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婚 第97章 晚会

小说:换婚 作者:摇叁 更新时间:2021-09-15 11:53: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97章

  可是,余点语也没想到这么快。

  她早上的时候还只是以为桑舟说的是在梦中见面,更何况从国内到这里需要十几个小时,难不成桑舟是和自己一起飞过来的吗?!

  闻岚适时出现在两人身后,解释道:“在你后面一班机,刚好我们公司有个合作要和阿曼德谈谈。”

  难怪,难怪今天打电话的时候姐姐会说等会儿见。

  原来人早就到了,就是要给自己一个惊喜。

  呜呜呜。

  那种自己在异国他乡的孤单感在见到桑舟的这一刻顿时就烟消云散。

  她甚至忘记了易声还在自己的身边。

  是闻岚去和易声念叨了声:“到这应该还习惯吧?你倒是阿曼德的常客了。”

  易声乖巧地叫了闻岚姐姐,顺势问:“这位是?”

  “啊!我忘记介绍了。”余点语这才意识到这个,赶紧说,“姐姐,这是易声。”

  然后又介绍了桑舟。

  桑舟只不过对着易声微微点头,两人之间有种莫名的冷淡感。

  闻岚看出点端倪,在里面开始当和事佬:“行了,不是九点就开始报道了吗?我们进去吧。”

  余点语能在这里看到桑舟实在是太惊喜了,她和桑舟紧紧牵着手,兴奋地和桑舟说着自己在飞机上无聊的小事。

  易声在边上跟着,看着神采飞扬的余点语,还有那个被桑舟轻松挎着的书包。

  余点语对桑舟的亲近感谁都看得出来,也只有在桑舟的面前时,那个安静内敛的余点语才会变成活泼的小孩儿。

  易声在打量的时候,眼底的那抹羡慕闻岚没错过。

  她有点哭笑不得,没想到桑舟竟然有了个这样的情敌。更何况易声接下来还能和小嫂子在学校相处四年,很难说是不是会发生点什么?

  但是看到余点语看桑舟的那个眼神时,闻岚又觉得是自己多虑了。

  她们很顺利的来到了报到点报到登记,余点语提交了在外住宿的申请就要去教务楼去找安德里教授,刚好和桑舟通路。

  易声道:“那我就先走了,点语,我们下次再约啊。”

  闻岚出于礼貌还是说了句:“中午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吃饭?”

  “不用了,我可不想做电灯泡啊。”易声大方答道,“而且等课表出来之后我和点语有的是时间一起上课吃饭,不急这一会儿。”

  当听到这句话时,桑舟的眼神落在了易声的身上,若有所思。

  易声利索地挥手,转身离去。

  桑舟笑了声。

  这种年龄段的小孩子,挑衅的意味来的很明显直接,不过,也很有效,自己确实把这句话放在了心上。

  看来得想个办法才行。

  余点语摇了摇桑舟的隔壁,语气还是开心的,根本没对易声那些话很在意,“姐姐,你走什么神?”

  “没事,走吧。”桑舟摇摇头。

  桑舟和闻岚要去校长办公室,在四楼,而余点语要去的地方是三楼,教授办公室。

  桑舟和她约好,等会儿办完了事在下面等她就好。

  余点语这才去三楼,一间间地找到安德里办公室,敲了门。

  里面传来意大利语:“请进。”

  余点语抱着自己的作品集进去。

  办公桌前坐着个年轻的男人,金色卷发,蓝色的眼珠像大海一样清澈。无论在东西方审美中,都算是十分的俊美。余点语呆了一下,因为外公告诉她安德里教授已经快四十岁了,这哪是像是四十岁的样子。

  她还没打招呼,安德里先笑了笑,用非常生涩蹩脚的中文说:“是余点语同学吗?”

