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婚 第83章 酒红

小说:换婚 作者:摇叁 更新时间:2021-09-15 11:53: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83章

  误会!

  这是个误会!

  就是因为一下子好奇所以去看了看而已,她绝对没有想别的任何什么。

  余点语看着桑舟那沉沉的黑眸,想这样回答,却答不出来,因为她知道自己想了,还想的不少。

  桑舟不打算放过她了,一副将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怎么不说话。”

  余点语要去拿自己的手机,桑舟将手机轻松挪开,顺势还点开了那条搜索条目。

  要不怎么说,现在一切都太智能了。余点语所有点开过,浏览过的帖子标题颜色是不同的,桑舟一目了然,知道余点语到底是看了什么。

  桑舟不但自己看了一遍,还当着余点语的面去念出了那些令人羞耻的答案。

  “宝贝,老婆、老公,小妖精,叫老公……”桑舟一个个的看过去,眸中的神色也变得越来越深。

  余点语红着脸道:“别、别说了!”

  这也不是她说别说了桑舟就会停下来的事情,还念得饶有兴味。

  “说不要,强忍着不要的时候最诱人……嗯,确实是,你说对吗?”桑舟的视线落在余点语身上一瞬,看到人白皙的耳根子都红透了,黑眸中隐现出笑意。

  余点语不说话,她知道自己说话也说过桑舟,只有被调笑的份。

  干脆就把屈起膝盖来坐着,把脸埋了进去,企图自己对此事一点也不知情。

  桑舟继续道:“哦……欲拒还迎,试试不亏,还有声音。这个楼主这么懂,难不成已经身经百战。”

  余点语只想让桑舟别再说了,或者是快快说完,放过自己。

  桑舟的视线这才落到最后一句上,轻而清晰地念:“实践出真知。”

  余点语的心也跟随着她的话一点一点的从正常变得剧烈,最后咯噔一声,本能的感受到了危险的靠近。

  “你听我说……”她抬起头。

  “我听你说什么?”桑舟将手机放至一边,那要查一查天气的正事早就跑到脑后去了,现在脑袋里全是一些很歪门邪道的事情,她说,“实践出真知,你也是这么认为的?”

  也,这个词就很有意味。余点语不敢回答,桑舟又说,“还是你也想实践出真知。”

  余点语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小奶哼,“姐姐,我才没有。”

  “我有。”桑舟直接把她抱过来坐到自己腰上,眼神灼热,“我非常有。”

  余点语这下是真的要哭出来了。

  在桑舟身上坐着,桑舟还不给她支撑,刚坐上去的时候身体左右扭动了两下,桑舟的眼神明显有了变化,余点语只能微微弓着背,用手指撑着床面。

  “该睡觉了……”她颤着声音说,但桑舟微微动了下,腹部往上小幅度的一抬,余点语情不自禁地将背停止,睡裙之下,是明显的起伏线条。

  “是该睡觉了。”桑舟的呼吸不太平稳,她只是想着教训这胡思乱想的小姑娘一下,没想到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也是因为现在自己感冒了没全好不能去亲她。不然自己早就——

  饶不了这小屁孩。

  见桑舟不动了,余点语这才小心翼翼地重新躺进被子里,身体都是紧绷放松不下来,桑舟抬手将灯关了,在黑暗里问:“你是想实践了。”

  她还没用问句,余点语觉得桑舟就是看的太透彻了,还特别不愿意放过自己心里那点小九九,翻来覆去地拿来说。

  讨厌姐姐!

  即使桑舟说的都没错,那余点语现在也不承认。

  她闭着眼睛睡觉,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没把话说出来。

  反正现在桑舟感冒了,她们什么也不能做。

  “你倒是个想得美的小混蛋。”桑舟捏了捏她的耳朵,也躺下了,过了半晌说,“这些都是大人看的,小孩子不准看。”

  余点语执拗道:“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我十八岁了。”

  “你二十八岁了在我这都还是小孩子,小孩子做事情就是需要什么,知道吗?”桑舟问道。

  余点语还在和她对着说话,“不知道。”

  “小孩子看这种东西——”桑舟的声音是一本正经的,“需要大人的陪同才能看,哪怕你十八岁了。”

  余点语一下子没蹦住,脸上的表情松动了,唇边也露出了个浅浅的笑意来。

  她明白了桑舟的意思,这是在自己独享这成果。

  “哦……”余点语说话拖着刻意的尾音,终于肯转过头去看着桑舟的侧脸,“是吗?”

