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婚 第48章 自由

小说:换婚 作者:摇叁 更新时间:2021-09-15 11:53: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48章

  一次又怎么可能满足曾经尝到过更多甜味的人。

  送上门的可口猎物,桑舟也不可能错过这个绝佳的机会,反正她对自己的定位从来就不是位正人君子。

  天边的火烧云正是最绚烂的时候,余点语却无暇去看,觉得自己脸上的温度一定比落日余晖的温度更高,声如蚊呐般:“你……”

  “我什么?你又想讲我是流氓。”心情一好,桑舟那爱调侃人余点语的心思也回来了。她轻轻摸到刚才被余点语亲到的地方,意犹未尽:“明明是你说想让我开心起来的。”

  话音里还带着点委屈,好像刚才说不够的人不是她一样。

  余点语也知道刚才自己太害羞,确实是只碰了下就走了,大脑里的激烈斗争去为桑舟说话的小人占了上风,小声说:“那……那就再来一次。”

  怔愣的人换成了桑舟,她以为余点语禁不起撩拨,不会理会自己的调侃才对。却没想到,小姑娘害羞归害羞,对于这种事的接受能力和以前相比高了不少,现在都这样了都没羞得跑掉。

  不过,还能跑到哪里去呢,她们都已经共处一室了。

  这种意识让桑舟的心情止不住地上扬,之前那点烦闷老早跑光了。

  余点语将勇气在胸腔里积蓄完毕,重新靠过去。

  她在心底告诉自己,这一次——要轻缓而自然地,不要总是那样的手足无措。

  结果刚将唇软软地印在桑舟的脸颊上,余点语的后脑勺后就过来一只手将她压住,腰上也被环住,把她紧紧圈在了桑舟的怀里。

  烟草味袭来,余点语动弹不得。在被带入桑舟怀里之后,她的双手只能抓住了桑舟的衣服,但桑舟显然不满意,直接把她的胳膊扶上来,让余点语勾住了自己的脖子。

  被按头的少女力气又完全敌不过桑舟,只能就被她这么欺负着。在被扣住后脑勺的时候她还没从桑舟的脸上抬起头来,结果唇被压得微微张开,结结实实地让自己的牙齿和桑舟的脸来了个会面。

  余点语:“……”

  她想扭头,头却还被桑舟按着,就松开了一点点,只让她能够转过头恰好看见桑舟带笑的眼眸。

  距离近的她的睫毛尖在眨动的时候都能碰到桑舟的脸。

  桑舟还不说话,就这么笑着看她,余点语分明能感受到到她视线的热度和不加掩饰的欲望。

  不过是亲了两下脸颊而已,余点语却从桑舟的眼睛里看到了许多一个吻之后的事情。如果月色笼罩,她们是恰当的时候,就应该脱去衣物,在氛围浓郁的时候顺理成章地睡在一起。

  余点语从来没想过这些,可是现在,她从桑舟的眼睛里看到了。

  余点语躁得忍不住,将桑舟推了把:“你不许再看我了……”

  不要再用那样直白的眼神,也不许再靠近,不要再散发着那么吸引人的气息。

  自从两人表明心中所想之后,有时候桑舟看自己的眼神真的很直接,但余点语一点都不会觉得不适。

  她的这种直接并不下流,丝毫不掩饰自己正常需求,将其摆在明面上之后,反而让余点语知道……自己对桑舟而言,有着同等的性吸引力。

  余点语从来没有告诉过桑舟,其实她喜欢这种能够吸引到桑舟的快乐,相当于一种肯定。她也成年了,一只脚迈入五彩斑斓世界的大门,而身后还有桑舟为自己推一把。

  余点语觉得,自己是不是需要去学习一下技巧,为了以后做准备。

  不过此时的她显然还打不到这种境界,就如桑舟而言,她最主要的还是学习和艺考,精力也要全部放在上面。

  桑舟闷声笑出来,余点语将书包放在桌子上,没什么威胁里的瞪了桑舟一眼,气呼呼的:“我做饭去了!”

  留下桑舟在阳台上,还在回味刚才那两个吻。

  嗯,真的不够。

  余点语这几年一直是在姚淑心家生活,前两年她还不能去兼职时,在家里吃饭都要看人脸色。后来渐渐地,她也就学会了在所有人吃完后才自己吃。

  自己兼职了之后,她开始自

  己学着做饭。一开始也很难吃,她从小养尊处优惯了,也和桑舟一样,连糖和盐都分不清。

  但自己生活,慢慢的就什么都会了。

  余点语也不知道做什么硬菜大菜,会的只是简单方便的家常小菜而已。她觉得桑舟会觉得那么好吃,纯粹是滤镜加成。就像是在外吃惯了山珍海味的人,总是会怀念家里的那个味道。

  她今天做的是苦瓜酿和青菜汤,天气太热了,要下下火,她在回来的路上就想好了菜单。

  饭菜端上了桌,桑舟如同乖宝宝一样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余点语觉得有点好玩,拿出手机来对准桑舟:“比个耶。”

  桑舟板起脸:“你胆儿还挺肥是不是?”

