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婚 第94章 揽月

小说:换婚 作者:摇叁 更新时间:2021-09-15 11:53: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94章

  第二天,桑舟终于收到詹幼安团队那边的回信。大明星的日程排的就是满,只能抽出半个小时的时间来与她见面。

  不过半个小时倒也够了。

  为了詹幼安的隐私安全,她们约在了一家地段偏僻的会所,还是那种vip包厢,绝对保密的那种。

  桑舟先到了,离约定的时间过了十分钟,詹幼安才姗姗来迟,带着口罩墨镜,带着鸭舌帽,打扮的严严实实。进了包厢才把这些伪装摘下来,一边坐下,看着面前的桑舟:“怎么是……”

  团队告诉她,约她的是桑氏企业现在掌权的桑予之,从国外回来没多久,现在创办了新的品牌。

  可在自己面前的人,陌生又熟悉。

  桑舟,桑予之。

  詹幼安的眉头紧蹙。

  “是我。”桑舟既然是自己来找她,就不怕自己身份曝光的事情,“你之前应该也有察觉。”

  确实有,但是詹幼安没想到桑舟就是桑予之。

  桑舟只是一个在宝海市贫民窟里面人人惧怕的地痞流氓,可在常晓市的桑予之,那可是炙手可热的商界新贵。

  身份,一个是天上星,一个是地底的淤泥。

  詹幼安反应了一会儿,还是很惊讶,眉头也没松:“那你和点语到底……”

  “她还不知道。”桑舟只能长话短说,她余点语是叶秋亭外孙女的事情迟早会被众人所知,所以也没瞒着詹幼安,说了自己和叶秋亭的约好的事情之后,才道:“现在马上就要确定代言人了,我知道你是最好的选择,不过点语那边,我希望你暂时也不要告诉她。”

  詹幼安其实以前就很想问余点语是不是还有别的亲人在,现在真听到了,又觉得像是发生在梦中一样,过了好久才回神,这才笑出声来:

  “这代言我本来还真是没打算接的,是叶老那边传了话来让我见见,我就说你们桑氏怎么会和叶老车上关系了,原来是因为这样。”

  桑舟淡笑,知道叶老就是面硬心软,虽然说着让自己打拼,却还是帮了自己不少忙,“所以说我们这是谈成了?”

  “我这是看在叶老和点语的面子上答应的。”詹幼安挑挑眉,重新戴上墨镜和口罩,“你准备合同吧,我会把档期调整一下。”

  桑舟道:“没问题。”

  在詹幼安临走推门钱,桑舟说了句:“唐芙现在在大学城这边打工。”

  “……”詹幼安顿住步子,“哪家店?”

  桑舟笑道:“这个你可能要去问点语才知道。把人就这么放出来,你也放得下心。”

  詹幼安这下直接摔门走了,不过这火也不是对着桑舟放的。

  ————

  唐芙动作迅速,大学城要招的暑假工又多,她很快就找到了一家咖啡馆的兼职。

  整个暑假,余点语都在补习自己的口语,为了之后去阿曼德学习做准备。

  周末的时候桑舟带她去叶秋亭家中吃饭,其实她见到叶秋亭还是会觉得有些陌生,但有桑舟陪着,一顿饭倒是正常的吃完了。

  在老宅里,余点语看到了很多母亲年轻时候的照片和小时候留下的东西,没想到这些东西叶秋亭都一直好好的保存着。

  她不知道该怎么对叶秋亭介绍桑舟和自己的关系,但是她发现桑舟似乎和叶秋亭挺熟悉,不像是刚见几面而已的陌生人。

  但也多亏了有桑舟在其中做润滑剂,她和叶秋亭的关系亲近了不少。她随着叶秋亭一起露面的时间多,渐渐地,圈子里也有许多人知道了她是叶秋亭的亲外孙女。

  但还差一个正式的公开,叶秋亭早早的便在选择日子,想在老宅举办一场宴会。这不是叶老平常的风格,但为了外孙女,他却格外的上心。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一个星期后,桑氏企业同时宣布了两位新代言人。

  一个是目前大火的女星詹幼安,另一个则是今年势头正猛的新人乐宣。两人先前便有些不对头的新闻露出来,现在两个对头要一起合作,瞬间两边粉丝都沸腾了。

  余点语在知道这个事之后去唐芙说,唐芙一脸无所谓道:“管她呢,随便她想和谁搭档就和谁搭档,反正不关我的事。”

  余点语只能叹气。

  晚上回家的时候,饭后余点语和桑舟聊天说起这个事情:“既然这两个人是死对头,为什么还要安排在一起呀,幼安也同意吗?”

