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婚 第25章 奶糖

小说:换婚 作者:摇叁 更新时间:2021-09-15 11:53: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5章

  余点语的手被反扣在身后,以一种毫无招架之力的姿势,被困在了危险的女人怀里。

  而她自己,也没有想过要反抗。

  视线无法平视,只能无助的垂下,听着自己完全失去控制的心跳声。

  她是第一次,这样的去试探一个人的心。在做这些之前,她已经没有足够的余地去思考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但现在的状况——

  很明显,自己低估了桑舟的危险性,也太高估自己对着一切后果23的应对能力。

  呼吸的热度因为近在咫尺的距离喷在她的鼻尖,那双黑眸中呼之欲出的欲望让余点语不小心捕捉,害怕地再次低下头,被握住的手腕都在微微的发抖。

  她该怎么办?

  余点语紧张地别过脸,耳根通红:“我……只是想让你开心一点。”

  她也没有胆子有多大,不然也不会现在这样的心慌害怕。

  “是吗。”

  桑舟没有因此而放过她,反而那冷冽的香再次入侵过来,余点语的脖颈微微的后仰,呼吸开始加快:“……是,只要你能开心,我做什么都——”

  余点语知道,听到自己回答“可以”之后,桑舟并不开心。

  实际上她自己,好像也是希望桑舟能说【不可以】的。

  一种被宣布的霸道主权,在潜意识里将自己归为她的所属。余点语不敢坦诚自己的这份贪婪私心。

  “都可以?”桑舟在她之前率先将话说出来,声线压低几分,透着琢磨不定的意味。

  余点语的身体小幅度的起伏着,她觉得有些缺氧,好想呼吸更多的氧气,放轻的声音里隐约带上软糯的乞求:“嗯。”

  “好,那我就……”桑舟比余点语高一些,现在又是把人压在墙上的姿势,方便她更多的去靠近,单手撑住余点语耳边的墙面,她压低了身体的幅度,唇中的热气呼在了小姑娘耳廓边缘的每一处,“开始了。”

  余点语轻轻发抖。

  不是那种因为害怕,而是生理上因为另一个人靠近时的体温,那种

  亲近的融合而产生了不安的期待,颤抖,与接纳。

  她不知所措地闭上了眼睛,在脑海中想了无数遍之后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不仅脸红,耳朵红,露出来的每一寸皮肤都染上微微的红,像是被桃花海浸过一遍。

  “……”

  她实在太紧张了,紧张到连呼吸都忘记,心脏也好像要跳出胸腔。可过了两秒,钳制住她的力道却消失了。

  同时,她的耳垂却忽然被人温柔地捏了下。

  紧跟着,耳边是桑舟低低的轻笑。

  “在想什么?”

  余点语猛地睁开眼睛,被捏过耳垂红的都要滴出血一样,发现桑舟很正经的站在自己面前,眸中尽是调侃意味,根本就没发生自己想的那件事。

  她想太多了……余点语羞赧难当,也不知自己的心思有没有被全部看透,活动着僵硬的手腕,将手掌贴着自己发烫的脸颊,试图掩饰自己刚才的那些不该有的旖旎想法,“没,没什么。”

  “早点回去吧,明天还要上学。”桑舟和刚来时候那阴沉样子判若两人,那种松弛感让她整个人看上去轻松而好亲近。

  当然,也仅限在余点语面前而已。

  余点语都想逃跑了,她总觉得自己想的那些桑舟全部都知道。

  “好,晚安。”低着头说完这句话,余点语不敢回头看一眼,开门回家。

  “等等。”桑舟叫住她。

  余点语深呼吸了两次,才转过身来。

  月光莹润的笼罩在她身上,也挡不住仍旧害羞的眼眸与脸颊,像极了在深夜悄悄出来玩耍而被抓个正着的精灵。

  桑舟勾起唇角:“裙子很漂亮,晚安。”

  小姑娘一愣,随即才绽放笑颜,红润的唇开合,无声地说:

