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婚 第90章 录取

小说:换婚 作者:摇叁 更新时间:2021-09-15 11:53: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90章

  一瞬间的静默后,桑舟的手捏紧了余点语的肩膀。

  “那你想实践什么?”桑舟道,她表面上看上去还算冷静。

  她这个问题余点语又打不出来了,哪有人会把心中的这种想法说出来的,余点语也不会。她想找桑舟学习,但首先是桑舟愿意。

  “学习技巧。”余点语没头没尾的说了这句话,但偏偏桑舟听得懂,底下的人一点也没诧异,“我没有技巧可以教你。”

  余点语变成好学的宝宝,“为什么?”

  桑舟每次吻她的时候,她都觉得……很舒服,而且很心动。桑舟温柔的时候她也喜欢,用力霸道一点的时候她也喜欢。如果自己也能学会这样的技巧,就能给予桑舟同样的回应了。

  桑舟:“我对你就没用过技巧。”

  都是在顺其自然的条件发生的,该怎么做,也是身体的本能和渴望在驱使,毫无技巧性可言。

  “就是自己本能的亲下来。”说完这些桑舟自己都要讲不下去了,她哪想到还有被余点语追着问怎么亲才更好的这一天,忽然抬眸看着余点语,眼神微沉,“你试一下就知道。”

  既然要尝试,也可以,那就和自己多来尝试好了。

  余点语冷不丁听到这句话,还愣了。她以为至少还会说一些别的理论才要进行实践,她迟迟没有动作,桑舟就一点点地回收自己撑住余点语肩膀的力量。

  余点语也在一点一点离桑舟越来越近。

  按照这个角度继续往下滑的话,余点语只会趴到桑舟的胸口上,桑舟自己也知道,干脆将手转而到余点语的腋下把人往上抬了下。

  “啊!”

  余点语惊呼一声,抬眸看到桑舟意味深长的眼神。她已经离桑舟越来越近了,再凑上去就能刚好把人吻住。

  姐姐是故意的!

  余点语恼怒的脸都红了,还来不及说话,肚子里突然传来一声:“咕噜——”

  “饿了?我们去吃午饭。”桑舟听的清清楚楚,现在也没想逗她了,拿着手机就开始点吃的。

  她把余点语扶着重新趴回原来的位置,自己坐在余点语边上。点的过程中余点语抬头看她,苦恼地问:“你怎么可以这样?”

  桑舟点好了,“什么?”

  “这么的冷静。”余点语想了想,她的手拍在自己的脸上,现在脸还烧着热度没下去,“你是不是什么冲动都可以忍住。”

  “那倒不是。”

  桑舟有些感慨,小孩长大了啊,真到了可以和自己讨论这些的时候了。只能说得亏现在余点语身上伤没好全,自己是顾及着她的身体真的不敢怎么动。不然,因为这句话还不得把这小屁孩折腾片刻。

  当喜欢的人问你“你是不是什么冲动都可以忍住”时,这句话和“你是不是不行”有异曲同工之妙,桑舟觉得自己没有不行,她只是太为余点语考虑了。

  “你有伤。”桑舟言简意赅道,“你想到时候伤口裂开吗?”

  “……我,你在讲什么。”余点语觉得桑舟说得太严重了,沉默了片刻没说话,最后没忍住又讲,“我觉得就算有那一天,也不会这么激烈。”

  “激烈”,这两个字自己是怎么说出口的。

  余点语拍了拍脸,尽量把自己当成是一个正经来学习的学生,不要害羞,千万不要被桑舟看出来自己在害羞。

  “会有。”桑舟觉得这个话题不能再聊下去了,“等你伤好了,我们可以想怎么体验就怎么体验,只要你想。”

  余点语把自己埋着头的枕头抽出软软的砸在桑舟的怀里:“你是个流氓,我不和你讲。”

  现在桑舟说的话,余点语已经完全听得懂了。她觉得自己除了年龄,终于开始慢慢跨入了大人的世界,桑舟是她的引路人。

  这是件好事吗?余点语每次都给自己肯定的答案,之前她本来就想快快长大。

  外卖到了。

  桑舟让她起床,自己先去厨房把东西拿出来。

  余点语想到长大的事就想到自己还打算这个暑假要卖画挣钱。画……她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那位湖边的老教授,这一周她估计都要在宝海市里,不知回去之后还能见得到那位老教授吗?

  其实领完毕业证在这就没什么事情了,阿曼德的通知下来了之后作品集是通过邮件发过去的,桑舟也需要去那边的公司,现在完全是为了自己留在这里。

  吃饭的时候,余点语提起要不要早些回去的事情。

  被桑舟一口拒绝:“要等几天,不是一周后还要去医院复查吗?”

