砸,直接甩到吹口哨那人的小腿,“吵什么?闭嘴。”

  被砸的人发出声痛苦的嚎叫,随后被胡嘉汉直接拽走。

  她在用头盔砸人的时候用了劲,小臂上的肌肉线条隐约可见,瘦但是有力量,有种暴戾的美感。桑舟的头发湿了,锁骨和脖子上都有汗珠,耳垂上挂着的银色环钉耀眼。无论是此刻桑舟的长相,她身上的感觉,所有的气质。

  都太危险了。

  凌厉放肆,有太过张扬的邪气。

  余点语明明应该转身就走,却无法动弹,就这么呆呆地看着桑舟。

  桑舟见少女一直盯着自己看,还顺势看到了余点语校服上写的字,上前半步,饶有兴致地挑眉:“怎么,我这样很好看?”

  这里的世界充斥着灰尘和暴力,独独余点语穿着一身校服百褶裙出现。

  就像是黑暗中突兀坠落一滴白色,太干净了,真他妈干净。

  要么这白纸蒙尘,要么保护。

  她偏想将余点语污染,想欺负她。

  桑舟想,自己真不是个好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