  【晚安,姐姐。】

  等再离去的时候,连背影都透露着雀跃感,发丝翩然。

  桑舟在外面看着她回去,看着阁楼里亮起了灯。

  这才抽出烟盒,点上了一根,张开手。

  掌心仍然有尚未干透的湿润水意。

  谁也不知道,刚才那种情况,自己要多大的忍耐力才能把持住没做些混账

  又流氓的事。

  她也是头一次这样因为情绪快要克制不住而紧张,紧张到掌心都渗出了汗。

  当她看着余点语在自己的怀里颤抖,疯狂的念头就像是被春风吹过的野草,疯长。

  少女看着太纯了,明明害怕,却还是闭上了眼睛,好像就是任她想怎样就怎么样的样子。娇得像是自己用大一点力气就会捏碎的花,又脆弱又诱人。

  全世界仅此一颗的牛奶糖,她又怎么舍得真的一口咬尽。

  桑舟想,自己确实算是个坏蛋——

  奶糖,要她自己慢慢剥去包裹的糖衣,一口接着一口,用牙齿碾出痕迹,用舌化开,直到全部融化成致命的甜才好。

  操,真的不能想。

  回了家,余点语第一时间就是把手机充上了电,焦灼的等了十分钟,才急急忙忙开了机。

  果然,手机的短信提示一个接着一个。等开了微信,桑舟的头像上出现了未读消息的小红点。

  余点语一个一个的看过去,脸上一直有着淡淡的满足笑意。

  【找我怎么走了?】

  【没约会,和那人也没关系。】

  【小屁孩?】

  【……回电话。】

  【你又不讲礼貌了。】

  其他的,是桑舟给自己打的未接电话。

  从她给自己发消息的语气,都能感受到桑舟拿着手机的时候情绪从生气,转变成了无奈,甚至像是孩子般的无助。

  现在已经很晚了,但余点语了无睡意,坐在书桌旁翻来覆去把那几条短信看来看去,唇角的弧度怎么压都压不下来。

  太开心了。

  想到今晚上桑舟的各种表现,还有这些短信……虽然,余点语从来没谈过恋爱,但是这样明显,她也不迟钝。

  自己没有想错,桑舟是真的待自己不同。而且,这种不同,并不是姐姐照顾妹妹的那种。

  想到这个,她的心跳又开始加速了。

  那种在展会上的孤独感和不适,包括看见桑舟和别人站在一起的自卑和心塞感,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她的心底暖洋洋的,被一种幸福感充满着。

  她拿着手机也给桑舟回复过去,先是说了自己关机是因为在机场忘记拿手机的糗事,接着解释了晚上的事情:

  【那只是我的儿时好友。】

  微信消息发送完毕,少女的心情开心地好像要飞起来。

  要不是现在夜深人静,饶是这么安静性格的余点语,都很想去喊几嗓子。

  她看见了桌上摆着的桑舟送给自己的画笔,萌生了画画的念头。

  绘画可以承载创作者的情绪,是伤心或是开心,带有情绪的画作会具有更强烈的效果。

  今天,强烈而充盈的开心驱使下,余点语是三年后第一次自己这么迫切的想要创作。

  哪怕没有像样的环境,她随手翻找到一张最简单的画框也想要作画。

  就在月光下的露台,借着柔和的室内灯光,余点语看着夜空中的繁星皓月,画下第一笔。

  远处,桑舟在自家阳台上,看着对面正在画画的少女。

  夜风燥热,而她却像是炎热夏季的凉意,专注认真,让看着她画画的人也心生平静。

  画画的人,本身亦是一副岁月静好的画卷,深深印进了桑舟的心底。

  桑舟低头,看着微信里余点语发来的解释消息,唇边终于有淡淡笑意。

  微信背景,是上次她拍的夕阳下的余点语。

  好了,现在开心了。

  ……

  第二天,清吉巷恢复如常,堕落工厂亦是。

  进校门的时候,余点语看到有学校的工作人员在布置外面的安保,以及有人手上拿着应援的横幅,才想起昨天詹幼安跟她说的事情。

  对啊,今天詹幼安要来学校为live做宣传活动。

  她在c城的艺术展会上遇见了詹幼安,其实还有点生疏感,毕竟现在她与詹幼安所处的环境还是太不一样了。

  詹幼安知道她要回宝海市,说是反正要过来演出,就很开心的改了经济舱,和她一同回来。

  把周老师吓得够呛,都不知道自己的学生竟然还认识这样的大明星。

  之后就是顺便把余点语送回了家,刚巧被桑舟看到。

  在

  车上的时候只有她和詹幼安两个人,余点语知道,詹幼安几次都想开口问问自己这几年到底是怎么过的,可是余点语都转移了话题。

  她不想提及这些,更不想要来自过去世界里的人来知道自己过得有多不好,她……不想要那些帮助,害怕看到怜悯。

  那个时候,她只想到了桑舟。

  是桑舟,只会在她跌倒、受欺负的时候告诉自己,要自己站起来。

  余点语更喜欢这样。

  七中是艺术高中,眼下,距离高考也只有两个多月了。

  为了缓解学生们的紧张情绪,给大家一个放松的机会,这次学校同意了即将举办的电音节来到学校做宣传活动。

  学校的艺术种类里,音乐和美术是强项,校领导也是想着,让这些音乐人刺激一下学生们的热情。

  虽然是举办在酒吧里的小型电音live,却因为有了詹幼安的加入而变得备受瞩目,排场和影响力可是一点也不小。

  大明星,还有后起的独立音乐人,这么有才华又有颜值的人谁不喜欢,加上也年轻,有很多很多的学生粉丝。

  如果是整个学校的人都去,场面会很乱,所以每个班都只分到了部分的票,随机抽签决定谁可以去内场见到嘉宾。

  余点语有票,是昨天詹幼安特地留给她的。

  她手里还有一束花,是周老师给她的,因为知道她可以去活动内场,所以告诉余点语要感谢一下詹幼安的照顾。

  可是……余点语并不想去。一是因为她更想留出时间来学习,二是因为昨天詹幼安告诉她,等活动结束了,她想和余点语一起吃个饭。

  还特别像个大姐姐一样告诉她:“你带着朋友一起来也行,我想多和你聊聊。”