  “你在这不好工作,那边不忙吗?”

  “在哪工作都一样,最重要的还是你。”桑舟很认真的告诉她,“如果你身上的伤没好,我自己在那边工作也心不在焉,在你身边陪着我还安心点。”

  余点语不坚持了,她觉得心里好甜。

  接下来的几天,余点语都待在家里等伤口长好。每天早晚一次的抹药环节成为了固定活动,涂完之后余点语总要趴在床上等药膏吸收,她就趴着玩手机打发时间。桑舟在第二天发现了她这个陋习,当天下午就在卧室里装了一台投影仪,让她看更大的屏幕,不要老盯着手机。

  投影布是一百寸的,把余点语看的目瞪口呆。

  桑舟道:“看手机容易近视,看这个舒服点。”

  余点语:“……”

  有时候觉得姐姐真的像老干部一样操心,她就只是等待的那么一下看会手机怎么会近视,桑舟却直接给她来了个巨大的屏幕。

  平常余点语休息的时候,桑舟就在外面的客厅里做事,她们还和以前一样,共处同一空间下也能做到互不打扰。

  余点语稍微好一点之后能坐起来,就开始准备新的作品集。虽然老师是说交之前的作品集也可以,但余点语不想这么做,还是交上新的显得有诚意一些。

  在一个很平常的上午,余点语接到了来自阿曼德招生办的电话,对方一口流利的英文,告诉她录取了。

  余点语在吓了一跳之后迅速反应过来,同样用英文回复。对方问了些别的问题,之后告诉了她开学的时间以及要准备的手续,这才挂断。

  挂了电话,余点语雀跃地跑到客厅去告诉桑舟:“姐姐,我录取啦!”

  录取通知书要去官网上填地方,余点语打算填写常晓市那边,估计那时候她已经和桑舟回到常晓市了。

  “恭喜你。”桑舟对着余点语露出一个很真诚的笑容,虽然她早知道这个结果,但还是由衷的为她高兴。

  余点语说:“我把录取通知书填到常晓市的房子那边啦,可以吗?”

  “可以。”桑舟说话很温和,她没有余点语那么激动,但是余点语能感觉到桑舟的高兴。

  又过了两天,就到了高考出分数的时候。

  余点语考试的时候状态很好,一查分果然达到了自己预想的分数,她可以如愿去阿曼德读书。只有唐芙查分数的时候紧张的要命,一直在碎碎念要菩萨保佑,始终不敢按下那个按钮。

  余点语陪着她在边上,见她这么紧张笑道:“怕什么?横竖都有学校读的,如果真的不满意,凤姨说了你只要愿意就送你复读一届。”

  “我不敢,呜呜呜我不敢啊。”唐芙抱住余点语哭嚎,自己不敢查,也不让余点语按,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

  唐芙一看来电的名字呆住了。

  余点语在旁边看的清楚,屏幕上写的名字是:一个混蛋别接

  她想了想,觉得以唐芙的性格来说,能让她写成这个昵称的人应该就只有詹幼安。

  “快接呀。”余点语笑着催促。

  唐芙犹犹豫豫的,在最后一秒钟电话要自动挂断的时候按了接听。

  詹幼安的声音传出来:“你考过了,多去年分数线十分,我帮你查过了。”

  唐芙:“!”

  接着就是满脸问号。

  “你干嘛帮我查啊!!”唐芙本来是很紧张的,一瞬间这紧张被人抽走了,反倒不是轻松而是无奈,就好像自己倒了顶端正准备飞,反倒给自己来了段评论。

  “知道你不敢查啊。”詹幼安在那边笑了声,“我还有工作,挂了。”

  “喂!喂!”

  再喂都没用,詹幼安在那边是真的忙,查分数还是在活动的间隙特地把时间抽出来查的,不可能再给她回电话了。

  唐芙愤愤不平地将手机丢到一边,发现余点语正在笑。

  “笑什么?”

  余点语看着被唐芙乱丢的手机,想象着如果两个人现在面对面,那是不是得爆发一场战争,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会吵架。主要是她发现詹幼安不太会表达对别人的关心,唐芙在这方面心又不细了。

  “就是笑你们相处起来真有意思。”余点语说,虽然总是吵架,但她们不是那种疲惫的吵架,总是很有活力。也不知是因为现在正年轻,还是因为两人适合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的。

  “哪有意思了……”唐芙嘟嘟囔囔,终于按了查询键,果然和詹幼安说的,多出十分。

  她赶忙将这消息在家族群里一发,祝贺她的红包满天飞。唐芙随口问:“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常晓市?”

