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婚 第93章 惩罚

小说:换婚 作者:摇叁 更新时间:2021-09-15 11:53: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93章

  直到余点语坐到咖啡店里,整个人都还没恢复过来。

  她来早了,叶秋亭和律师都没来。约的时间是下午三点钟,现在才一点。

  余点语回想着林律师和她说的话,有点懵,第一反应竟然觉得这是假的。

  这是假的吗?

  离世的父母竟然给她留下了一笔巨额财产,而最最关键的是,自己还有一位亲人。

  她的外公。

  叶秋亭怎么会是她的外公?

  余点语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甚至不觉得这是真的,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

  可是当时叶秋亭在看她作画的时候,那个慈祥和蔼的眼神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那种亲切感,还有叶秋亭说,她的喜好和她女儿很像……

  余点语不知道为什么鼻子都开始发酸。

  这种时候,她的脑海中想到的人是桑舟,她不想独自面对这一切。

  她自诩自己很坚强,其实不然,不然怎么连这样的状况都料理不好,还这么希望桑舟陪在自己的身边。

  余点语给桑舟打去了电话,原本以为桑舟在忙工作应该不会那么快接的,结果刚响两声,熟悉的磁性声音就出现在了耳畔:“喂。”

  一听见桑舟的声音,余点语的那种鼻酸的感觉突然上涌,眼眶顿时就湿了,嘴唇张开却没有说出什么话。

  但桑舟听见了余点语呼吸中的停顿和些微的哽咽,又想到今天余点语是去见叶秋亭的,没等余点语开口就说:“在哪里?我过去找你好不好?”

  余点语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我……我会不会……”

  “不会,不耽误工作。”她没说完桑舟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你给我发个定位,我马上就来找你。”

  余点语这才呜咽出声,崩掉的情绪在此刻得到了修复,挂了电话就马上把自己所在的位置发了过去。

  桑舟一向分得清楚,工作是工作,可余点语在她的心中高于一切。

  余点语需要她,她就应该出现,没有理由的出现。

  余点语感觉自己没等多久,桑舟就推门进来了。

  这时候的余点语已经没有哭了,可是她的思维仍旧是乱糟糟的,什么事情都想不明白。桑舟一坐到她的身边,她立刻钻到人怀里,这才感觉自己得到了一丝喘息。

  桑舟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轻声说:“别着急,告诉我怎么了,嗯?”

  余点语窝在桑舟怀里好一会儿,才对她说了遗产和还有个外公的事情。桑舟仔细地听着她说完,还在拍着余点语的后背让她的情绪稳定。

  “知道有个外公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桑舟问她,“是开心还是不开心?还是觉得外公为什么不来找自己。”

  余点语顿了顿,垂下眼睫:“……都有。”

  这么多年了,她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外公还在世。

  妈妈也从没又和她提过这些东西,她还以为自己母亲那边没有亲人在了。

  桑舟缓缓道:“那如果你外公是有苦衷的呢,你会不会原谅他?”

  余点语抬头愣愣的看着桑舟,意识到了什么,问:“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桑舟摇摇头:“我在办公室里面摆着我和你的照片,叶老先生到过我的办公室,看到了那张照片,当时他的反应我就觉得很不对劲。但我没有告诉你,是因为当时我还没有确定这件事情。”

  “而且,这件事我认为需要你自己来处理才好,而不是由我告诉你。”桑舟见余点语不哭了,才帮她吹吹发红的眼角,“不哭了,都哭成小花猫了。”

  “你父母为你留下的财产,这件事情我是丝毫不知情,但既然那位律师会和叶老先生一起来,想必叶老已经知道了。”桑舟捏了捏余点语的脸,调侃她说,“突然之间变成小富婆的感觉怎么样?”

  余点语仍然觉得不可置信。

  那笔钱的数额之大,超出她的想象,大概足够她富足的过好几辈子。当时自己家里的公司破产的时候,资产全都抵债了,她以为就是这样了。而父母为她留下的这笔钱是在五年前存下,并且定下只能在她成年后才能取出的时限。

  林律师常年在国外,对国内的事情并不了解,因为一桩大案子,他耽搁了半年的时间才来联系余点语。

  五年前,那时候余家风头正好,资产丰厚,她的父母竟然会在那个时候将钱存下,以备不时之需。

  桑舟就这样陪着余点语坐着听她诉说,这笔钱会汇入专门的属于余点语的卡内,也可以交由专门的人打理。余点语对这些都了解甚少,只知道自己现在可能生活要和以前不一样了。

  “现在有钱了,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桑舟知道余点语还没吃饭,叫服务员送来了餐点。