  大概是现学没多久的,余点语仔细分辨了下才听明白自己的名字,说中文可真是难为外国人了。

  “是,我是,您好,安德里教授。”余点语这才醒神,反而说起意大利语,“您用意大利语和我沟通就可以,我能听明白。

  不知道是不是余点语的错觉,她感觉安德里教授好像松了口气。

  余点语在心底笑了下,看来安德里教授也没有想象中的难以接触嘛。

  “这是我的作品集。”余点语恭恭敬敬递过去,没说一句废话,直接亮作品。

  安德里也没和她客气,让余点语自己在沙发上坐,自己就开始仔细翻看起作品集来,那双湛蓝色的眼睛里面是毫不掩饰的欣赏。

  天赋和努力并存的学生,这就是他从画面中感受到的。

  桌上摆着一套中式茶具,余点语端坐在沙发上,纳闷安德里教授难道还喜欢喝茶吗,安德里就走了过来。

  “起初叶教授对我说他的外孙女是个可塑之才,我还不相信,现在看来是我浅薄了。”安德里教授已经将那本作品集好好收进了自己的柜子里,“你在油画一班,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我。”

  余点语明白,这就是同意做自己导师的意思。

  安德里教授也道沙发这边来,居然开始熟练的泡起茶来。

  “你们中国人不是爱喝茶吗?这是我特地让人从中国带过来的,叫什么……毛尖?”安德里教授热情地邀请余点语喝茶,“你尝尝看。”

  余点语还以为自己叫完作品集就可以走了,结果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和安德里讨论了将近一小时的茶文化。

  后来安德里教授聊得开心,还将自己的作品拿给余点语看。这下余点语知道为什么外公会说安德里是最适合自己的导师。

  安德里热爱东方文化,他的作品里随处可见东方元素,却与西方的作画技巧巧妙结合,独具一格。

  不过安德里毕竟是个外国人,他能够感慨东方文化的美妙神奇,却始终无法真正地去描绘出这上下五千年的灿烂核心,这件事情,必须要中国人来才可以。

  余点语从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发短信问桑舟结束了没有。

  自己在安德里的办公室呆了快两小时了,在教授的面前余点语又不好意思看手机,就以为桑舟可能早就在下面等自己了。

  结果桑舟说自己那边也刚结束,校长拉着她喝茶聊天。

  余点语忍不住笑一声,这些意大利人都好热情啊。

  在楼下汇合后,桑舟和闻岚带着余点语熟悉了一圈学校,大致地将所有的教学楼分布走遍了。

  阿曼德学院太大了,走得脚疼,桑舟干脆就让余点语停在原地别走了,让闻岚把车开进来接人。

  闻岚:“……”

  行吧,自己个打工仔,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中午她们是在华人街吃的饭。

  桑舟和闻岚住的是酒店,为了工作方便,所以桑舟就不去和余点语同住了,不过她下午空出了时间,可以陪余点语。

  闻岚在国外和外国美女们聊得火热,根本不需要她们管。

  到了家里,余点语脱了鞋子就转身紧紧抱着桑舟,第一次抱的这么紧紧的。

  桑舟的高跟鞋都还没脱下来,比余点语要高很多,她干脆把人往上一抱,让余点语挂在自己身上了。

  “是不是想我了?”桑舟问。

  “是。”余点语被桑舟这么一抱,自己就比桑舟要高了,她低下头和桑舟蹭蹭额头,“到了这么远的地方,我才发现要独立很难。”

  因为她早就习惯了有桑舟陪在身边的日子。

  “才分开了一天而已,我就这么的想你,我是不是很没有用?”余点语耷拉着眼皮,垂头丧气地问,“我走的时候还说我可以。”

  “不会。”桑舟是最能和她感同身受的人,“我同样的想念你,不然也不会这么快赶过来。”

  和阿曼德的这次合作,因为需要考察当地的情况,桑舟可以在这边呆一个月。本来公司那边是说只需要闻岚过来半个月就行,但桑舟没有,就是因为她想多陪陪余点语。

  桑舟还是把余点语抱着,将高跟鞋脱下,走到室内坐到沙发上,让余点语像个小孩子一样窝在自己的身上。身体的语言是诚实的,它是如此强烈地释放着两人的想念,毫不遮掩。

  余点语在桑舟的身上靠了好一会儿才说:“你这次过来是有事吗?能待多久?”

