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婚 第21章 烧烤

小说:换婚 作者:摇叁 更新时间:2021-09-15 11:53: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1章

  回去的时候经过美食街,桑舟停下来又给余点语买了份椰子冰,带她吃了碗炒粉,之后还捎带了一份菠萝味的甩手粑粑。

  “……”余点语忍住自己想要打嗝的想法,觉得桑舟带自己出来好像在养宠物,什么都给自己塞。

  她不是宝海市本地人,从来没尝过这些小吃。

  为了更多的省出生活费,余点语也不会近这些小吃摊半步。

  好香啊。

  即使胃里已经塞满了,但余点语还是能感觉到食物的美味,半眯着眼睛嗅了口。

  桑舟看着她稚气的动作笑了声:“吃不下了就先留着,要是喜欢,下次再带你买。”

  椰子冰很甜,嘴巴里很甜,余点语的心里也好甜。

  她乖乖点了头:“好。”

  她在外面吃过了晚饭,只回家拿了早就给桑舟做好的柠檬茶。桑舟就在外面等着她,再一起去酒吧。

  到了清吉巷,机车的速度明显往上提升,桑舟的发尾被风吹的后扫,余点语在后座看得入神。

  她其实心中已经有了隐约的感觉。

  兴许桑舟和自己一样,也是藏着过去与秘密的人。

  但不同于桑舟那样豁达,说不在意自己曾经有什么过去,余点语在意,也很好奇。

  桑舟比自己大了那几岁是她无法跨越的时间,她知道自己不够成熟,所以想要了解桑舟越多越好,就好像这样,才能知道怎样才能靠得更近。

  她……看不透桑舟。

  晚上,桑舟在打碟休息的间隙看着在那边画墙绘的余点语。

  这么普通的颜料在余点语的手上重新焕发新的生机,大胆又细腻的调色与技法,鲜明的生命力迸发,让人无法想象,这竟然只是这种价位的颜料能出来的效果。

  艺术,最重要的始终是人的创造力而不是工具。

  认真作画的人并不知道,自己已成了他人眼中的风景,闪闪发光。

  这一刻桑舟已经做好了决定。

  余点语是一颗已经散发光芒的

  珠玉,她又怎么舍得让珠玉蒙尘。

  小屁孩以后的路还很长很美好,而她想要帮她一把,仅此而已。

  这一个念头出现,桑舟就想了一晚上。

  她之前也找唐芙了解过了,知道学校的那位美术老师还挺赏识余点语的。

  今天到七中门口,还不是因为骑车的时候脑子里在想这事儿,不知不觉就到学校门口了。

  她下班回了家,抽着烟看向那边已经熄了灯的阁楼,烟灰缸里堆了一个又一个的烟头。

  半晌,桑舟在夜色中拨出一个号码:

  “闻岚,帮我一个忙。”

  第二天一早,余点语看到了挂着淡青色眼圈在家门等着自己的桑舟。

  她很不好意思,本来桑舟上班就两点才下班,没睡多久就要来把自己送到学校。

  要再有下次,她怎么说也不让桑舟送了。

  桑舟自己没觉得有什么,将手上勾着的豆浆油条给她,“来的路上顺手买的。”

  就一份。

  余点语没伸手接,桑舟说:“吃啊,我不饿。”

  刚起来,也没什么胃口。高中生不一样,等下要上自习课的,没吃饱哪有力气去看书。

  “上来,等会儿迟到了。”桑舟懒洋洋抬了下巴,动作倒是挺利索,帮余点语把头盔戴好了,就差没把人抱着上车。

  这么一看,发现余点语眼角的疤全好了,皮肤光滑,看不出一点痕迹。

  年轻就是恢复能力快。

  余点语默默地在后面吃早餐,桑舟特意没开太快,没有颠簸到后座。

  下车时,小姑娘把剩了一半的油条和豆浆给桑舟,眼眸水润:“吃一点。”

  桑舟哭笑不得的看着她。

  余点语意识到什么,急忙说:“我、我用手撕开的,没有脏。豆浆吸管……擦过了。”

  说完,小姑娘就跑进去了。

  桑舟看了一圈,校外到处都是早餐店。

  明明是可以重新买一份,这小姑娘心眼真是轴,愣是省了一半下来。桑舟就着吸管喝了口豆浆——

  哎,莫名有

  点甜。

  “余点语!”

  被喊住的人回过头来,隔着老远的距离,桑舟都能看到阳光落满她的发丝,灿烂无比。

  桑舟晃了晃自己袋子里的油条,唇角漾开:“一切顺利啊。”

  知道她说的是转班的事情,余点语对上桑舟的视线,单手握成小拳头挥了挥,十分可爱的做了个打气动气,才进去。

  ……

  十班的早自习刚下课,余点语就看到了来到门口的周老师,身边还跟着自己的班主任。

  与自己的视线相接,周老师笑着朝这边招手让她过去。

  余点语来到办公室,还没开口说昨天的事情,周老师就说:“余同学,你可以转班了!”