  余点语看着桑舟的眼睛:“想养你。”

  真的,余点语一直都是这样想的,她如果赚到了钱,那第一件事就是给桑舟买好多好多想要的东西。

  桑舟愣了下,心里仿佛被软软的戳了一下,笑了声:“傻瓜,你养好自己就行了。”

  余点语把送来的小蛋糕吃完,叶秋亭带着林律师来了。

  当老人在自己面前落座,看到叶秋亭注视自己的眼神时,余点语又忍不住红了眼眶。

  她没说话,桑舟颔首打了个招呼:“叶老。”

  叶秋亭静静地看着余点语,他知道余点语肯定已经知道了,但是这个时机有点尴尬,他一时之间激动的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叶……”余点语本来想叫叶教授的,可是只说出一个单字就再也没讲出口。

  “乖孙女,是我回来晚了。”叶秋亭很少有这样情绪激动的时候,他的眼眶里也有泪花,声音越发低沉下去,“我根本就不知道原来娇娇有你这么个孩子……”

  余点语不知所措地看着桑舟,林律师开口道:“叶老您注意身体,现在这孩子也生活的挺好,您不要这样把自己身体惊着了。”

  林律师的手上还拿着一叠文件,这是要余点语来签署的。

  桑舟就一直陪着余点语,放在地下的手和余点语牵住。小姑娘精神太紧绷了,手心都冰凉冰凉的。桑舟知道她不知道说点什么好,就和叶秋亭说:“您若是没别的事情……”

  “有!有的!”叶秋亭急忙道,“小语,你现在不认外公没关系,但是外公担心你,你如果要去阿曼德上学的话,那边外公有房子在那里,方便你读书。”

  叶秋亭这时候就是个十分想了解外孙女的老人,又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和外孙女聊天。他竟然将求助的眼神投向了桑舟,桑舟在底下安抚性的捏着余点语的手,低声在余点语耳边说:“别紧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余点语现在还有些不敢去直视叶秋亭的眼睛,明明之前第一面的时候还好好的,现在反而扭捏起来了。

  “叶老,点语需要时间来接受这件事情。”桑舟在双方都陷入沉默的时候恰是时候的开了口,“至于遗产的事情,就由她自己来决定。”

  林律师将文件摆在了桌面上,“余小姐,您只需要在这下面签字就可以了。”

  余点语深呼了一口气,下意识地看向桑舟,桑舟对她点点头,她才拿起笔,工整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随之而来的是一张储存着巨额财富的黑卡,余点语懵懂的接过,对这一切都感觉陌生。

  她的人生在碰见了桑舟之后就好像走入了另外一条笔直的大道,她在这条大道不停的跑,牵着桑舟不停的跑着,一路上收获了很多很多的东西。

  这是一些她想都不敢想的东西。

  但是咖啡厅里,她和叶秋亭面面相觑地坐着,遗产继承的文件是签了,卡也拿了,但和叶秋亭的问题却没解决。

  叶秋亭也知道现在让小姑娘接受很困难,便一五一十将当年女儿是如何和自己断绝关系回国嫁人,又阴差阳错因为倔强而多年不联系的事情都交代清楚了,叶秋亭的声音几度哽咽,是对过往犯下错误真正的悔恨。

  一席话说完,竟已经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小时。

  余点语听的认真,听到了不少关于自己母亲年轻时候的事情,没想到母亲还是个如此倔强的人,这一点自己倒是在不少地方和母亲很像。

  “我爸爸一直对妈妈很好,一直都是,包括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知道叶秋亭始终责怪余鹤带走了母亲,余点语轻声道,“车祸发生的时候,他用身体护住了妈妈。可是实在太严重了,所以……”

  余点语没有再说下去。

  已经三年了,她以为自己能够很成熟的面对父母离去的事实,原来再怎么云淡风轻说起的表面下,心还是会刺痛的。

  桑舟始终握着余点语的手,为她传递着温暖的力量。

  叶秋亭道:“这么多年过去,我早就想开了。现在回来也就是想把你认回来,不知道你能不能给外公这个机会。”

  余点语犹豫道:“我……”

  其实这番相处下来,余点语能感觉到叶秋亭对自己的那份小心翼翼,这是建立在害怕失去的立场上的。

  要说余点语知道叶秋亭就是自己外公的第一感受是什么,其实还是开心。

  她曾经以为自己就要这么过下去了的,现在多出来一位亲人,怎么能不开心。

  但就是扭捏,那声外公喊不出口。

  “如果觉得累了的话那我就送你回家,好不好?”桑舟对叶秋亭微微摇头,“叶老,现在也不早了,不如今天就先到这里。”

  “好,好,累了就回去休息,不着急的。”谁能想到那个傲气的叶秋亭老先生对外孙女是视若珍宝,言听计从的,“那等几天,要不要来外公家里看看,或者我们一起吃个饭?”