  “这是两边团队都不亏的办法,詹幼安那边获利更大。”桑舟对于商业上这些事情当然更深一筹,当她已经确定要定下詹幼安做代言人的时候,乐宣那边的团队却主动过来对接,还主动提出代言费减半。

  乐宣这是和詹幼安杠上了还是对詹幼安有别的心思桑舟不知道,但是对新品牌一定会产生效益是肯定的。

  新品牌定档在九月份正式上市,桑氏都在进行紧张的筹备中。

  桑舟也更忙了,加班到十一二点是常有的事情。

  唐芙有一次打工的时候刚好碰见沈白蔻过来买咖啡,阴差阳错的,沈白蔻那边有一些事情要辅助帮忙,就问唐芙愿不愿意。

  唐芙自然是满口答应。

  所以整个暑假算比较闲的人变成了余点语,天气不好的时候她就在家里画画,天气好的时候就去常晓大学写生。

  时间很快过去。

  八月底,叶家举办了盛大的宴会,邀请各界名流来参加。桑氏派来的代表是闻岚,在宴会上,叶秋亭正式宣布余点语是她的外孙女,上流圈里都知道了这位少女的存在,礼物堆满了整间屋子都不够。

  余点语不能喝酒,又不善应酬,早早躲到花园里去透气,唐芙跟过来。

  “怎么看着你不高兴的样子?现在都变成大小姐了!”唐芙打趣她说,“你还不去把那些礼物拆了,肯定都够你拆几个小时的。”

  重新回到上流圈里,余点语并没有想象中的开心,她闷闷不乐的坐在秋千上晃悠,浅浅的叹口气。

  “是因为舟姐没来吧?”唐芙试探性的问。

  余点语轻声摇头:“她很忙。”

  “再忙也不该缺席女朋友这么重要的时刻。”唐芙说,“该骂!”

  余点语不开心的点一下子就被戳中,沉默片刻说:“我还不是她的女朋友。”

  “卧槽你们还没挑明啊?这可不行!舟姐平常不像是个这么犹豫的人啊……”唐芙想了想说,“她现在事业打拼的不是还不错吗,我看她总和闻姐一起活动,肯定也已经是公司里很重要的职位了。”

  余点语低低的嗯了声。

  究竟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可以?

  她就要去国外上学了,心里不由得生出一种慌张,慌到想要用确定的关系去把桑舟牢牢的绑在自己的身边。

  余点语知道自己不该这样,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想法。

  她呢喃着:“糖糖,我该怎么办……”

  “你干脆把生米煮成熟饭算了。”唐芙把余点语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你知不知道你有多漂亮?你是没看到刚才场子上的那些青年才俊,谁的眼光不在你的身上。你洗个澡就在床上等舟姐,我就不信她能把持的住。”

  “糖糖!”这样的事情余点语哪做得来,她被说的都脸红了,余点语从秋千上下来,望着夜空中的星星,“她说现在还不到那样的时候。”

  “傻啊你,是不是那样的时候掌握在你的手里,而不是她。”唐芙继续说,“只要你敢迈出那一步,你俩就成了。舟姐是个负责的人,她心里绝对也想过。”

  余点语沉默了片刻。

  唐芙道:“要是舟姐真是真翻脸不认人,你选那个桑予之算了。你看看人家,哪怕是没见过你人都这么喜欢你。”

  “不准胡说!”余点语一下被唐芙逗笑了,整理好自己的仪容,作为主人公也不方便在外面待太久,“我们进去吧。”

  两个小姐妹挽着手回到场内,却刚好碰见詹幼安和她的女伴。

  詹幼安的眼神和唐芙的是现在半空中对接,余点语都仿佛都感觉到那种火花呲呲的声音,她想拉着唐芙先避开,可唐芙却从酒保的托盘里拿了杯鸡尾酒走过去,笑得明艳:“哟,詹大明星这又是换人啊,换的和衣服一样快。”

  余点语想扯着唐芙让她别冲动,但没扯住,唐芙扬起自己手中的酒杯,几乎都要伸到了詹幼安的跟前:“詹大明星,恭喜你拿下来yu的代言,我敬你一杯。”

  说完,她正要一饮而尽,詹幼安按住她的手腕,低声道:“你闹够了没有。”

  唐芙将手一抽,酒洒出来几滴,从空中落地,她还是笑着:“大明星哪来的话,我怎么有资格和你闹,不过就是不识抬举的敬杯酒而已。”

  唐芙还是把那杯酒喝完了,但詹幼安的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

  “糖糖!你怎么了,跟我过来。”余点语看了詹幼安一样,把唐芙扶到另一边去坐着。

  “我就是看不惯,她凭什么可以这样,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一样。”唐芙苦笑,“我也看不惯我自己,明明分手了,还要上前挑衅人家,看起来像个小丑一样。”