  “过两天去医院复查完就走了。”余点语背后的伤好的差不多了。

  姚淑心一家的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姚淑心因为蓄意破坏他人财物和涉嫌拐卖未成年人已经被派出所立案,而周东星则性格太过恶劣被送进了少管所,周兴平现在是一蹶不振,连出现都没出现过。

  “我也想过去,租个房子,然后找工作。”她要上常晓大学,艺术系的学费都不低,唐芙家里条件在清吉巷也就算个正常,能支持她把这专业学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唐芙也想自己挣点补贴。

  “为什么要租房子?”余点语问。

  先前唐芙就是和詹幼安住在一起的,她以为唐芙过去还是会住那里。

  “我们和你们不一样。”唐芙的眼神黯淡了一瞬,“我不想住在她那里了,不管干什么都受限制。”

  明星和素人的恋爱,听上去多么的美好,但实际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才发现那些禁锢原来这么的强。

  一切都要为了对方着想,要偷偷摸摸的,要注意不要被拍到。

  唐芙现在还适应不了。

  但她又舍不得离詹幼安太远。

  她们两个总是时好时坏的,余点语觉得唐芙真要自己住也没关系,“那到时候我陪你去找房子。”

  “行啊,到时候就在大学城附近租个小单间,也不贵。”唐芙想起另一件事,打开电脑搜索了个名字给余点语看:“听说这是常晓大学播音系新聘请的讲师,你看!是不是特别好看啊?”

  余点语看过去,居然是个有百科的女人。拍的是一张生活照,风衣长靴,应该是冬天的时候拍的,看背景不是国内,有风,她松松的围着围巾,笑得很浅,整个人有气质又清冷。

  上面是她的名字:沈白蔻。

  名字真好听啊,履历是十足的优秀,可以说是播音方面的天之娇女了,现在也才二十八岁。

  是被常晓大学高薪聘请回国的,她要回来的消息一公布,拉高了常晓大学播音系的招生率。

  余点语问了句:“你认识啊?”

  “没有,但我想让她当我导师。”唐芙有点惆怅,“能做沈白蔻的学生可是很厉害的事情,我都已经想好了,就算之后做不了我导师,我也要在多选她的课,和她关系混好点。大家都说沈老师和电视台的关系好,让她推荐一下进去是轻轻松松的事。”

  “你想得好长远。”余点语道。

  唐芙笑了下:“都这样啊,难道你没想过以后怎么样啊?你去国外读书了,以后留在外面还是回国?”

  余点语说:“不知道……这个,还没想过。”

  准备来说是她还没担心过这个,因为桑舟对她说不管她在哪里,都会在她的身边,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

  不需要和别人有对比,余点语都知道桑舟的好。

  从不给她舒服,给予了她完完全全的自由。

  余点语从唐芙那回去之后已经是吃晚饭的时候了,唐芙留她在家吃饭,可她记挂家里还有人等她吃饭,起身告别。

  她走到巷子里,远远地便看见家里亮着的灯。

  还记得那时候她和桑舟在废旧工厂里睡着,醒来时想着这万家灯火何时会有自己和桑舟共同的那一盏。

  现在,她的愿望视线了。

  “回来了。”

  余点语一进屋,桑舟在厨房招呼她,将菜端上桌,时间卡的刚刚好。

  八菜一汤。

  余点语:“?”

  “庆祝你考上了心仪的学校,今天我们要吃好点。”桑舟边说边拆自己的围裙,“七个菜都是我买的,因为我不会做,我只做了一道番茄炒蛋。”

  余点语跑到厨房看,厨房干干净净的,竟然没被炸掉。

  她的肚子适时咕咕叫起来。

  每个菜的味道都很好,但番茄炒蛋有爱的味道,比别的菜更深入她心。

  “辛苦了,姐姐。”余点语现在明白,桑舟以前从来不下厨应该是因为有专人照顾,而不是因为她懒。

  桑舟的身份,她猜测了很久。但是最近,她心中已经有了些眉目。桑舟不说,她可以装作自己不知道,等桑舟自己愿意说的那一天为止。

  余点语已经不会再想钻牛角尖了,桑舟对自己好还不够证明她的真心吗?足够了的。

  夜色降临了,她们在家中吃饭,就像是千千万万的普通家庭那样。对于余点语来说,山珍海味都没有桑舟禽兽做的那碗番茄炒蛋好吃,这是有意义的。

  “你有伤到手吗?姐姐。”余点语在吃饭前想起重要的事情,让桑舟把手抬起来给自己看。像桑舟这种不熟悉厨房的人,被伤到手是常有的事情。

  “我没事。”桑舟将自己的围裙摘下来,还顺便朝余点语展示自己的手,示意她自己真的没事。

  桑舟有一双很漂亮的手,指骨纤细分明,皮肤包裹骨肉,又白,像是一双钢琴家的手,余点语没见过桑舟去做过什么保养,可她的手细纹都很少,很年轻。

  就是看起来这么纤瘦的手,可以轻轻松松将自己抱起来,把自己拉到她的怀里去逗,让人心脏砰砰跳。

  余点语还发现之前在桑舟租的房子里面冰箱上自己收集好的冰箱贴又被贴在了这里的冰箱上,显然桑舟特意自己收拾过了。

  她觉得心里暖暖的。

  “吃饭。”