  余点语知道詹幼安是一种出于对自己的关心,想要了解自己到底过得怎么样,但她现在真的很抗拒这些。

  所以她都已经走到会场大门外了,却仍旧站在一边,久久没有进去。

  那些有票的学生开开心心地结伴进去,没票的抓耳挠腮在外面羡慕地看着别人。就只有

  余点语这么不同,静静地站着。

  詹幼安的粉丝千千万,疯狂的不在小数,而唐芙也是其中之一。

  原因无他,这女人出道以来绯闻无数,和女性的尤其之多,整个人透着点姬气,吸引无数女粉折腰。

  知道詹幼安要来自己学校宣传,唐芙今天五点就起来打扮自己了,还把头发烫成了卷,穿上了自己最显身材的裙子,将自己每一个地方的美都发挥到了极致。

  论好看,在整个艺术生行列里,除了和自己不同类型的点点小宝贝,唐芙知道没人能和自己一站。

  想想看,在那么多人的见面会里,自己一旦站在了詹幼安的面前,一定可以吸引注意力。

  结果来了班里才知道,丫的要抽签。

  班里二十张票,她还没抽着。

  把唐芙气得快冒烟了。

  她做人很豪爽,虽然是大姐头,但也不会做那种逼别人把票让给自己的事情,知道这些小姐妹也都爱詹幼安爱的死,她故作大度挥手:“行了,姐没那缘分,你们去看吧谁也别让票给我啊。”

  话是这么说,唐芙还是不甘心地遛了出来,到会场门口看看有没有别的办法能进去。

  然后一眼就看到了捧着花安静站在门口的余点语,和自己的风风火火完全是两个极端。

  “糖糖?”

  余点语也看到了唐芙,安静的氛围这才被打破。

  看到余点语的手里捧着花,唐芙就猜到了余点语肯定是有票,心中燃起了瞬间的希望,但转瞬又自己给扑灭了。

  点点有票又怎样,自己也不能让她让吧。

  谁又能不喜欢詹幼安呢?那女人太吸引人了。

  唉。

  唐芙失落地垂头,喃喃自语:“看来是见不到我老婆了,我还是在外面等着吧。”

  “啊?”余点语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老婆,唐芙什么时候有的老婆,里面不是詹幼安在做活动吗?

  “呜呜呜,就是我们小詹宝啊!我运气太非酋了根本没抽到票,但没关系,我今天哪怕是在人群里遥遥的

  见一眼,都知足了。”

  余点语目瞪口呆的看者平常那个被称为大姐头,还能和胡嘉汉称兄道弟的唐芙,居然在提起詹幼安的时候,变成了嘤嘤嘤的小可爱。

  同时也明白了,刚才唐芙口中的老婆原来说的就是詹幼安。

  她有些哭笑不得,“你喜欢詹幼安呀?”

  唐芙沉浸在自己不能亲眼见到老婆的悲伤中,点头:“哎,谁不喜欢那该死的女人呢?”

  余点语认真开口:“我不喜欢。”

  唐芙:“?”

  “!!”唐芙激动的飚了句我靠,之后眼睛登时就亮起来,“那把你的票给我,点点,你真是我的小天使啊,我要进去看我老婆了!”

  余点语没有任何的不舍拿出了自己的票,还把花给了唐芙:“糖糖,帮我一个忙,这个花是在最后去送给詹幼安的,你帮我……”

  “没问题没问题!”不等她说完,唐芙已经激动的答应了。

  余点语想着,如果晚上和詹幼安吃饭推不开,那她想带着唐芙一起去。有唐芙在身边,她觉得更为自在。

  她在思考怎么和唐芙开口,唐芙已经在整理自己的着装,还有自己每根头发丝卷曲的弧度。

  开玩笑,是去见詹幼安,必须保持自己的完美形象。

  余点语的手机忽然震了两声。

  微信上传来两条桑舟的消息。

  【放学了一起吃饭?】

  【我来接你。】

  余点语的想法在瞬间改变,笑意偷偷爬上眼角眉梢。在唐芙要进去的时候,一把拉住了她:

  “糖糖,能不能再帮个忙。”

  余点语知道自己肯定是要爽约詹幼安了。

  但……唐芙今天帮了这么多,自己得回报一下她。

  “晚上能不能替我去吃下饭?”余点语有些纠结,觉得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也很唐突,声音小小的,“和詹幼安,她说想要……”

  想要请我的朋友们吃饭这几个字还没讲完,唐芙激动地按住了她的肩膀:“我去!”