  “拍一张纪念。”余点语都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拍过照了,她心里一动,将镜头翻转,将自己、桑舟,桌上的饭菜全都框到镜头里,唇角浅浅上勾,“配合一下呀。”

  桑舟看到镜头里自己和余点语在一块儿之后,脸上的表情变得柔和,修长的手指听话的比出姿势,放在余点语的耳朵两边。

  按下拍照键,余点语开心地看了又看,语调上扬:“吃饭!”

  小屁孩的快乐就这么简单。

  桑舟失笑,把余点语的手机接过来,自己把照片传到手机上。

  照片里,连自己都是不自觉笑着的,姑且能算成……温柔?桑舟就没见过自己还有这么柔和的时候,也就只限于在余点语的面前了。

  饭吃到一半,余点语发现桑舟的碗里留下了几截苦瓜。

  “你浪费。”余点语说,桑舟居然只吃了苦瓜酿里面的肉馅,把苦瓜给空了出来,放在碗里没吃。

  “……会苦。”肉馅很好吃,一点苦味都没有,桑舟一口气能吃三个,但是以前她吃的炒苦瓜都不好吃,就下意识觉得这个肯定也不合口味。

  “我在做之前焯过水,白壤也都剔除干净,已经没有苦味了。”顶多有一些些微苦,但那也是可以给这道菜更丰富层次的清爽感,是绝对不会苦到难以下咽的地步,“你试一下嘛。”

  青菜桑舟也吃得少,余点语发现桑舟在吃饭这件事上比自己更像是个小朋友,又挑食,又不爱吃蔬菜。

  桑舟才不信,为了不吃自己不想吃的菜出现了罕见的孩子气:“那也苦,苦瓜不苦它为什么还要叫苦瓜。”

  余点语劝说无果,又不想浪费这些菜,于是伸筷子从桑舟碗里夹过来一个,吃了一半,嘟囔着:“根本就不苦的呀……”

  她吃的腮帮子鼓鼓的,像个藏食物的小仓鼠。

  浸满了肉酿的苦瓜只有浓郁的汤汁味道,只有在咀嚼时,才能有一丝醇苦的回味,刚好和之前的味道中和,相得益彰,反而更下饭。

  余点语很快就着白米饭吃完了一个,又去桑舟的碗里夹第二个,仍旧是咬了一半放在碗里。

  从对面过来一双筷子,将她碗里剩了一半的苦瓜圈夹走。

  “哎!”

  余点语惊得喊了声,“这是我……吃过的。”

  桑舟已经将一半苦瓜放进嘴里,在余点语的目光下吃得怡然自得:“嗯,确实还不错。”

  以前怎么不知道苦瓜还能这么好吃,换个人做就是个别的味道了。

  桑舟存心要逗她,挑着眉,很不正经地说:“这所有的苦瓜,如果是我一半你一半那我就吃。”

  “……你胡闹。”余点语没有再去夹桑舟碗里的苦瓜,而是拿了另一个碗来给桑舟盛了碗汤,板起小脸严肃说,“把苦瓜吃完,还要再喝完汤。”

  桑舟看了余点语好一会儿,低低的笑出声:“小屁孩,你现在话比以前多了不少。”

  之前的她看到自己讲话都要磕巴,怕的不行,一句话能有五六个字都很神奇。

  这些都是碰到自己之后有的改变,桑舟觉得挺满意。

  但这句话之后,余点语就瞪着她。

  “遵命,大领导。”桑舟投降。

  小姑娘的视线灼灼,就好像把她当成了幼儿园不听话的大儿童。桑舟知道避不过去,只好乖乖照做。

  这种被人管着的感觉,别说,还挺有意思的。

  她总算是明白为什么那些小年轻们有了心仪的女孩儿

  之后,老是去闹腾人家,还做一些傻里傻气的事。

  还不是为了引起女孩的主意,哪怕是分得一点点的关心或关注,都想去一遍遍试验。

  桑舟现在就是如此。

  有时候逗余点语都成了一件自然而然去做的事,哪怕是被余点语瞪一眼,桑舟都觉得舒坦。当然,这些逗弄都只是在桑舟知道余点语不会真正生气的前提下进行的。

  饭后,桑舟又承担起了洗碗的职责,她发现洗洁精上被余点语贴了张纸条写了【洗洁精】三个大字。

  冰箱门上,贴着余点语写的一些简单菜谱和注意事项。

  【煮蛋用冷水下锅,七到八分钟】

  【肉可以先用生粉加一点点醋腌制,不会炒老】

  【姐姐最喜欢的粥是牛肉片咸粥,做法如下:】

  ……

  余点语才搬过来三四天而已,这个厨房俨然已经一派生机。

  桑舟贪婪地深呼吸了一口气,真好啊,她想。

  原来两个人的生活是这么好。

  入夜,余点语照旧去卧室写模考卷。

  去c城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她几乎整个下午都在专业教室训练,只能把那些作业都拿回来家里写。