  “!”余点语惊喜的睁圆了眼眸,不可置信地问,“老师……真的吗?”

  班主任笑着点点头:“这哪里还有假?余同学,你坐下听小周老师和你慢慢说。”

  周老师:“余同学,老师真的没想到,你竟然认识唐君望先生!一开始你怎么没有和老师说呢?今天早上,我收到了唐先生托他助理传过来的亲笔证明引荐信与你的mace通过证书。”

  周老师难掩激动之色:“余点语同学,你知不知道,整个宝海市的艺术高中,十年中最好最优秀的美术考生,也仅有一个人在mace考核中达到及格,而你是全优。”

  也就是说,就余点语一个人的成绩,就可能改变七中在宝海市艺术高中的地位。就余点语个人而言,她不仅能够上国内的艺术院校,国际上知名的美术院校都没问题。

  一大早,周老师就去和校领导反应这个情况,有了这份有力的证明,学校决定为余点语免除择班费,直接进入美术班学习。

  因为已经参加过mace,余点语获得了参加其他校考的资格,具体时间要看具体院校去定。

  这是七中捡到宝了,还不得供起来。

  余点语没想到,自己等了几天还以为希望已经渺茫的事情突然出现了转折,唐老师是看到了自己给他邮件里的信吗?

  一开始的惊喜过后,余点语渐渐平静下来:“那唐老师,有没有还说些什么?”

  “当然,唐先生让我告诉你,稳住高三的学习,好好画画。”

  余点语知道,唐先生肯定没消气。

  当年的自己放弃了艺术这条路,唐君望是位骄傲的先生,怒其不争。但生气归生气,他没有干涉余点语的任何决定,又在现在帮了她。

  现在的余点语知道自己见不到他,以后……再当面道谢,再好好道歉。

  余点语诚恳道:“谢谢你,周老师。”

  周老师不好意思地笑了声,“老师没帮你什么。”

  别人都觉得她是谦虚,只有周老师知道,自己这说的是实话。

  在接到那通电话的时候,听到那边说:“你好,我是闻岚”时,周老师还以为自己接到了诈骗电话。

  别人不清楚,但处在艺术界内的人都知道,现在memory画廊背靠的艺术集团二把手,就是闻岚。

  这山高皇帝远的,在c市大名鼎鼎的闻总会在大早上打电话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美术老师?!

  说出去谁信。

  但很快,对方就说出了让她无法挂电话的名字。

  那个极有天赋的学生,余点语。

  据说,这次打电话过来授意的人,不是闻岚,是那位神秘的掌权人,桑家的那位大小姐。

  哪怕是周老师都是略有耳闻的,三年前,桑氏企业的总裁夫人去世,桑大小姐就不再有消息,对外宣称的是大小姐在国外进修,一直没有回国,她才是真正以后会接管memory旗下艺术产业的人。

  很快,唐君望的邮件就来了,周老师彻底打消了心底的疑虑。

  也不敢想,不敢去问,为什么余点语竟然会和这样的大人物搭上线。

  闻岚特地交代,这件事不要让余点语知道,只用老师和学校的名义去办就好。

  所以当余点语道谢的时候,周老师有点心虚,其实自己起到的作用很小。

  很快,余点语转到美术班的事就传遍了整个艺术部。

  唐芙在的编

  导班和美术班很近,一下课,她就兴奋地跑过来找余点语:“点点!成了,真的成了啊!我就知道一定可以的,呜呜呜太棒了,替你开心。”

  她没忘了问:“那联考成绩怎么办?”

  余点语才和她说自己过了mace全艺术考核的事情,把唐芙惊得嘴巴差点能塞下个鸡蛋,连续说了三个卧槽:“你太强了吧点点宝贝,我就说为什么你画的就是和别人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天啊……”

  人家画的是画,但她家点点宝贝画的是艺术品好吗。

  她当即拍板:“这么好的大事,咱们要庆祝一下啊,周末去植物园弄点小烧烤怎么样?”

  余点语来这里快两个月了,对周围的了解甚少。对于唐芙的提议,她也有些心动:“好啊。”

  唐芙行动力很迅速,傍晚在商店碰到来买烟的桑舟,马上邀请了她:“舟姐,明天咱们喊些人去搞烧烤,怎么样,去不?”

  无聊。

  桑舟拿着烟要走,她一向不喜欢参加这种没什么意义的活动。

  但是唐芙接着说:“别急着拒绝啊,那啥,我们点点也去哦,你不去我就把你名去了啊。”

  “怎么样,来吗?”