  唐芙一杯接着一杯地灌自己,很快就脸色泛红。

  “你不能再喝了。”在唐芙还要再拿新的一杯时,余点语把唐芙手中的酒抢了下来,轻轻地拍了拍唐芙的脸,“我扶你上去休息。”

  唐芙醉眼朦胧的看着余点语,突然趴在余点语的肩头说:“你别离开我不行吗?为什么不行……”

  余点语心疼的拍着她的后背:“不走不走,我不走。”

  唐芙喝的又快又急,就是奔着把自己灌醉借酒消愁去的,现在醉成这样路都走不稳,余点语扶着她上楼去客房休息。

  叶秋亭年纪大,办这个晚宴也就是想把余点语的身份公开了,现在目的达成,大家也逐渐准备离开,不去打扰老人家的休息。

  余点语将唐芙扶到房间里,唐芙喝醉了酒又爱闹,一下子要吐,一下子又说心里好难受,等余点语让她真的在床上睡下,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她下楼的时候,宾客已经走了。

  但她没想到的是,桑舟和詹幼安面对面坐在客厅。

  一看到桑舟来了,余点语的眼睛都亮了,下楼的步伐都要快一些。

  桑舟笑道:“慢点走,别摔着了。”

  詹幼安自己在喝酒,一声也不吭。余点语坐到桑舟的身边,也顾不上詹幼安了,赌气似的捏住桑舟的脸颊:“来的这么晚。”

  “是来晚了,所以我买了礼物给小公主赔罪。”

  现在已经很晚了,桑舟过来自然是和余点语一块睡在叶家。詹幼安没走睡在这里也没什么问题,但问题是她是为什么要留下来。

  “别喝了安安。”余点语心想这两人真是一个德行,遇到什么事情就自己闷着喝酒,什么也不讲。

  詹幼安喝完了最后一杯。

  “她在哪个房间?”

  “糖糖喝醉酒了,你别乱来啊。”虽然詹幼安也是自己的朋友,但余点语也必须提醒这么一句。

  桑舟很自然地拿起果盘里的水果喂给余点语吃,“你晚上喝没喝酒?”

  余点语摇头,吃下桑舟剥了皮的葡萄,甜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桑舟道:“该休息了。”

  叶老早早地就睡了,老人家腿脚不好,卧室便在一楼。她们在客厅一直亮着灯说话也不好,怕打扰到老人休息。

  桑舟和余点语上楼的时候,詹幼安也默不作声地跟过来。

  余点语又觉得詹幼安这样很好笑。

  她还没见过詹幼安这幅德行,一般都是她让别的女人苦恼心伤。

  到唐芙的房间时,余点语指了指,“就这间。”

  “再告诉你一次,别乱来。”余点语强调了又强调,“听到没?!”

  “我在你心里就这么禽兽?”詹幼安手按在门把手上一推,“晚安。”

  余点语:“……”

  “好了,她们的事情她们自己会解决,我们去睡觉。”桑舟揉了揉余点语的肩膀,“一场宴会下来你该累坏了。”

  她们的房间就在隔壁,余点语进入房间的时候不由得想起唐芙说的那句生米煮成熟饭,看桑舟的眼神都热了几分。

  “洗澡吧。”余点语轻声说。

  “一起吗?”桑舟随口逗她。

  余点语愣了下,竟然答应下来:“可……可以啊。”

  桑舟:“……”

  她开始觉得这小屁孩说今晚没喝酒是假的,凑近了将人圈进自己怀里细细的嗅,只有淡而甜的奶香味,没有酒味。

  “上次是谁和我一起洗澡的时候害羞成那样,这次还敢?”桑舟抬手点了点余点语的鼻子,声音轻柔,“你是说真的吗?”

  桑舟一靠近,余点语就开始心乱了,刚才说话的底气也没有了。她垂下眼睫,手抵在桑舟的肩膀上,“坏蛋。”

  “坏蛋给你准备了礼物,先看了再洗。”桑舟将余点语放开,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个精致的丝绒盒子,“看看。”

  桑舟早就知道叶秋亭要举办宴会了,今天没有来也确实在忙工作,礼物是早早地准备好了。

  她不能现身,是因为之前已经和叶秋亭约好,身份在自己成功之前都不能曝光。如果自己来了,那可就瞒不住了。

  余点语展开盒子,里面是一条手链。

  被打磨成星星的碎钻有六颗,均匀地分布在细细的银链上,中间是一颗太阳,就算小巧,也能看到雕刻除了精细的花纹。在太阳中央,是一颗粉色剔透的钻石。

  众星揽月。

  太闪耀了。

  完全契合了余点语的喜好,精致又低调。

  桑舟说:“找人订做的,我觉得这个款式一定适合你。”

  她从盒子里将手链取出来:“我帮你带上好不好?”

