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婚 第20章 微妙

小说:换婚 作者:摇叁 更新时间:2021-09-15 11:53: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0章

  居民楼里面住的人杂,桑舟在门上装了微型监控,而她在里面可以看到外面发生的一切。

  巧的是,她本来是打算起床喝杯水,就看到了猫在自己门口听声音的余点语。

  小姑娘往外走了两步又回来,反复徘徊,一看就很纠结的样子。蹑手蹑脚,还害怕发生一点声音。

  就让桑舟很想再去恶劣的捉弄她,看她惊慌失措,又脸红的样子。

  以前看别人说过,独自一个人的时候睡到黄昏醒来,时间的齿轮走到了末尾,喧闹只是他人的,那种感觉非常不好。

  桑舟自己体验过很多次,确实如此,后来也慢慢习惯了。

  她倚在门边,看着监视器里小姑娘被黄昏拖得长长的影子,心里的沉郁在刹那间被完全治愈。

  原来黄昏这么浪漫,桑舟第一次才发现。

  余点语第一次扯的拙劣谎言被桑舟无情地戳穿,尴尬地站在原地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弥补。桑舟让出位置,侧身问她:“进来?”

  余点语乖乖地像个好学生一样慢吞吞地跟在后头进屋。

  “随意点。”桑舟穿的清凉,宽松的长背心,热裤,腿又直又长。她打量了在那没动的余点语一眼,主动将靠背椅放在她身边。

  凑近了,才看到余点语眼眶还有点发红,像是刚才哭过了。

  但余点语还没开口,桑舟见她小心翼翼地在椅子上坐下,知道余点语是有点紧张,连后背都挺得笔直,没有松弛下来。

  头发绑成了个马尾,浓密蓬松的黑发下衬得皮肤越发的雪白,耳垂带着点粉红色,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在腿上。

  小白兔来到了狼窝,紧张是应该的。

  桑舟唇角隐约带着笑,将冰箱的门打开:“喝点什么?”

  余点语的视线垂下,看着自己的脚尖,“嗯……都可以。”

  但桑舟的冰箱里似乎没有可以给这小屁孩喝的,宛如一个酒精容器,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

  啧,不合适啊。

  “我去厨房给你倒杯水

  ”

  桑舟暂时离开了房间,余点语的头终于往上抬高,悄悄喘了口气。

  她开始打量着这个房间。

  桑舟住的是一室一厅,客厅和厨房都在外面,卧室里用的都是深色的装饰,和她那个人一样的冷冽。主卧外面好像有个阳台,但窗帘拉得很严实,余点语没好意思过去看。

  书柜上的最上方,放着两个被挡住了画的画框。

  余点语有点好奇,想走过去看,手肘却不小心碰到书柜的边缘,有本书掉了出来。

  余点语低头看过去,名字她很熟悉,叫《藏品》,是最新的期刊,封面上印着的就是唐君望先生最新竞拍的新作。

  唐老师……

  那一瞬间,余点语觉得恍如隔世。太久了,她有太久没接触过这一切。

  这是专门做国内艺术藏品的杂志,由memory投资创刊,在国内外享有权威盛名。以前余点语不仅看的是杂志,还包括所有藏品,她都能亲眼看见。

  难怪,桑舟知道自己的画材来自memory,她还买到了那套画笔。

  “你也看这本书吗?”余点语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波动,将杂志拿在手里问倒了水回来的桑舟。

  桑舟的眸底闪过一丝异样,走过来将书抽走,毫不在乎地扔在了书柜底部:“垃圾场几块钱随便买的而已。”

  余点语心思敏感,察觉到桑舟的语气和情绪的变化,停顿片刻,没有再继续询问,“……这样。”

  桑舟将水推给她:“喝点水吧。”

  余点语接过来小小的抿了一口,“好,谢谢。”

  微妙的安静笼罩下来,刚才还在升温的气氛突然因为这一本杂志而僵硬住,余点语有些懊恼自己不该乱提。

  好在没多久,桑舟轻叩了两下桌面,让余点语想起了自己过来找桑舟的正事。

  她小声说:“我决定要画画了。”

  “嗯?”桑舟顿住了自己想点根烟的手,视线看过来,“抬头大点声说,这是好事,说得像犯了错似的。”

  她不意外,因为桑舟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余点语虽然脾气温和软糯,但性子里有坚韧的一面,咽得下苦。加上小姑娘本来自己就舍弃不了,所以只需要外界来推动一把,自然想得明白。