  桑舟替余点语回答了:“叶老,到时候再看点语的状态如何。”

  叶秋亭连连点头:“好,也好。”

  余点语又和叶秋亭对视了一眼,这才站起来要走。桑舟却在这个时候拉住她,低笑道:“平时挺讲礼貌的,今天怎么忘记了?”

  余点语的脚步顿住,突然意识到桑舟说的是什么,咬着下唇低下头,在犹豫。

  “和人说再见的时候也要好好说啊,不是吗?”桑舟拍了拍余点语的后背,让她把头抬起来,“你乖,说完就带你回家了。”

  余点语这才做好心理建设,面对着叶秋亭,声音虽然小,但是很清楚:“外公,我走了,再见。”

  叶秋亭顿时湿了眼眶,也激动地站起来:“好好,走,回家好好休息,乖孙女……乖孙女。”

  那些看不见的隔阂在这一声称呼中静静地消散了,余点语不知哪来的勇气,过去轻轻抱了老人一下,低声说:“我下次再来看您。”

  叶秋亭身体微僵,片刻后反应过来,跟着一起走出咖啡厅。余点语上了桑舟的车,桑舟又和叶秋亭道了别,才将车开动离开。

  余点语就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后视镜里,叶秋亭一直看着自己离去的方向没有动,直到小到再也看不见为止。

  她的鼻头有些发酸,一开始,她觉得叶教授看起来又和蔼又有气质的那种高知分子,其实还会觉得有点距离感,看上去就不是普通人。可是他成为自己的外公之后,余点语发现他不过就是一位普通的老人,一位让人很心疼的老人。

  回到了家,桑舟又要去公司忙。但她担心余点语的情绪不好,问要不要叫唐芙过来陪陪,余点语笑道:“我哪有这么脆弱的?快去公司,我会在家里画画等你回来。”

  见余点语真打算去清点那些画材画具,桑舟这才出门了。

  但这边桑舟刚出门,唐芙的电话就打到了余点语这边来了。

  “卧槽我得到了一个劲爆消息!”电话一接通,唐芙的声音极其的兴奋,“你知道吗点语,还记不记得之前闻姐说过,她的姐姐很喜欢你啊。”

  “……那都是说着好玩的,见都没见过面,怎么可能是真的喜欢。”余点语把手机放了免提,自己顺手整理那些颜料。

  “可是真的有传言,说这个桑总是在隔空对某人表白,我旁敲侧击的问了下闻姐,她笑得好神秘,但是不肯说是不是你。”唐芙接着说,“这个桑总还够专一的啊?因为欣赏你的一幅画就爱上了你这个人,你说是不是?”

  “你别胡说了糖糖,怎么可能。”余点语不信这些,她和桑予之素不相识,也不想认识,“这都是别人乱讲的。”

  唐芙笑道:“哎呀知道知道,你反正整颗心都放在舟姐身上了,这事情也不知道舟姐知不知情,我看闻姐倒是了解的挺多啊。”

  余点语沉默片刻,“糖糖,我和你说件事。”

  “好,你说。”唐芙的心情好像全部恢复了,声音也有了活力,听到余点语这么严肃不由得跟着严肃起来。

  余点语言简意赅地将自己今天下午的事情说了一遍。

  那边有长达一分钟的沉默。

  “……糖糖?”

  唐芙在这边是真的呆住了,呆若木鸡。

  这是什么情况?

  自己的闺蜜成了亿万富翁,还是业界大佬的外孙女儿?这他妈不是妥妥的人生开挂的大女主剧本吗?!

  余点语喊了唐芙几声,唐芙这才回过神来,说了一句:“卧槽!”