  “和阿曼德学院谈合作,可以在这里一个月。”桑舟捏捏余点语的脸,笑着说,“开不开心?”

  “当然!”余点语看了课表,第一个月的课不算多,她可以和桑舟多待在一块。但想到桑舟是来忙工作的应该没有太多空余的时间,不由得又开始有点失落。

  小姑娘的情绪全写在脸上了,波动起伏都让人看得清清楚楚的,桑舟不由得觉得可爱,把余点语的手握住,“我会有时间陪你的。”

  这次阿曼德提出的合作是要和yu一起订做一批独属于阿曼德风格的画具,量数不多,但阿曼德投资的手笔很大,提的要求也刁钻,需要符合一切意大利浪漫的元素,还要有阿曼德的特色。之所以选中了yu一起合作,就是因为校长当时看了yu的发布会,被那些精致的画具所惊艳。

  所以,桑舟需要带着团队采风一段时间,再让设计师设计,再到去定制,预计要三个月后才能为阿曼德交出样品。

  余点语和桑舟温存了会儿,这会儿扭扭捏捏说起来:“你能不能……不住酒店呀?”

  “想我和你一起住?”桑舟问。

  余点语确实希望。

  以前她还在周家的时候,巴不得自己可以搬出去独立居住。结果遇到桑舟之后,反而习惯了有人依靠陪伴的生活,自己一个人就觉得孤零零的,好像被整个世界都抛弃了。

  她点头说:“是,但如果会耽误你工作的话就不一起住了,没关系的。”

  “什么能有你重要?”桑舟点了点余点语的小脑袋,反之,她很高兴余点语会这样子说,“我很开心你需要我。”

  “那就这么说定了!拉勾勾。”余点语欣喜的眼睛都亮了起来,伸出自己的小拇指放到桑舟的面前。

  “幼稚。”虽然桑舟的嘴上说着幼稚,但还是伸手去勾住,“拉勾。”

  桑舟让闻岚派人把自己的行李送过来,闻岚在电话里答应的很快,她早就料到会是这么个结果,所以就没把桑舟的行李打开收拾过。

  晚上她们是在家里吃的,华人街的菜没有特别合胃口的,学会做饭是每个留学生最终会学会的技能,好在余点语本来就会。桑舟熟练地帮余点语打着下手,就像是平常在国内一样。

  简简单单的两菜一汤端上桌,余点语还现做了两人份的鲜榨冰柠檬茶。

  “好像有很久很久没有再给你送过柠檬茶了。”余点语看着自己的杯子,一片晶莹剔透的柠檬片作为装饰卡在杯沿。

  自从住在一起之后,余点语也会做柠檬茶,但都是桑舟随时想喝的时候自己拿。以前不住在一起的时候,那种满怀期待地去桑舟家里送柠檬茶的心情让人很怀念。

  吃饭的时候唐芙打了电话过来,大声说着:“hello!!!!”

  余点语笑起来:“你在哪里?”

  “报道完在宿舍玩,虽然我没住校,但是也要和同学们熟悉熟悉嘛。”唐芙眼尖地发现余点语的眼神不仅在看手机,偶尔还往前面瞥,“你看谁呢?别不是趁着我们舟姐不在别的女人往家里带了吧!!”

  余点语但笑不语,示意桑舟别吱声。

  唐芙见余点语这个表情,顿时紧张起来,以为自己说中了,连说话声音都小了,“不是吧?真的啊?点语你可不能这样啊!谁啊到底……你快和我说,不然到时候我给你打掩护都不知道讲什么。”

  余点语见唐芙紧张兮兮的样子,噗的一声笑出来,将摄像头反转,“看看我带谁回来了。”

  桑舟露出一个还算和善的微笑:“看不出来你这么仗义?”