  写不完是常事,但老师知道艺术生的情况,一般都不会惩罚。

  不过余点语最近的试卷完成度极高,没别的,因为桑舟会替她写。

  余点语以前住在姚淑心家里的时候,是非常小心谨慎的人,只要脱了鞋进了门,肯定会把自己的房门关的死死的。但是在这里,再也没有过。

  她的心底,在这方面对桑舟保留着无底线的信任,相信桑舟不会随意打扰到自己。

  在这里睡得也沉,失眠的毛病就这么好了,所以桑舟进来帮她写作业余点语完全不知道。通常是第二天醒了,才看到卷子上题目写完了。

  有时候桑舟会问:“你不是成绩都已经排到前几名了,干什么还这么写题目写卷子,这不浪费时间吗。”

  余点语说:“不是的,哪怕是已经有把握的题目和知识,也需要一遍

  遍去巩固,不然很容易就忘记了。”

  ……也是。

  桑舟自己也发现了这一点,她现在帮余点语写题目比之前快很多,都是熟能生巧。

  但今晚桑舟没去上班,余点语暂时从题海中探出头来,发现桑舟在客厅的沙发床上坐着看手机,电视也开着,但没放声音,宛如一场哑剧。

  余点语:“咦?”

  “咦什么咦,我今天休息。”桑舟从手机的屏幕上移开视线,对那边站着的人挥挥手,“写你的作业去,早点写完早点去睡觉。”

  余点语摸摸后脑勺:“你可以放声音的,我专心起来也听不到这些。”

  桑舟摇头:“没事,你写你的。”

  反正她开电视也不是为了看,就是一个氛围感而已,习惯了。

  余点语写到十一点半,出去洗澡的时候,看到桑舟已经躺下了。她脚步轻轻地,不想吵到桑舟。

  平常这个点桑舟都在上班,今天在家,余点语反而有一点点不习惯。桑舟一定也发现了她晚上状态有些紧绷,所以一直也没多和她说什么。

  那个在阳台上的脸颊吻被余点语放进了心底,却在躺下的时候自动浮现,一遍遍在眼前播放。

  她将头藏进被子了,深深叹了一口气。

  别想了!

  就一个吻,一个吻而已。

  沉浸在自己世界的余点语不知道,已经有人走近到床边。

  “喂,小屁孩。”

  余点语惊慌地将被子掀开,看见蹲在自己床边的桑舟。卧室的床不高,但桑舟蹲下的时候气势就完全改变了,像是个……大狗狗。

  桑舟道:“还没准备睡的话我们谈一谈。”

  余点语忙坐起来,规规矩矩地将手放在被子上。她看上去有点防备,坐的也离桑舟稍远。

  “下午的事情,这个。”桑舟指了指自己的脸颊边,看见余点语的耳朵开始泛红,就知道她肯定知道自己指的是什么。

  桑舟顿了顿,继续道:“你会觉得太快了不舒服吗?”

  这也是桑舟晚上一直在想的事情,她明白余点语的性格,还有

  两人各方面处事的方式毕竟不同,她想考虑的更全面一点。

  最重要的是,她不想要因为自己的鲁莽而让余点语对这些事情产生不好的想法。

  余点语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手指捏住被子,憋着气才说:“没有的。”

  “我想和你说这些,是因为想让你知道,我不会勉强你。”桑舟对这些谈心瞬间也不是很熟悉,说的有几分别扭,讲一句话要停下来思考一下才能继续说,“就是……我希望你可以信任我,在家里的时候也不要紧张。”

  桑舟有点懊悔,她感觉自己说的很词不达意,人能明白就有鬼了。

  余点语呆了一瞬,看到桑舟不自在的表情后才松口气,身体也放松下来,眼睛弯弯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桑舟原来是怕自己会不再喜欢与她亲近,那又怎么会?

  “不管我对你怎样,你放心我知道分寸,也记得你是个高中生,有什么我们等到你考完再说。”桑舟说,“所以你在我面前,不要紧张,信任我。”

  余点语点头:“好,我答应你。”

  桑舟这才笑了:“你怎么一直都没问过我为什么不开心。”

  “怕问了之后会让你更不开心。”余点语感觉到有些热,掀开了盖着的薄被,睡裙下是白皙的双腿,桑舟视线顿了下,很快移开。

  这小屁孩还真是对自己信任过度,虽然自己说是这么说,但也有可能会出现把持不住的情况啊。

  问都没问原因就想着让她开心,然后就被欺负了。

  桑舟想着余点语还真好骗:“你也没有问过我以前的事情,一点都不好奇吗?”