  现在也只有这种芬芳的词语才能切实地表达出唐芙内心的想法。

  她喃喃道:“我还以为那种大家说希望闺蜜一夜之间暴富然后养我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现在我信了。”

  余点语哭笑不得道:“我自己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些是真的。”

  “哪有什么不信的?你可是叶秋亭的外孙女!你知道叶秋亭在艺术界的地位吗?点语宝贝,我就知道你是个大小姐的命,真好,现在你真的有家人了。”唐芙是由衷的为余点语开心。

  余点语低声说:“可是我不会变的糖糖,我们还是好朋友。”

  “那可不是,以后你成了大画家,我还要上台给你做主持人颁奖呢。”

  两个女孩子聊了会儿贴心话,这才把电话挂断了。

  而另一边,桑氏公司的总裁办公室里,气氛并不算好。

  自从上次齐瑜来闹过一次之后,桑舟就没再让齐瑜进过办公室,就算齐瑜怎么通过桑亚宏来施压,桑舟也仍旧在认真准备着新品牌。

  上次来的时候,桑舟说有笔账她需要和齐瑜算算,是因为她和闻岚查到了经由齐瑜之手转卖那些藏品的证据。

  只可惜那次齐瑜过来根本就不好好说话,讲话那语气高高在上,桑舟都不想搭理她,让闻岚把她请出去了。

  今天,齐瑜她又过来了。

  桑舟和闻岚正在办公室里商量着品牌代言人的事情,秘书一脸为难地敲响了门,进来之后说:“桑总,齐夫人过来了,说要找您。”

  桑舟和闻岚对视了一眼,闻岚说:“你要是不想见她我去把人打发走。”

  “不必,让她进来。”桑舟也懒得和齐瑜这样纠缠下去,今天终于可以把这件事了结了。

  齐瑜的高跟鞋踩得哒哒响,气势汹汹地就来了。她站在桑舟的面前,假惺惺道:“都已经回来这么久了,也不回家吃顿饭?你爸让我来叫你回去。”

  “别和我说这种话,有什么事你直说。”桑舟坐在椅子里没动,淡淡道。

  齐瑜冷笑一声:“恢复我的职位,我有公司的股份,你没资格把我从公司赶走。”

  “是吗?”桑舟抬眸看了她一眼,抽出文件夹里早就准备的一份文件,“应该是你没资格和我说这样的话。”

  齐瑜一看,文件上写着:【股份转让书】

  齐瑜:“?”

  “你这是什么意思?!”齐瑜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声音也高昂起来,“你别以为现在你坐在这个位置上就可以胡作非为!”

  桑舟看了闻岚一眼,示意她将那些东西投放到投影上。

  齐瑜自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的事情,却被桑舟找到了证据。是她用假货卖出,自己又把真正的藏品通过非法的手段交易到海外收藏家的手里,这三年来不知道赚了多少钱。

  桑舟回来后一直和闻岚在盯这件事,她的人终于在地下市场寻到蛛丝马迹,接下来就是顺其自然地搞定了这一切。

  证据在手,齐瑜绝对百口莫辩。

  一张张交易的记录和买家的地址都写的清清楚楚,齐瑜的脸色惨白起来。

  “现在,你自己想想。”桑舟拿起一支钢笔轻点了几下转让书的封面,“你是想要这份证据曝光,还是将股份转让出来,乖乖当你的豪门阔太太。”

  齐瑜的手里的股份一旦转让出来,以后公司再有任何的盈利都和齐瑜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了。而齐瑜少了这份筹码,她只能安生在桑亚宏的身边当个金丝雀,再也掀不起任何风浪。

  但桑家阔绰,家底足够让她富足生活。

  “你欺人太甚!”齐瑜根本不想同意,她怎么可能甘心只当个豪门阔太?更何况桑亚宏的身体已经不太好了,她可不想还要做他后半生的保姆,“我曾经为了你父亲还有个孩子,我怎么可能分不到一点钱?桑予之,你不要做的太过分!”

  “孩子?你好意思提孩子?”桑舟气笑了,“齐瑜,你真应该在我妈墓碑前面下跪。”

  齐瑜的脸一白,瞬间没能说出话。

  “乖乖做好你分内的事,照顾好我爸,你每个月还能拿到两万块保障生活。否则,你不配留在桑家。”桑舟放下手中的钢笔,语气冷漠,“你知道我会说到做到。”

  齐瑜:“……”

  她的心凉的像冰块一样,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得选了。桑舟掌握了绝对性的证据,可以把自己随意的拿捏,这根本就不是和自己商量,而是把一份既定的事实摆在了自己的面前告知而已。

  她的表情僵硬,心里几番挣扎,最终没有办法,还是拿着笔不甘心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桑舟嘴角扬起一丝微笑:“齐夫人,你好走。”

  齐瑜走之前还没忘记阴阳怪气一番,冷声道:“我倒要看看你的新品牌办不办的起来。”

  桑舟道:“不劳你费心。”

  齐瑜愤怒地摔门离去。

  现在,桑舟已经成功将公司里被齐瑜安插进来的那些亲信进行了一次大换血,将高层全都换成了自己的人。

  公司的股权收回来之后,也已经完全变成了她的公司,和齐瑜,包括和桑亚宏都没关系了。

  闻岚感叹道:“真不容易啊,总算把齐瑜给整安生了。”