  唐芙惊恐到后退,镜头都晃了两下:“啊这……舟,舟姐你,你怎么在那里啊。”

  接着求生欲让她立马说:“我刚刚都是开玩笑的,别当真,舟姐,我不会背叛你的。”

  余点语都乐坏了,她又把摄像头转过来,唐芙赶紧说:“行了行了,我吃火锅去了,不打扰你俩,拜拜。”

  说完火速把视频给挂了,逃离尴尬现场。

  余点语发现桑舟不发一语地盯着自己看,问:“怎么了?”

  经过唐芙这些话,不由得让桑舟的心中产生了一丝担忧。

  “你要是真带了别的女人回来,唐芙肯定会帮你掩护好。”桑舟饭都不吃了,好笑的看着余点语,“她还真是你的好闺蜜。”

  “哪有别的女人?”余点语往桑舟的碗里夹菜,觉得桑舟的担忧没有必要,“我如果要在家里带什么人,肯定会告诉你的呀。”

  说完顿了顿又说:“就是有可能以后有朋友聚会什么的,这样的可以吗?”

  她说起后半句话的时候已经有点紧张了,但只要那双眼睛看向桑舟的时候,就可以轻易将桑舟的防线给瓦解。

  桑舟又恢复了温和的口气:“逗你玩而已,你想带谁回来就带谁,你有自己的生活,也不需要什么都告诉我。”

  “只有一点情况下你要马上告诉我。”桑舟严肃起来,“当有人让你委屈的时候,要立马跟我说。”

  余点语的心里甜甜的,柠檬茶也甜甜的。

  “知道啦。”

  桑舟对自己有多好,是三天三夜都夸不完的。

  第二天没有课,余点语的时差早就倒过来了,她睡了一个悠长而舒适的觉,起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枕边没人,家里挺安静,余点语猜桑舟应该是出门工作去了。

  她走到厨房的时候看到了桑舟为自己留的早餐和字条,说今天有事情要忙,可能晚上也要到很晚回,让她不用等自己吃晚饭。

  也不知道桑舟是从哪里买到豆浆油条的,味道还挺正宗,余点语才过来两天,就深深意识到自己这个中国胃要在这里生存真不容易。虽然有华人街,但是那些东西多少都已经结合了西方的口味,不是很正宗。

  余点语在家里看书画画,中间和外公打电话聊了会儿天,刚挂完电话,就收到了安德里教授给自己发的短信。

  说是今天晚上有一场难得的新生见面会,还邀请到了一位神秘嘉宾来为大家致辞,希望余点语也能过来。

  安德里的消息刚来,易声就在微信上将这个事情告诉了她。

  易声也分在油画一班,她们是同班同学。也是班上唯二的中国学生,易声说新生晚会是阿曼德的传统,在这个晚会上也可以认识很多的朋友,便于更快地融入学院。

  易声说自己可以和余点语一块儿去。

  余点语本来就打算要去,因为是安德里教授都开口了,可能是那位神秘嘉宾赫赫有名,安德里想让余点语和那位神秘嘉宾见见面。

  其实余点语猜了下,觉得神秘嘉宾应该是唐君望老师,因为唐君望就是从阿曼德走向国际的大艺术家,能来为新生晚会致辞再合适不过了。

  刚好,她也想去和老师聊聊天。

  于是就应了易声那边,说自己会去。

  既然是新生晚会,自然有着装要求。易声发来往年的新生晚会视频,余点语发现大家穿的就像是化妆晚会一样,奇装异服的多得很,但余点语没有这么大的心思,想着简简单单的就好。

  她就如同往常一样穿,拿了件白裙子,不过边角都缀着蕾丝花边,方领,露出漂亮的脖子和锁骨。她戴了对星星形状的钻石耳坠,以及同款的细锁骨链,和自己手上的手链搭配的刚刚好。