  想到刚才余点语发红的眼圈,桑舟知道,肯定是在家里面那几个糟心的亲戚又让余点语受委屈了。

  真是欠教训啊。

  桑舟漫无边际的想着,听到余点语又将刚才的话十分乖巧地重复了一遍。

  那样糟糕的环境,少女却还是成长的这么乖软。

  桑舟心底叹口气,点头,“我听唐芙说,艺术生的联考已经结束了,你没有成绩,是没有办法在今年参加美院招生的。”

  余点语的手指紧张地捏住了裙摆。

  “我……有。”余点语闭上了眼睛,睫毛轻轻闪动着,让自己再次重拾那些被刻意不再提起的过往,“四年前,我参加过mace的全艺术测验考试,通过了。”

  桑舟听到这句话,懒散的神情在顷刻间收了。

  只要是在艺术行业的人,谁都知道mace的艺术考试含金量有多重。这是由世界排名前50的艺术院校联合开设的艺术水平考核,面向全世界的艺术考生。

  每一名参加考试的艺术生,都要通过艺术种类的五个分支。比如美术生,选择了油画、水彩、素描,中国画,甚至雕塑后,要同时达到优异才可通过。

  因为门槛极高,所以通过极低,一旦通过,成绩保留五年,申请学校时国际通用。

  考核要求满十六岁才可参加,未满的需要需要有引荐人,才能破格参加。

  桑舟严肃道:“当时谁是你的引荐老师。”

  “是唐君望先生。”余点语眸中有星星点点的光亮,“我……会试着先去联系唐老师。”

  她需要将mace的考核通过成绩单原件,以及引荐人的证明书信送到校方,才能转去艺术班。但是这三年里,她与过去早已拉开巨大的鸿沟,也没有颜面去面对当时悉心栽培自己的老师。

  但不管怎么说,她要试试。

  果然。

  与桑舟的猜测无异,余点语以

  前的身份就是唐君望那从没公开过的关门弟子。

  但现在唐君望有藏品正在竞拍,人也不在宝海市,想联系他的人千千万,仅凭余点语一个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联系上唐君望?

  到时候错过了最好的转班时机,就想转也难了。

  桑舟心情有点复杂,从心底冒出来的冲动有点折磨人,她是可以出手帮忙,但不可避免的,她一定要接触到自己不想接触的人。

  她的视线落到余点语的手上,细,很瘦,干干净净的,像是自己大力一点就能折断了一样。

  自然地往上看,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天的大雨,余点语浑身被暴雨浸透的模样。

  嗓子莫名发干,桑舟别过眼眸不再看,太阳穴隐约有些躁动,忽然觉得很渴。

  她没想那么多,手指碰到桌上的杯子,仰头就喝了。

  结果刚放下,就看到余点语怔怔的望向自己的表情。

  过了半秒,桑舟也反应过来。

  操。

  她把余点语的水给喝了。

  唇齿间慢慢回甘,牵扯出若有似无的甜。大概,是少女刚刚喝水的时候留在杯沿的淡淡奶香。

  ……

  饶是桑舟也尴尬了片刻,她放下杯子掩饰:“我给你去倒杯新的。”

  “我不渴。”

  余点语耳根子都热了起来。

  明明也没干什么,桑舟也不过是无心之举,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气氛却变得奇怪起来,让人觉得坐不住。

  就这样安静地对着没说话几秒钟,桑舟轻轻咳了两声。

  桑舟的本意是打破沉默的尴尬,小姑娘却误会了,逮着话题说:“你嗓子不舒服吗?”

  “……嗯,有点痒。”桑舟顺着她的话,又假装咳了几声。

  桑舟也是一下没反应过来,光想着不那么尴尬了,哪想到余点语抓起水杯,“那我去给你倒点热水喝。”

  她不用两个字还没说出口,余点语小碎跑出去了,想着也是因为刚才的尴尬,桑舟把话给咽了下去,扬声说:“热水就在壶里!”

  过了会儿,余点语真端着热水来了。

  在宝海市三十六度的高温里喝热水,即使是在空调房,桑舟也大老远就感觉到了汗水要往下淌。

  她下意识说:“太烫了吧。”

  余点语将手指贴在杯壁,是有点。

  她凑过去,贴着杯口,轻轻呼气。

  吹一下,等等就没这么烫了。

  桑舟:“……”

  要命。

  余点语倒的是热水,吹得也只是热水,她却心思不正的只闻到了余点语身上的香味。

  少女的唇微微嘟着,有着自然的红润,神情很认真。

  桑舟就这么看着她,垂下眸,别过脸,将止不住上扬的嘴唇藏一藏。

  她怎么能这么可爱的。

  但渐渐地,桑舟觉得围绕在自己鼻息间的奶香味越来越浓,让她很想真的去把这颗牛奶糖咬一口。

  她感觉到自己的嗓子越来越干,也很热,明明空调温度开的还挺低的。

  她不算自然地说:“行了,不要吹了。”

  余点语给她递过去,桑舟发现,这个杯子还是之前那个。

  她低头,唇压着杯沿,喝了半杯额头就出汗了。但在余点语期待的目光下,桑舟还是勉强自己把这杯热水喝完了。

  白水,真的是寡淡无味。桑舟一点也不爱喝,而且还是热的。

  余点语眨眨眼,“嗓子好点了吗?”