  她就知道这种事情还得桑舟回来才搞得定,事实也是如此。桑舟的能力太强了,她天生就适合在这个位置做个领导者。

  做完这一切之后,确定代言人是谁的事情也迫在眉睫。

  原本的桑氏企业在娱乐圈里人脉很多,吃得开。但是除了memory的事情之后,毕竟是声誉和信任受损,新品牌虽然在官宣时候热度很高,但却没有人贸然来对接,都怕万一又翻车。

  之前桑氏有好几个固定合作的大明星,但是在memory的事情之后,都已经纷纷解约。

  想要新品牌直接一鸣惊人,代言人必须是流量极高又现在当红的。

  闻岚看到桑舟那沉思的表情,猜测桑舟心中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你想选谁?”

  “现在正当红的明星,一个是詹幼安,一个是乐宣。”桑舟的食指屈起来轻叩着桌面,“乐宣背后有资本在捧,而詹幼安粉丝涵盖多。”

  平心而论,桑舟觉得詹幼安更适合做这个代言人。

  她叫人去和这两人的团队进行对接,詹幼安那边还没有回复,乐宣回复是回复了,但是她叫了个天价代言费。

  “帮我约一下詹幼安,我亲自和她见一面。”桑舟吩咐道。

  闻岚:“行。”

  到下班时间了,桑舟收拾东西回家,先去菜市场买了菜才上楼。

  开了门,发现客厅里没人,余点语在阳台画画。

  她悄声走近,画已经快要完成了。画面上,前景是一位老者,正在注视着在湖边写生画画的少女。

  风景画的极好,可画面却隐约透出一股忧郁感。

  画画的人是什么心情,自然也给自己的笔下赋予了灵魂,无声地传递着画师的内心。

  “小屁孩。”桑舟出声,余点语才从专心画画的思绪中抽出来,惊喜地站起来,放了画笔,“你回来啦!”

  桑舟抱了下她,放开,注视着余点语的眼睛:“你还在想今天下午的事情对吗?”

  对着桑舟余点语也不需要隐瞒,她点点头,看向画说:“这就是先前,外公来找我的时候的样子。”

  那时候余点语在画画,并不知道后面注视的人是何种心情。

  现在自己将这个画面画了出来,也带入了叶秋亭当时看着自己画画,想上前又不敢上前的心情,忽然之间就理解了这位老人。

  “我们周末的时候可以去看他。”桑舟觉得余点语真的很坏,她太知道换位思考了,总是为别人考虑许多,“你外公肯定也高兴。”

  “真的?”余点语的眼神一亮,“你工作不忙了吗?可以抽出时间来陪我啦?”

  桑舟刮了下她的鼻子:“公司没有那么变态,周末还不让人休息。”

  吃完饭之后两人固定时间就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余点语喜欢这样的时刻,让她觉得有种能和桑舟就这样过一辈子的美妙感。窝在桑舟的怀里,余点语问:“那以后我是要和外公住吗?”

  叶秋亭只是这个时候回国,他常年在国外,虽然国内有房产老宅。阿曼德艺术设计学院在意大利,本来余点语还在担忧自己的生活费和学费,现在得到了遗产之后,突然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你不和我住?”桑舟这下视线不在电视上了,把余点语抱到自己腿上坐着,“那我可不同意。”

  “我就是在和你商量这个事情。”这还是余点语今天突然想到的,她看到桑舟的表情自己也笑了,“你不想我走。”

  “我都不许你提走这个字。”桑舟环住余点语的腰,把人朝自己拉近,“不准离开我身边。”

  余点语弯着眼眸说:“霸道。”

  嘴上说着埋怨的话,身体倒是诚实的。她顺着桑舟的动作离桑舟靠的很近,双手环住了桑舟的脖子,没说话,一双漂亮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桑舟。

  “亲我一口。”桑舟轻声说。

  余点语很听话地凑过去在桑舟的脸上亲了一口。

  桑舟不满意,皱眉说:“不是这里。”

  余点语也不吱声,就又凑过去在桑舟的额头亲了一口,狡黠的笑容一闪而过。

  这小屁孩,故意的。

  桑舟直接腾出手来托住余点语的后脑勺,另只手在余点语腰上使劲,直接去咬住了余点语的下唇,惩罚性的勾进去来了一个长长的深吻:“是这里才对。”

  作者有话要说:桑总:每天都在变着法子地求亲亲我容易吗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