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婚 第14章 燥热

小说:换婚 作者:摇叁 更新时间:2021-09-15 11:53: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胡嘉汉收到就搬东西去了,姚淑心这才从怔忪中回了神,叉着腰问:“你谁啊你?1

  面前的女人漂亮是漂亮,但浑身都散发着不好惹的气息,姚淑心心里也有点发憷,见这架势像是和余点语认识。

  虽然她不待见余点语,但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这表外甥女算是听话,怎么会在外面认识这像是地痞一样的人?

  难道是惹事了,找上门来的!

  余点语下意识往桑舟前面一站,她不想让姚淑心说出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来让桑舟烦。

  桑舟将小姑娘的小动作尽收眼底,把余点语往自己身边一拉。

  就这小身板,还想保护自己呢?

  家里的电断了,空调的冷气再多也散去,室内逐渐变得炎热起来。

  要放在往常桑舟早翻脸了,但今天她被冰柠茶的酸甜口感治愈的心情不错,愿意多说几句废话,“眼睛不好使啊,签合同的时候都不仔细看看。”

  周东星见着生人,还把柠檬茶给喝了,嚷嚷起来:“你这个坏人,茶是我的,把柠檬茶还我1

  他作势要来抢,桑舟刚巧对着他的脸来了口烟,把周东星呛得猛咳起来。

  姚淑心立马大声喊:“你干什么!哪里来的流氓地痞到我家来,给我滚出去,余点语你看看你都在外面认识的什么不三不四的——”

  桑舟冷冷的看着她,唇边是没什么温度的笑:“你家?”

  姚淑心硬气道:“是啊!难道还要我把房东叫来告诉你啊1

  桑舟挑眉:“那行埃”

  中介这才从外面满头大汗的跑进来:“等一下!别伤了和气……姚女士,时间着急没来得及和你说,桑小姐和我说房子的设施老化了,所以想过来看看。”

  姚淑心拧眉,却还没听懂中介的话,对着他说:“你来的正好,这人在我这闹事,非要见房东。”

  但余点语却像是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眸,看向桑舟。

  桑舟对着她比了个“嘘”的手势。

  中介擦了把汗,观察了桑舟的神色,战战兢兢道:“桑小姐,不好意思,是我的疏忽……”

  谁不知道桑舟的脾气暴戾,稍有不慎惹到她,以后还指不定在这清吉巷里吃什么亏。

  桑舟淡声道:“你就把我的房子租给这种人?”

  中介耷拉着脑袋止不住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桑小姐,这里面肯定是有误会的,姚女士,你说是不是?”

  姚淑心仿佛被一道惊雷批到天灵盖上,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怕的,汗一滴滴滚落下来,就连身后被护着的周东星都不敢吱声,第一次不再是个小霸王的模样,怯怯地躲在后头。

  姚淑心只觉得完了,她刚刚做了什么,她居然对着房东大吼大叫,还让人家滚出去,说人家不三不四!这套房源价格这么便宜,位置又不错,要是被赶出去,她不会再租到比这更好的。

  脾气再大在这时也蔫儿了,姚淑心恼得脸一阵红一阵白,又不敢说,挤出笑容对余点语说:“是误会,当然是误会,点语,这是你朋友吗?也不提前说一声,家里什么都没准备。”

  这时,胡嘉汉和工人把巨大的纸箱子搬了进来,上面赫然写着的是某品牌的热销款空调。

  姚淑心人已经看懵了,不知道这是哪一出。

  余点语看着眼前正让胡嘉汉把空调搬上楼的桑舟,她离桑舟真的好近,近到可以看到桑舟的每一根长翘的睫毛,还有耳钉的反光,闪闪的,就和这个人一样的耀眼夺目。

  她一点也不排斥桑舟身上的烟味,自己站在这的时候,桑舟将烟换了另一只手拿,不管是桑舟做什么,都是那么自信张扬,像是太阳,但这个太阳从来没有灼伤过自己。

  又像是沉沉的黑夜,妥帖而包容。

  她对别人明明很冷淡,是会将别人烧毁的太阳,是能将他人淹没的暗夜。

  对自己的这份独特是自己的想太多还是真的不同?

  如果是自作多情的做梦,余点语希望自己能够晚一点再醒来,就让自己再自作主张的再感受多一点点温柔。

  胡嘉汉搬东西搬得汗流浃背,跑到余点语身边打招呼:“诶嘿余妹!想哥哥不?”

  桑舟直接给他来了一拳,胡嘉汉抹了把汗,对着姚淑心说:“我们舟姐说了,今天一层电路修理,断电哈。师傅,二楼空调出风口别对着床吹哦,我们舟姐说的,房东说了算。”

  “断电?!那怎么可以,这么热的天怎么过啊,我儿子晚上写作业,一定要吹着空调的,那才能静心写作业的。”姚淑心不可置信。

  胡嘉汉嘿嘿笑:“那有什么关系,热就洗澡1

  “水费贵,忍忍就是。”桑舟冷眼睨她一眼,“不是你自己说的?”

  姚淑心噎住一瞬,反应了半秒才说:“那要停几天……”

  桑舟无所谓道:“看心情。”

  姚淑心:“???”

  “还愣着,不带我上去看看?”桑舟把柠檬茶的最后一口喝完,杯子重新重新交到了余点语的手里。

  余点语低着头,掌心悄悄与刚才桑舟碰到的地方相贴,一边往上走,一边说:“上面,有点……热的。”

  桑舟道:“没关系。”

  因为很快就不热了。

  还没到门口,传来师傅的声音:“老板!这里面没得床啊空调装去啥子地方?”