  她们才两个人,八个菜怎么可能吃的完,哪怕余点语已经把小肚子吃出来了还是多,她愁眉苦脸地看着有几个几乎没动筷子的菜:“怎么办?我们不能浪费。”

  “明天可以继续吃,但明天没吃完就只能丢掉了。”桑舟本来是想说今天直接丢掉的,但看到余点语的神情又临时改了口。

  罢了罢了,就随她去吧。

  做菜的是私厨,食材选用的都是顶顶新鲜的,安全倒是不需要担心。

  她们就快回常晓市了,余点语第二天把新的作品集发了过去,很快就收到了夸奖她的回信,落款里面写着ye。

  叶?

  英文字母写的利落而漂亮,带点花体字的意思。

  余点语一下子就想到那位叶教授,是巧合吗?

  她将这个拿去给桑舟看,桑舟道:“如果你觉得奇怪,可以打电话去问问,你看后面不是将电话号码附带上了吗?”

  余点语这才看到后面那串数字,刚才她就光看署名去了。

  桑舟觉得这种事不应该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由余点语自己去了解比较好。

  “啊……”余点语看到这位叶教授给自己附上的一段话,说自己画的十分的优秀,诚意十足。原来他也是阿曼德的老教授,在常晓大学也挂了职,正是这次参与评选的关键人员之一。

  余点语走到阳台去拨通了电话,那边很快就接起来了。

  她小心翼翼地问:“叶教授,是您吗?”

  那边听到这个声音就和蔼道:“是我,恭喜你,余点语同学。”

  余点语开心道:“真的没想到您是阿曼德的教授,您很平易近人。”

  “你回到常晓市有空的话,可以打这个电话找我,有些阿曼德艺术系需要注意的地方我可以交代给你。”叶秋亭停顿了下又说,“方便吗?”

  余点语:“方便的!就是占用您的时间了。”

  叶秋亭道:“那倒没有,你是个很好的苗子,适合进入阿曼德学习,过几天我会发短信询问你的时间,可以吗?”

  叶秋亭对余点语说话十足的温和,余点语听得也很舒服,答应下来后想着叶秋亭既然是这么有名的人,那她是不是也该做些功课。

  现在的网络这么发达,搜索叶秋亭的名字,出来了很多词条。据说这位老教授傲气斐然,所以一般对人的态度也很傲。不管是网上的言论还是采访都这么说。

  但余点语觉得叶教授对自己很好,和这些言论一点也搭边。

  余点语去和桑舟说起这件事,问她认不认识叶教授,桑舟说:“我见过他两次,这次公司有他的投资。”

  说起这个,余点语终于想起来要问桑舟:“你不是说和闻岚做鉴赏工作吗?可是昨天唐芙告诉我,桑氏成立了新的品牌,没有再做画廊生意了。”

  “所以我们现在也有新的合作。”桑舟回答的流利,是早些就已经准备好的说辞,“现在我要养家了,所以要好好工作才对。”

  余点语觉得自己也该承担起养家这份责任,“我也可以!我想在这个暑假多卖些画赚钱,也许那位叶教授就愿意买。”

  “卖画?”桑舟是觉得余点语的画只是拿出去卖太可惜,她的画足够有收藏价值,只不过是需要一个身份的沉淀和加持,“会不会太辛苦?”

  “不会。”提起这个余点语兴致勃勃的,她是乐在其中的,“我想自己交上阿曼德的学费,画画也可以锻炼我自己。”

  “你想的话那就去做。”桑舟让余点语坐到自己身边来,“我支持你。”

  余点语依偎桑舟觉得很开心,开心起来就想起她们现在在谈恋爱的事情,她希望自己可以光明正大的说这是自己的女朋友。但没有一秒她又沮丧起来,说是说在谈恋爱了,可是都没有人说起过正式在一起的事情。

  她们现在都没在一起。

  桑舟察觉到这小孩瞬间变化的情绪,将人扶正了问:“怎么了?”

  “我在想事情。”余点语想让自己显得正式一些,扭头认真地看着桑舟说,“我在想我们为什么还不在一起?”

  作者有话要说:桑舟:立刻、马上。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