  桑舟镇定道:“是。”

  “或者,”桑舟也面对着余点语,“你直接来问我,会知道的更加的快。”

  “……”

  哼,不理她不理她,姐姐就是个流氓来的。

  余点语闷声躲进被子里:“睡觉了,晚安。”

  “嗯,晚安。”

  这次的睡前聊天带了点颜色,以至于余点语晚上做的梦也带上点特定的色彩。

  梦里面,帖子里那前面三个热评楼主的话都应验了,桑舟一直折腾她不说,还一直叫着老婆和宝贝,把她轻松地翻来覆去,让她求也求不得,求了还折腾的更狠。

  余点语还推不开,在桑舟的攻势下都哭出来了,眼泪还被吻进唇舌里,那些欲望一旦触发,就仿佛没有收回之时。

  导致她醒来的时候一身都疼死了,仿佛经历过一场身体大战般的疲惫,睁开眼睛才发现难怪自己在梦里推不开,原来桑舟睡着后把自己抱在怀里了。

  时间应当还早,闹钟都没响起来,但天已经亮了。

  余点语索性就窝在桑舟的怀里,仔细打量起桑舟的睡颜。

  睡着了的桑舟也好看,真好看,或许是做了什么美梦,眉目舒展,唇角还有微微的弧度,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余点语发现,眉毛长得好看的人就是要显得精致一些,不是粗眉,比细眉又要再稍微宽一些,颜色很浓,像画上去的一样。眼睫毛那么长,大概连睫毛膏都省去了。

  余点语伸出手去,想去摸摸那翘长的睫毛尖,在差一点点就能碰到的时候,桑舟的声音传来:“早。”

  随后,那双黑眸睁开,一点那种刚睡醒的迷茫都没有,显然是早就跟着自己一起醒了,却一声不吭的随自己玩。

  余点语脸有点微红,诚实的夸奖:“姐姐,你长得真好看。”

  “你也很好看。”桑舟唇边的弧度加深,“我不骗你。”

  余点语笑眯眯的,余点语的夸奖显然比任何东西都来的有效,足以让她这一天的心情都很好了。

  两人在床上腻腻乎乎的赖了会儿,直到余点语想起来桑舟早上还要吃药,麻利地就从桑舟的温柔乡里爬了起来。桑舟叫都叫不住人。只剩下怀里和被子里的香味还没有消散,桑舟只能无奈地摇头。

  余点语对自己身体的状况比自己要上心多了,其实桑舟感觉自己已经全好了,尤其是今天起来之后,身体机能完全恢复,充满活力。

  但……家中小领导说什么就是什么,让她吃药巩固着,那就吃药巩固。

  药是苦的,但经手了余点语的药是甜的,要么也能幻化成良药苦口。

  等桑舟要药喝完,余点语的粥也已经出锅了,这是昨天晚上睡觉前就用小火炖着的,完全适合生病刚好的人的清淡口味。唐芙再次闻着香味出来,衣服被她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也是,打着哈欠说:“早上吃什么好吃的?”

  “粥。”余点语从碗橱柜里拿出小碗来,去另外一个小盅里给唐芙舀来皮蛋瘦肉粥:“这个你肯定爱吃。”

  桑舟的是养胃的小米粥,和唐芙的不一样。

  “哇,这种起来就能有吃的的感觉太好了吧呜呜呜,真想在你家里住下。”唐芙随口这么一说,果然就看到桑舟那凌厉的眼神过来了,赶紧缩了缩脖子躲到余点语的身边去,“我就这么讲讲,又没和你抢我们小宝贝。”

  桑舟拿起勺子,难得回了句:“你抢得过?”