  桑舟本来要拒绝的“没空”两个字顿时就卡喉咙里了。

  “……行吧。”

  唐芙想笑,看破不说破,表面上不动声色说:“嗯,舟姐赏脸可别忘了,明早上八点半,就在商店门口集合。”

  周六,持续高温了一个月的宝海市难得降下来五六度,又有阳光,又不至于太晒,是个难得的好晴天。

  烧烤的地方就在植物园的人工湖旁边,去参加的人都知道路,只有余点语不清楚。唐芙不仅叫上了桑舟和余点语,还有巷子里都玩的好的兄弟姐妹们,一起有十几个人。

  在这儿生活的本地人习惯用电动车代步,所以每个人都骑着家里的小电驴来了,就余点语是骑着小单车的。

  这次没等唐芙开口,桑舟就说:“我载她。”

  “我也这么想。”唐芙悄悄对胡嘉汉比了个眼色,“差不多时

  间出发把,在小湖边见啊!”

  一回生,二回熟。

  余点语也知道自己如果骑单车耽误大家的进度,自己接过了头盔,乖乖坐上了后座。

  桑舟却没发动引擎。

  余点语意识到了点什么,身旁的小电驴一辆辆擦过去,直到商店门口只剩下她们这一辆,余点语这才微红着脸,轻轻地用手圈住了桑舟的腰。

  坐在前面的人头盔下,唇角藏着得逞的笑意,机车这才朝着植物园疾驰而去。

  今天天气不错,桑舟特意没开那么快,让余点语也看看外面的景色。

  等她们到了湖边,唐芙和胡嘉汉已经招呼着人把架子和食物摆出来了,居然还有人带了冰桶,往里面放着冰汽水儿和冰棍。

  余点语从自己的小书包里拿出装着柠檬茶的保温杯,也放了进去。

  唐芙笑嘻嘻地和桑舟说了声谢谢,凑到余点语跟前说悄悄话:“怎样,我们舟姐车技是不是又快又稳,她的后座是不是坐着贼舒服?”

  余点语看着去一边停车的桑舟,点点头,也把声音压低,“嗯……特别好。”

  要不是在清吉巷,余点语以前也从没体验过飙车的滋味。

  真的很刺激,也很释放压力。

  哪怕是在之前父母还在世的时候,她的交友圈也不是这样的。每天除了画画,就是学习,和她做朋友的人,要不是家世相当,要不就是艺术圈内的名媛。

  像现在,认识桑舟这样的人,和她飙车,看着她打架,还出来吃烧烤……放在以前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另外的人都在摊开的野餐垫上聊天,吃东西,打牌,或者一起玩游戏,很热闹。

  余点语和他们当然没有和唐芙、胡嘉汉那么熟悉,但也不排斥,因为大家都没什么恶意。

  她反而觉得,其实这种生活更让人觉得舒服。

  胡嘉汉和唐芙显然是本次烧烤party的主力军,两人把食材拿出来摆好,胡嘉汉就把火给生上了。

  余点语在旁边打下手,把香肠串起来。

  桑舟停好车过来,就坐在那群人边上,好像对这些都

  没什么兴趣,有人给她点了烟,她就夹在指间,任由烟雾慢慢地燃。

  周围人应该也习惯了她这样,气氛没受到影响。

  余点语就一边做着自己手边的事,一边暗自偷看着远处的桑舟。

  看她抽了一根又一根,又含了块薄荷糖,被凉得皱了下眉。

  她心里的那种感觉又来了,桑舟身处在清吉巷,但余点语却觉得,她始终不像是这里的人。

  也没人知道桑舟怎么来这里的,所以她太危险,却又吸引着人的靠近。

  手中的香肠被拿走了一串,唐芙问她:“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好像是看到了这边的动静,桑舟忽然转过头,看向这边。

  余点语偷看的眼神就这样被抓了包,她差点没被竹签戳了手,赶紧低下头,又赶快欲盖弥彰地抬头和唐芙聊天来掩饰,“没、没想什么。”

  桑舟已经收回了视线,低着头看着烟,深吸了一口,唇角扬起来。

  胡嘉汉喊桑舟过来:“舟姐,来帮把手,搭架子。”

  唐芙单手开了汽水瓶,哼哼两声,将可乐瓶放下,帮胡嘉汉撑住了,“能耐点,胡哥你这样以后怎么找嫂子啊。”

  但桑舟也已经过来了,胡嘉汉一边和唐芙斗嘴一边弄遮阳棚,还和桑舟无语地说,“你看糖糖,长得漂亮一小姑娘野的很比男孩子还能打架,谁以后敢当她男朋友啊。”

  唐芙又要打他,胡嘉汉转头对桑舟说:“还好我们舟姐没喜欢唐芙这样儿的。”

  余妹多好啊,安静又乖,说话都细声细气的,听着就舒服。

  桑舟冷淡地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你管真宽。”

  胡嘉汉却没有让这个话题过去,手肘突然被唐芙捏了下,他和上了发条似的继续追问:“说起来,舟姐,你的理想型到底什么样啊?”