  这条众星揽月的手链,在桑舟送给自己之后,余点语就再也没摘下来过。

  晚会在八点钟开始,余点语自己在家里吃完饭,顺带着发短信嘱咐桑舟一声再忙也要记得吃饭。

  夜幕降临了,新生晚会在大会堂举行,余点语的时间充裕,慢慢地在校园里走着。阿曼德有着很漂亮的绿化植物,以及那些充满着设计感的建筑和雕塑,她为自己能够来到学习而感到开心,走路的脚步都很轻快。

  有人从后面拍了下她,易声从后面跟上来:“终于看到你了。”

  易声穿着一身黑色的包身裙子,长发披散,妆容精致,眼睛下方还亮晶晶的,就像万众瞩目的派对女王。

  余点语由衷的觉得易声很适合去做模特,她的风格好多变,之前是个韩流少女,现在一下就成了御姐,每种风格她都能驾驭的特别好。

  余点语站在她面前,感觉自己像个小朋友一样。

  “这身裙子很适合你,真好看。”易声的眼里有惊艳,毫不掩饰自己对余点语的欣赏。

  有些人就是这样,她穿的简简单单仍旧能够吸引人的目光。余点语的裙子很素,但款式十足贴合她的身形,正因为衣服的素,才衬托出余点语五官的明艳。这是不需要修饰就绽放的美丽,唇红齿白,肤白貌美。

  易声在她面前自叹不如。

  余点语本来想夸易声的,结果自己先挨了夸就不好意思了:“没有,你也很漂亮。”

  “走吧,晚会要开始了。”

  进入大会堂,果然大家穿的千奇百怪,因为有致辞,所以大家先找了位置坐下。还差几分钟就八点钟了,学生陆陆续续到来,很快,大会堂就坐满了。

  易声和余点语坐在中排的位置,旁边坐着的同学们就像是参加万圣节舞会一样,穿的夺目而夸张,倒显得她们两个中国面孔特别的引人注目。

  她们边上也都坐了些班上的同学,很热情地和她们打招呼,外国人的名字一下子让余点语记住实在有些困难,但易声对这种场合游刃有余,笑着应付过去了。就在这时候,舞台的聚光灯亮了起来,所有人都期待的看着舞台上。

  当唐君望出现的时候,全场都欢呼了起来。果然不出余点语心中想的那样,为大家致辞的神秘嘉宾应该就是唐老师。

  唐君望在国际上的声望很高,来这里学习的人没有不认识他的,还有许多外国学生用很生涩的中文含着“tang!tang!”,气氛瞬间变得十分的热烈。

  唐君望的视线在随意地扫了一圈,自然是看到了人群中的余点语和易声,严肃的脸上才稍微露出点笑容,开始对着话筒说话。

  唐君望说得简洁,除去祝福新同学们在学校过的开心之外,就是一些长辈对于后背的人生建议,到了最后才说:“相信学艺术的同学们也都有关注,最近业界的一支创造了销售神话的新秀品牌yu。今天非常荣幸为大家请到了创办了yu的桑总,桑予之小姐,为大家做新生致辞。”

  余点语:“???”

  出乎余点语的意料,最后的神秘嘉宾竟然不是唐君望。

  yu发售的新品早就出圈了,这些学生怎么可能不知道,而且桑予之在此之前还从未露面,始终神秘,一听到是桑予之过来致辞,全场都躁动起来。

  灯光变暗,只留下在讲台中央的那盏聚光灯。

  不知道为什么,余点语的心竟然提了起来,手心里渗出紧张的细汗。和所有人一样,她的眼神紧紧地盯着那里,不愿放过一丝一毫的细节。

  从左侧的阴影处上来一位高挑的身影,慢而稳重地走到了聚光灯下。

  西装高跟,黑发红唇。

  她的魅力从站在聚光灯下那一刻开始,就在无尽地发散,哪怕还未说出只言片语。

  虽然拿着话筒,可她在说话之前,那双漂亮的黑眸却随意地看了下面一圈,最终寻到余点语震惊的目光,唇边勾起一丝慵懒的笑意。

  “大家好,我是桑予之。”

  作者有话要说:桑总:呜呜呜呜藏了这么久我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追老婆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