  唐芙已经快乐的喝起了瘦肉粥,“我抢不过,我不是来拆散这个家的,我是来加入这个家让这个家变得更好的。”

  “好了,还贫。”余点语无奈地摇头,虽然唐芙也已经成年了,还在学校里一直是大姐头照顾自己比较多。很奇怪的是,当唐芙毕业了之后与詹幼安的关系好转,糖糖就越来越回去了,有时候还让余点语觉得她的某些举动和话语像唐小照,特别的稚气。

  被爱情滋养的人,原来是会变成小孩子的吗?

  余点语心有所想,看了桑舟一眼,笑着低下头喝自己的。

  这次,唐芙肩负起了收碗洗碗整理厨房的功劳。不过厨房里装了个洗碗机,放进去就是了。

  桑舟进了主卧换衣服,余点语还在外面看电视,看到桑舟出来的时候一愣。

  今天的桑舟,穿的格外的正式。

  不是那种刻板的正式,除去中性干练的衬衫西裤,外面还有一件熨帖顺平,布料考究的西装外套,酒红色的。

  一般人衬不出这个颜色,但桑舟可以,她的手包和高跟鞋都与西装是同色,红唇乌发,若是在外面大街上,都是别人不敢攀谈的冷艳大姐姐类型。

  余点语道:“今天你有什么要出席的活动吗?”

  这是余点语看到的桑舟最正式的一次了,回来后。唐芙愣愣的看了半晌,一语道破天机:“舟姐,你知道吗,你这样穿着特别像那种掌管商业帝国的女霸总,让人一看就想跪下来臣服的那种。”

  “有重要的视频会议。”只要余点语站在桑舟的面前,女人身上的那股冷厉感就消失了,幻化成温柔的深情,“就是等会儿不能送你们去机场,但闻岚会安排。”

  唐芙说:“詹幼安也会安排。”

  “詹幼安今天有临时粉丝见面握手会,你不知道?她怕是安排不了。”桑舟淡淡道。

  “什么?!这人居然一声都没和我提过,气死我了……”唐芙一下像是吃了火药似的,拿着手机就去卧室拨电话去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你知道唐芙高考的志愿填什么了吗?”桑舟突然问起。

  “不是……编导吗,糖糖一直学的这个。”余点语说。

  “不是,她选了播音,凤姐对她一下子换专业的事受了很大的惊吓,一直让我劝劝。这次你和她一起回去,可以听听她是怎么想的。”

  卧室里隐约又争吵声传来,桑舟眉毛皱的更紧了,余点语赶紧说,“好了,不碍事的,糖糖不就是这性格吗?她肯定也想明白了才这样,我会去问的,你快去上班,别让闻姐在下面久等了。”

  桑舟嗯了声,人没动,盯着余点语看。

  “是不是少点什么?”

  “什么……”余点语躲闪着她的眼神,“你感冒了,我们不可以。”

  桑舟把自己的脸侧过去,“这里也不可以,嗯?”

  小姑娘没动,桑舟就耍赖:“你不亲,那我可就不走了。”

  余点语头微微低着,看着自己紧张的脚尖,内心在和自己的羞涩坐着激烈的斗争活动。

  “不愿意吗,那也不勉强你。”桑舟转过身,声音里是清晰的失落感,她的步子还往前面抬起,尾指就被人轻轻勾住。

  紧跟着,小姑娘凑上去来,在桑舟的脸颊边落下一吻,一路擦至耳垂,温润又炙热,桑舟立马转身,把余点语抱到怀里紧紧地压了下,将余点语几乎要抱起来,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利用身高优势把余点语的莹润的耳垂吻了又吻,淡淡的笑意响在耳畔。

  “看来欲拒还迎是真的。”桑舟很满意地将余点语松开,得逞的勾起嘴角,“实践出真知,不是吗?”

  作者有话要说:桑总:你还有无数次对我欲拒还迎且和我实践的机会,我可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