  余点语点点头,将手腕伸过去。桑舟帮她戴好了,夸赞道:“真漂亮。”

  “我会一直戴着的,干什么都不取下来。”余点语是真心喜欢这个礼物,晚宴上谁送的东西都比不过桑舟送的这条手链。

  桑舟道:“以后还会送你一个干什么都不取下来的东西。”

  “是什么?”

  桑舟拿着余点语的手轻轻摩挲,最后十指扣住,“戒指,一个最配得上你的钻戒。”

  余点语自动联想到桑舟现在这么认真工作就是为了要给自己买钻戒,心疼的说:“除了你我什么都可以不要。”

  “那你外公可不会同意。”桑舟笑着揉了揉姑娘的头发,“放心我的赚钱能力,很快。”

  确实如此。

  自从回到常晓市之后,除了在和自己想出的时候,桑舟已经没有了一点之前在宝海市的影子。生活的水平直线提升,余点语也恢复了自己的身份,她们离清吉巷越来越遥远。

  桑舟不再是舟姐了,余点语只听到过别人叫她桑总。

  余点语将手抬起来,在灯光下看着手腕上的手链。这是桑舟的心意,她能感受到。

  礼物收的并不是礼物,而是送礼物那个人的心意。哪怕今天桑舟只是给自己一片漂亮的花瓣,她照样会感动珍藏。

  桑舟知道她喜欢,自己也扬起唇角。

  “还一起洗吗?”桑舟问道。

  “一起……”余点语的话没说完,隔壁突然传来了响动。

  好像是在吵架的声音,隐隐约约的,听不完全清楚。但又因为是隔壁,声响还是听得见,似乎吵得很凶。

  隔壁是唐芙和詹幼安,难不成这两人又吵上了?

  余点语一下就紧张起来,“姐姐,她们吵起来了!”

  “别担心,情侣之间吵架很正常。”桑舟没有余点语那么紧张,可能唐芙是酒劲一下子上来了看到詹幼安在发脾气,能发出这么大声音的应该也就只有唐芙了。

  余点语小心听着那边的动静,但没过多久,这么激烈的声音居然停下来了。

  她更紧张了:“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别去。”桑舟将余点语捉回自己的怀里,“不要去打扰她们。”

  “什么打扰?糖糖不会被打了吧……”余点语还是不放心。

  “你这小脑袋在想什么?”桑舟不知该如何和余点语解释,想让自己女人安静下来的最有效的办法,当然是成年人的那档子事。

  桑舟为了制止余点语,只好将人抱着一起滚到床上,声音低低的:“她们在做不能被打扰的事情,明白吗?”

  不能被打扰的事……

  余点语的被桑舟暧昧的眼神一看,顿时什么都明白了。她红着脸轻轻捶了桑舟一下:“你不正经。”

  “我还能更加不正经一点。”桑舟今天穿的是一件纽扣衬衫,轻薄垂坠。她直接伸手去解开了两颗扣子,余点语忙压住她的手,“你这是在干嘛呀。”

  “帮你脱我的衣服,是不是很自觉。”桑舟的扣子一下就解开了,余点语下意识捂住眼睛,“你别这样……”

  桑舟毫不避讳地将自己的上衣脱了,去用手移开余点语遮住眼睛的双手:“怕什么,怕我吃了你?”

  “才没有!”余点语又倔强,睁大了眼睛看着桑舟的眼睛,就是不敢往下看。

  “所以你现在在想些什么?”桑舟开始当着余点语的面解自己的腰带,余点语看的喉头发紧,但又挪不开自己的目光,就像被定住了似的。

  余点语在想什么?她在想,等桑舟真的把裤子脱了之后,自己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自己是不是也要像隔壁在做的事情那样,做一些成年人才会做的事情。

  “走啊。”

  就在余点语还在怔忪思绪乱飞时,桑舟已经走到了浴室的门口,“不是说要一起洗澡吗?”

  谁说要一起洗的?不!刚刚自己只是随口说的!

  余点语悔不当初,还好现在自己还没脱衣服,就在她想跳下床的时候,桑舟却突然过来将她拦腰抱了起来,直接踢开浴室的门走了进去,“还想跑哪儿去?”

  余点语只能低呼一声,大腿就碰到冰凉的大理石,桑舟把她直接放在了洗手台上。

  “洗个澡而已。”桑舟顺手在她的背后摸到了裙摆的拉链头,“也不是第一次洗了。”

  “姐姐,你……”余点语觉得今晚的桑舟有些不一样,格外的……危险,望向桑舟的黑眸时,就好像有漩涡,卷着人往下掉。

  “你知道吗?”桑舟的手克制住,没有把拉链一拉而下,侧了头去靠近,离余点语的娇艳欲滴的双唇半厘米都没有,说出的话都成了气音,“因为今晚的你,太漂亮……让人把持不住。”

  作者有话要说:桑总:借口而已,平常我也把持不住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