  余点语有点尴尬,走在桑舟前面先进了房间:“抱歉……我把床搬到外面去了。”

  桑舟:“晚上太热?”

  不回答桑舟都知道答案,这上楼的时候,就有一股热气,进了房间,更像是进了个蒸笼,余点语居然真能在这里面睡着,想着就难受。

  余点语点点头,“晚上外面有风。”她顿了顿说,“很凉快。”

  桑舟也猜到是这个原因,余点语的房间如她想象的那般,简单、干净,整洁。桌上除了教辅书还是书,床搬走后,墙边自然空了好大一块,狭小的空间里虽然东西放满了,但有条不紊。

  床边隔出一个小角落挂着拉开的帘子,放了个塑料水桶。

  “这是不行的。”桑舟指着露台上竖起来的纸板,语气不容拒绝,“拆了,等有了空调,里面不会热。”

  她让师傅开始打孔安装,余点语静静地站在一旁,没有阻止,只是头始终低着,去拿了桌上的扇子来。

  怎么?给她装空调还不高兴?

  有微风传来,是余点语在替她扇风,明明自己的脸上都热出了汗,还在劝她:“里面……热,要不要出去?”

  桑舟被这缕风扇得心烦意乱,自己夺了过来对着余点语面前猛地哗啦几下,“这才是扇风,你那是扇风吗?胡嘉汉,过来1

  胡嘉汉满头大汗的来了,桑舟把扇子丢给他:“扇风1

  后者立马到位,对着桑舟开始大力扇起来,结果又被桑舟踹了脚:“对着我干什么?”

  胡嘉汉后知后觉,才知道是桑舟让自己给余点语扇。

  外面的师傅开始钻墙,突突突地好大声响。余点语脑袋都是乱的嗡嗡的,脸渐渐地涨红,不知道该说什么阻止。桑舟看透她的窘迫,双手交叠在胸前,皱着眉看了余点语好一会儿才问:“你想讲什么就讲。”

  余点语说了声什么她没听清,又没什么耐心,干脆轻握住小姑娘的手腕往自己这边一拉,低下头:“嗯?”

  她没用什么力气,但余点语瘦,轻飘飘的,手腕太细了。

  “我、我没有钱去开空调。”余点语咬着下唇,鼓起勇气说出下面的话,“装空调的钱我……”

  桑舟攸地笑了:“你担心这个?”

  她的耐心又回来了点,抬着下巴轻声笑,调侃道:“我在自己家里装空调而已,收什么钱?”

  “还有,看到这个了没。”桑舟让余点语和自己一起来到门口,“我让师傅在你房间装了个独立电表,单独计费。”

  胡嘉汉也跟着她们的移动轨迹一起挥动着扇子,尽职敬业。

  “空调费的事不用你操心,你的总电表接在我那边,以后天热就开,不然你以为,怎么楼下停电,你这有电?”桑舟看着余点语的眼眶一点点变红,也没想到自己寥寥几句话杀伤力这么大,用冷淡的声音掩饰心里一闪而过的无措,“小屁孩,看我干什么?我又不是白给你用,不是喝了你的柠檬茶吗?”

  余点语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鼻子酸的要命,忍也忍不祝

  她分明不是个爱哭的人。

  这是桑舟的房子,房东对自己的房子改造顺理成章。桑舟将自己房间的用电和楼下完全分开了,余点语看到外面的楼栋都开始亮起灯,明明没有停电,哑着声音问:“楼下怎么会停,停电。”

  “这个啊,我把线剪了。”桑舟目光微敛,视线淡淡落到余点语的身上,“我的房子,我想怎样就怎样。”

  打开电箱,“咔”剪断,就这么简单。

  余点语呆呆地看着她,又不敢靠得太近,心砰砰跳,“你为什么要……”

  话没说完,桑舟却已经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黑眸近在迟尺,余点语的心剧烈跳动。

  “又忘了我教你的了。”桑舟盯着她无奈低叹,挑起的眉峰英气而明朗,“余点语,别以为做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别人就会对你好一点,吃亏的只有你自己,懂吗?”

  余点语不知道从哪里捧了杯水来递给她,眼眶不再红了,只是还有点湿润,低着头在旁边嗯地应了,“谢谢你。”

  她顿了两秒又补充上:“之前也很谢谢你。”

  桑舟被她一个又一个的谢谢弄的严肃表情都没了,在低头喝水时轻弯了唇,将水杯放下时转身搭在露台的栏杆上:“就一杯水?”

  余点语眨眨眼,思索道:“柠檬茶。”

  “就只加个柠檬茶?”

  “……”

  确实桑舟帮了自己太多。

  余点语:“那你要我怎么谢你……”

  刚说完,天色已黑,师傅将灯光打开了,昏沉的露台有了光亮,桑舟转头去看余点语,却在转过来的瞬间,话都堵在了喉咙里。

  刚才没有仔细去看,现在才发现余点语穿的是睡衣,领口敞的大一些,看得到她奶白的皮肤和细致的锁骨,尤其被冷光灯一打,像是颗牛奶糖。

  看起来又软又甜,脸颊两边也有薄薄的红,不知是不是热的。

  桑舟在心底骂了自己句,将那些不该有的念头拂去,不可控制地伸出手去,指尖挨到少女柔软的脸颊一侧,在余点语怔忪的眼神中,轻轻地捏了一下。

  夜风吹过,吹不灭相触皮肤的燥热。

  桑舟收了手,有些不自然地别过脸去,避开余点语的视线:“果然是个软柿子。”

  软的让人不敢再用力去触碰,怕勾出太多疯狂的想法,让她想狠狠地将这颗牛奶糖咬一口解了瘾。

  妈的,你到底在乱想什么呢……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