  当然,人都要烫熟了好吗。桑舟看着余点语憧憬的眼神,酌情回答:“还行……好了不少。”

  刚说完,余点语就拿过她的杯子跑出去:“那就再喝一杯,这样好得更快。”

  回来的路上就在小心翼翼地吹着,一边还碎碎念:“很快就不烫了。”

  落日洒进房间,落进了少女盈盈的眼眸,是冷色房间里浪漫的暖色,真挚又热烈,声音轻软的让人无法拒绝:“来,给你,喝完嗓子就会舒服了。”

  “……”

  桑舟自己都不知道,向来这么讨厌喝热水的一个人,是怎么心甘情愿地喝了一杯又一杯热水的。

  一看余点语那双眼睛,她就没

  任何招架能力。

  真的是要命。

  而另一边,姚淑心走进了巷口的房屋中介所。

  起因是余点语走后,周东星居然主动和姚淑心说,“妈妈,我也不想上补习班,你别和姐姐生气了。”

  姚淑心了解自己的儿子,他怎么会突然为余点语说好话?这段时间周东星明显在避着余点语,联想到前面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她越想越觉得不放心,就来打听一下这个桑舟到底是什么来头。

  相熟的中介迎上来:“姚女士,有事吗?”

  姚淑心也开门见山,直接问:“小王,上次你也看到了,那个房东完全不给我们好脸色呀!我租了她的房子,又不是我求着她租给我的,她这态度不像话吧?!我要是想退租,你们这是怎么处理。”

  中介惊愕道:“退租?姚女士,一开始签的可是三年的合同,单方面违约的话,你们是要赔违约金和损失费的。”

  桑舟的房租租的很便宜,在清吉巷是独一份。

  不过先前巷子里的人听到是桑舟的房子就敬而远之,姚淑心一家从外面搬来,才把这个别人不敢捡的漏捡走了。中介所也了了一桩提心吊胆的事情,恨不得姚淑心一直租下去。

  “凭什么?!你不知道吧,我家里那个外甥女,可天天被桑舟压榨啊,跟在屁股后面跑,任劳任怨送吃送喝的,我还没找她要钱算好的了!”姚淑心啧啧两声,压低了声音,“这个桑舟,这么为非作歹,你们都不管管?”

  “嘘!姚女士,你可别乱说啊。”中介紧张地将姚淑心拉到一边,“你是外地人不清楚,反正在这巷子里,千万不能招惹的人就是她。”

  “她啊,后台硬着呢。”

  “后台?有后台的人还能在这清吉巷住着,你怕不是在开玩笑吧?”姚淑心嘲讽道。

  “是真的,”中介也是看在这是自己租客的份上好心提醒,“当年桑舟刚来的时候,清吉巷出过很严重的一次打架斗殴事件,她也在其中……”

  “挑衅她的人,得亏及时送去了医院,

  你知道吗?人都差点没救回来。桑舟被抓了进去,第二天就毫发无损放了回来。你要是想在清吉巷生活下来,就不要去鸡蛋碰石头,包括你其他的家人也不要。”

  姚淑心见那中介神色慌张凝重,知道这事开不得玩笑,只好提着包嗯啊应几声离开。

  她就不懂了,余点语是怎么和这种人搞到一起去的,怕不是做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勾当!真是没想到一个高中生,竟然有这样的心思。

  若不是看在余点语还有利用的价值……她才不会让这种人在自己面前现眼!

  余点语以前的通讯录早就不复存在,自然没办法通过电话联系到唐君望。但她还记得当年唐君望的私人邮箱,只希望现在老师还在使用。

  锦旗唐君望有作品在memory的画廊拍卖,想必人应该在国内。

  余点语按下邮箱的发送,收到了自动回复。

  【您的邮件已收到,会尽快转达唐先生予以回复。】

  余点语期待的心沉下去几分,这个邮箱已经由唐君望的助理代为管理了,真的运气好等到唐君望看到的那一天,也许已经几月甚至半年后。

  可她没有另外的渠道再去找唐老师了。

  ……

  算了,先等几天吧,余点语在心中安慰自己,也许会被看到呢。

  如果实在不行,她去找学校的美术老师想想办法。

  三天后,余点语将第二面墙的一半上色,张哥身后跟着两个小伙子,搬了两箱新的颜料进来。

  余点语急忙下来,“张哥,你这是……”