  顿了半晌才说:“我说,我去吃!!!”

  点点宝贝,这是从天而降的

  天使吧,唐芙感觉今天简直是欧皇在世。

  ……

  余点语继续回到教室自习,等待放学。

  一个多小时后,会场里的宣传即将结束。为了感谢这些音乐人的到来,校方安排了学生上去送花给詹幼安。

  最后上台之前,詹幼安就问了经纪人,经纪人告诉她全场都看遍了,没见到余点语来。

  詹幼安也不意外,勾了勾唇角,无奈地叹口气。

  也是,以前余点语就不爱这种热闹的氛围,光想着画画,自己不能强求她来。

  她一上台,场下立马是疯了般的尖叫与掌声,主持人顺势叫来了鲜花的同学赶紧上来。

  此时,詹幼安还状似无意地打量着内场,寻找着有没有熟悉的身影,视线就被过来的人挡住了。

  是个打扮的漂亮张扬的女生,手里捧着大大的花束,对她扬起明艳的笑:“詹老师,谢谢你来我们学校。”

  詹幼安抬眸。

  女生穿着修身的短裙,青春中带着明艳感,披散着的卷发之上,是张扬又风情的五官。

  詹幼安也才二十三岁,成名几年,但资历还轻。喜欢她的粉丝叫她詹宝,圈内的前辈们叫她小詹,亲密的家人与朋友叫她安安,独独没有人,用这种不太严肃的语气叫她一声詹老师。

  有点意思。

  她接过了花束,礼貌的回复:“谢谢。”

  女生又笑起来,给花的时候身体微微前倾,临近詹幼安的耳边,用极轻的声音说:“下午六点,点点让我跟你说,在学校后门等你。”

  詹幼安:“?”

  女生却只是撩了下头发下台,只留下空气里淡淡的香味。

  活动全部结束的时候,七中也打响了放学铃声。

  学校后门,一辆低调的黑色保姆车已经停在路边。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余点语早走了几分钟,现在已经坐在了车里。

  余点语上了车,詹幼安摘下自己的墨镜,好笑地看着她:“你不对劲。”

  虽然三年没见,但按照自己对余点语的了解,还特意叫朋友来和自己说后门等,不是有事就是有事。

  本来就说好要一块吃饭的,又特意讲一遍不是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她故意板起脸:“咱们不过就三年没见,你就忘记我不喜欢自己吃饭了。”

  “安安,今天我有事。”余点语不好意思地抿唇,“下次,我一定请你吃饭。”

  虽然门窗都紧闭,但余点语还是听见了外面传来了熟悉的机车引擎声,她知道肯定是桑舟过来等自己下课了。

  心里抑制不住地冒出甜甜的气泡,没等詹幼安再开口,余点语说:“但是我也找了朋友和你一起吃饭,你要好好招待。”

  说完,她将车开了半边,对一直在等着的唐芙招手。

  余点语的眼睛仿佛被光点亮一般,素净的校服黑裙也仿佛自带柔光,唐芙已经到了跟前,她对詹幼安说:“用餐愉快。”

  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余点语已经下了车,之后,她旁边的座位重新坐上来一个女生。

  哦不对,应该说是坐上来一个女人。

  去除了在学校里的那丁点克制,球鞋也换成了细高跟,明亮又饱和度高的红唇让她顾盼生辉。

  一上来,就对詹幼安笑:

  “詹老师,第二次见面,我是唐芙。”

  詹幼安:“……”

  其实桑舟老早就看到余点语去了那辆黑色的保姆车里。

  她来的比余点语想的还要早一些,只不过小姑娘只顾着要趁无人注意躲进保姆车,并没有把视线往自己这边靠。

  主要是太想看到那小屁孩了,她虚拧了一把油门。

  果然,没多久,她就看到熟悉的人拉开车门,对着自己跑过来。

  夏季的六点半一点也不凉快,桑舟倚在机车旁出了不少的汗。但小姑娘跑古来的时候,仿佛带来了清凉微甜的风,头发跑起来时柔顺地往后飞起来,红润的唇自然地微微张开,露出一点点洁白的小牙齿。

  她,比身后的阳光还要耀眼,所有人都在此刻沦为了背景。

  桑舟不由自主地没了懒散后倚的模样,站直了,有种莫名想要将小姑娘拥入怀中的冲动。

  她忍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