  坐在床上的人沉默了半晌。

  说不好奇那肯定都是假的,余点语只是控制着自己不要去问。以前她还处在遥远的看着桑舟的阶段,那时候的桑舟也对她说过:“来到清吉巷的人都有过去,但来到了这里就是新的开始。”

  余点语很赞同,桑舟也做得很好,从来不问她的过往。

  但是现在,她们的身份转变了。

  自

  己也不再只是一个观望者,而是成为了能够陪伴在桑舟身边的人,心境也就大不相同。

  她不可避免地生出了想要了解桑舟更多更深的想法,余点语自认为还不足以达到桑舟那样的成熟,能够完全不在意一个人的过往。她有太多想知道的了,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到底经历了什么伤痛,才能这样浑身带刺。

  她想了解,想去帮忙,想让桑舟能够真正放下心中负担去自由的生活。

  但她不敢问。

  这段时间不同往日,她渐渐的发觉,桑舟的过往可能不是自己能够触及的。

  包括桑舟那神秘的身份,余点语是这样越深刻意识到桑舟并不是属于清吉巷的人,就越发担忧自己与桑舟的身份悬殊过大。

  在这一点上,她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说到底,越喜欢一个人,越怕自己配不上,余点语怕自己配不上。

  “你在想什么?”桑舟出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余点语抿唇,话都在嘴边了却不知如何开口,酝酿了几秒才说:“想你以前的事情。”

  桑舟说:“你觉得重要吗?”

  余点语摇摇头。

  “不重要,但是你现在却在意。”桑舟的脚蹲麻了,站起来伸展了一下,干脆坐在了床边,离余点语近一点,“我会说给你听的,找个合适的机会,好吗?”

  而现在,桑舟自己都没想好要如何面对,更说不上去坦然的谈论。

  桑舟其实能隐隐约约感受到余点语的心里是有害怕的。

  从想要得到未来到真正抓住未来,中间有个忐忑的追寻过程,甚至可能会重重跌倒,还有可能会受伤,会失去斗志,这些都是会让人害怕的因素。

  哪怕是自己,也怕。

  这种坚定的信任并不是瞬间就能长出来的东西,她们才刚刚开始相处,但所幸的是——

  时间还这么长,足以让她们慢慢来。

  “信任可以建立,但也需要学习。”桑舟严肃起来,说话的时候还记得去把被子拽过来,把女孩子白皙的晃眼的双腿遮住,“

  我还在学习的过程中,希望你能等等我。”

  每句话都戳中了余点语心底去了,本来还忐忑的情绪一瞬间被安抚的妥帖,余点语抬眸,望进那双让她依赖的眼睛,重重点头:“嗯!”

  桑舟拉开床头柜,从里面拿出浅绿色的纸:“这张户口簿,我先帮你收在这里了。”

  是那天从姚淑心那里拿来的余点语的户口,回来之后桑舟立马就收了起来,今天才来得及告诉余点语。

  “你虽然已经成年了,但目前的情况还不太符合分户的条件。”桑舟在这两天就已经特意去了解过,“一是经济独立,这个可能要你高考后,或者说大学毕业才能完成。”

  时间太长了。

  余点语眸色黯淡下去:“还要这么久……”

  短期内,是不可能完全经济独立了。上一所艺术院校的花费比想象中花费还大,她已经能预想到之后的暑假肯定要疯狂打工去攒学费和生活费。

  “倒是有个短的,已婚后迁户。”桑舟顿了顿才说,“很可惜我们在国内不符合条件。”

  【我们】

  【可惜】

  这样的词语出现的时候,余点语心都漏掉一拍,脸上立马就升了问,结巴道:“那倒、没,没关系的。”

  离桑舟在餐厅对她说完那句话过去了一段时间,她们谁都没有再刻意提过。

  和桑舟订婚,在桑舟自己说出来之前,是余点语根本没想过的事情。

  但她已经将手放在了桑舟的手上,跟桑舟回了家。一切如同美梦,现在的一切都在告诉她——

  你的美梦成真了。

  其实还有个更快的方式,桑舟不打算在现在就告诉她。

  她揉了把余点语的小脑袋,又捏捏余点语的耳垂,触感滚烫,知道小姑娘已经很羞怯,才打消了去亲人一口的念头,起身:“小屁孩,你好好考。”

  余点语的眼眸望过来,水润清澈。

  桑舟轻声接着说:“等你考上大学,我送你一份礼物。”

  就让这份礼物给你那梦寐以求的自由吧,小屁孩。

  作者有话要说:桑总:当一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