  她认出来墙绘颜料的品牌,之前就是最普通不过的大众颜料,而这个已经是中线产品了。

  “你画的好,我也想这里的画保留时间更长点!小余,你就放心的用,不够就补,颜料是店里全部报销的。”

  舞台上的打碟声剧烈连续,而被光环笼罩的女人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似乎察觉到这边的动静,桑舟的黑眸冷冽的望过来,与张哥的视线碰到,她的两指并拢,勾着唇在额头边轻轻一扬,打了个

  痞里痞气的招呼。

  张哥无奈摇头。

  这么懒懒散散的人,怎么就突然对店里的事上了心,还委托自己说把这些颜料以店里的名义送给小余。

  报销确实会报销,但报销的不是店里,而是桑舟的工资。

  这年轻人的弯弯绕绕啊,张哥也不太懂。

  余点语开心的道了谢。

  普通的颜料容易氧化,上色后也会发灰,而好一点的会更鲜明,她的眼睛也能更好的去适应色彩的变化。

  可以说,这几箱颜料就像是及时雨一样。

  下班前,余点语将箱子打开,一瓶一瓶将颜色看过去,像对待宝贝一样将色彩重新排列,身边有人来了都不知道。

  “这么高兴?”

  是熟悉的声音。

  余点语蹲在箱子边,小小一只,仰着头望向桑舟:“嗯!好多好多的新颜料。”

  果然是真心热爱画画的人,就是个普通的颜料,都能把她高兴成这样。

  余点语的眼尾笑得微微上扬,校服打着领结,乖巧的不像话。

  小姑娘好像真的和以前不太一样了,笑容开始变多,与自己对视的时间也慢慢增加。

  嗯,挺好。

  “喜欢吗?”桑舟的心情也跟着好起来,她照常送余点语出酒吧门。

  余点语要上学,十点半就会回家。所以桑舟会把她送到酒吧门口,但她知道,余点语总会继续做习题到临近一点。

  有时临时有事要回去一趟,桑舟就看到那个早在十一点多和自己说了晚安的女高中生还在挑灯做题。

  “喜欢。”余点语眼里都有光,脚步轻盈,“张哥真的好热心肠。”

  说完,发现身边的桑舟表情有点微妙,散发着冷冰冰的气息。

  怎么了这是?

  桑舟扯了扯嘴角。

  操,突然有点后悔做好事不留名了。

  明明是自己送的,这小屁孩却把别人给夸上了。

  小白眼狼。

  此时小白眼狼一脸茫然,不知道自己说错了哪句话。桑舟觉得自己也有点幼稚,跟个小孩儿较劲什么。

  “那边给你回复了吗。”

  提到这个,余点语的眼神黯淡下来,无声摇头。

  三天过去,石沉大海,在这里的希望逐渐熄灭了。

  桑舟看着余点语失落的样子欲言又止,心里也在不断拉扯。

  帮她,可能会彻底打破现在的生活,也会有人找到这里来。

  不帮她,桑舟不忍心看余点语错失这个机会。

  桑舟最恨的一点,就是自己曾经那么想摆脱的过去,到头来,还不是要用自己不想要的一切才能达成自己心中所愿。

  “我会继续想办法的。”余点语见桑舟沉默下来,反倒自己开了口,“明天我去找学校的老师问一问,你……不要担心。”

  唐君望的身份,想见他、找他的人那么多。

  一个小地方的美术老师,又怎么可能那样轻易搭上线。

  但桑舟不忍心将这些说出来打击余点语,只是点点头,“好,回去吧。”

  第二天,余点语和唐芙一起去艺术班办公室找周老师,却被告知周老师去了九中做交流,要明天才能回来。

  没办法,只能明天再来。

  唐芙的电动车今天被小姐妹借走了,她坐余点语的小单车回家。两人边聊天边往外走,唐芙突然接到了个电话。

  挂了电话就开始着急:“哎我去,有人在和我另一个小姐妹在奶茶店杠上了!今天可能不能和你一起回去了,点点,借你的单车给我用下行吗?”

  这种给人撑腰出头的事对唐芙来说是家常便饭,她一般都默认不让余点语参与。

  余点语要兼职,还得学习,这些乌烟瘴气的事情要离点点宝贝远一点。再说了,要是让舟姐知道自己带余点语去打架,怕是自己会不好过。

  “好,你要注意安全。”余点语将自己的车锁钥匙给了唐芙。

  唐芙有点不好意思,“那你坐公车吗?”

  现在的公车应该还有点挤,天气又热,想想就不舒服。

  唐芙想了想那个场景觉得挺累人,开始有点后悔自己那么快答应了小姐妹:“要不然我再打个电话过去问问,要是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