  他们的聊天,在一旁串竹签的余点语一直在留神听着。尤其是当胡嘉汉闻到桑舟理想型是什么样时,她动作都顿了几秒,耳朵竖的尖尖的。

  她变得有些紧张,但又莫名地期待着桑舟会回答点什么。

  然而那人只是将烟头丢进了烧烤炉,像是压根没把这问题当真似的,随意道:“谁他妈对着理想型去找人,你先滚远点。”

  “……”

  唐芙意有所指道:“也是啊,有些人喜欢就是喜欢了,和理不理想没什么关系。”

  太深奥了,胡嘉汉听不懂:“你们聊啥呢?”

  “叫你滚就滚,还在这里碍眼。”唐芙骂骂咧咧地扯着胡嘉汉走了,去另外的烧烤架那边。

  这里就只剩下了桑舟和余点语两个人。

  桑舟又点了支烟在抽,就懒散地坐在了余点语旁边。余点语假装还在专心穿竹签,桑舟没开口,她也没说话。

  “小屁孩。”桑舟突然开口叫了她。

  余点语迅速抬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嗯?”

  桑舟示意她看手边:“还串?”

  余点语低头一看,因为心里在想事情,自己最新串的这些都乱七八糟。辣椒和花菜串在一起,香肠的后面还串上鸡翅,尤其是手上这串,大杂烩一样把竹签都排的满满的,一看就没认真。

  她心虚地把竹签上的菜一个个取下来,低下头:“……抱歉。”

  桑舟看着她:“你脑袋里在瞎想什么呢。”

  “……没有。”

  但又互相沉默了一小会,余点语纠结老半天,觉得自己的问题应该也不算冒犯,所以还是把心里的问题问了出来:

  “你……没有理想型吗?”

  桑舟听她说完,突然就轻笑了一声。

  唇边一直保持着弯弯的弧度。

  她也不抽烟了,带着烟草味凑过来,黑眸中印着余点语的模样,似笑非笑地问:“怎么,想知道?”

  余点语与她的目光相对,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完美五官,余点语就好像坠入了那双黑眸的深潭,心跳也在这瞬间失去了控制,越坠越深。

  她慌张垂下眼眸躲开,“才没有。”

  手边的烧烤盘被拿走,取而代之的是已经烤好了的鸡翅和五花肉。

  桑舟的声音没什么情绪的落在耳边:“少在这胡思乱想。”

  “……”

  “点点!舟姐,快过来!”

  那边,唐芙和其余小伙伴已经开了两箱酒,野餐垫上已经满是烤好的烧烤。

  食物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她们过去做游戏了。

  余点语将自己的问题咽了下去,坐到那边去。这次没有再喝酒了,她乖乖地拿起了冰好的汽水。

  桑舟从她的身后走过,自然而然地越过她的手,取走了在前面一点的保温杯。

  然后坐在了胡嘉汉的旁边,余点语的正对面。

  余点语端端正正地坐好,视线却乱飘。就是不敢直视桑舟。

  胡嘉汉看桑舟手里有个保温杯,打量了好久,疑惑道:“舟姐,你最近好像皮肤变得更好了,是因为养生泡枸杞水了吗?”

  “咦,有点酸啊,不是枸杞水吧。”唐芙嗅了口味道,“是柠檬水?我怎么记得舟姐是不喜欢喝柠檬水的。”

  桑舟当着唐芙的面和炫耀似的喝了一大口,晃了晃杯子里的冰块:“谁说我不爱喝的。”

  “那正好,我们也买了柠檬水啊,等会你喝完了还能续。”唐芙要给她从冰桶里拿。

  桑舟说:“不是保温杯里的我不爱。”

  唐芙:“……”谁给惯的这毛病。

  余点语捏着自己的衬衫衣角,藏起来自己从眼尾露出来的笑意。

  大家气氛正高,就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

  规则简单到不能再简单,转啤酒瓶,指到谁就是谁,自己选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一圈下来,基本参与的人都中了招,无一例外选的大冒险,被整得够呛还要拍照。

  而桑舟和余点语的运气好的不像话,竟然成了唯二没中招的。

  “决赛了兄弟姐们,最后一把最后一把了!这一把,输的人惩罚翻三倍,不管是大冒险还是真心话。”唐芙撸起袖子,站到最中间,单手放在啤酒瓶上,使劲一扭。

  转速由快变慢,所有人都屏息等待,看看是谁会成为这个倒霉蛋。

  最后,瓶口稳稳地指向了……余点语。

  小姑娘顿时呆住,紧张的脸都涨红了。

  尤其是,她感觉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