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婚 第98章 醒酒

小说:换婚 作者:摇叁 更新时间:2021-09-15 11:53: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98章

  全场欢呼。

  可这些欢呼在余点语这里已经成为了默片,一点声音都没有。

  桑予之,为什么是桑予之?!

  她的姐姐,成熟稳重地散发着女人的魅力,在舞台中央用流利的英文为大家致辞。

  既熟悉又陌生。

  桑舟和桑予之这两个名字在余点语的脑袋里转来转去,让她无法认真的思考。

  之后桑舟到底说了什么,又是什么表情,又有好几次看着自己,余点语都不知道,都听不见,她低着头,茫然地看着鞋尖。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终于得知了桑舟的真实身份,竟然就是那位桑氏企业的继承人,桑大小姐。

  为什么这样的人会来到清吉巷,又为什么这样的人会……喜欢自己。

  余点语知道自己在钻牛角尖,但她控制不住。无数个想法在心里出现又消失,她还想起来自己哪怕是在昨天还在想,她一点也不在意桑舟是谁,过去怎么样,反正桑舟对自己的好她看到了就好。

  到了现在,她发现心里更多的居然是失落。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自己?又为什么骗自己呢。

  易声发现了余点语的不对劲,连忙问:“你没事吧,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余点语摇摇头,感谢易声的好意:“我没事。”

  她能感觉到舞台上的目光一直是往自己这边看的,桑舟在看自己的反应。余点语一直回避着桑舟的目光,她还听到周围的同学们用很兴奋的语气在讨论桑舟是自己见过最有魅力最好看的东方人,往自己这边看是不是对自己有意思等等。

  确实。

  站在所有人的目光下,桑舟毫不怯场,散发着万丈光芒。

  桑舟的优秀值得所有人的肯定和承认,余点语在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哪怕心里不舒服,都会觉得骄傲。

  她的姐姐啊,不管是什么身份,都是这么棒的人。

  但余点语突然在这个时候就明白,只有桑舟才会是自己一个人的桑舟,而桑予之不是的。

  桑予之是站在所有人面前的。

  她为这个感到失落。

  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结束的,只知道周围的同学们开始兴奋起来,准备开启派对模式。余点语只想赶紧跑掉,正想着往外走时,安德里教授却打电话叫她,“余点语,你现在来后台一趟。”

  余点语下意识地往舞台上一看,桑舟已经走了。也是,她这种身份的人都是被人护送着走出去的,不然有多少学生会蜂拥而至。

  “是教授让你去后台吗?”易声看到余点语这样失神的样子也放心不下,“唐老师也叫了我,我们一起过去。”

  余点语点头,逆着人群和易声一起往后台走。她在想自己的事情,没意识到易声一直默默地帮她挡开前方的人,防止她不小心撞到。

  到了后台,她先看到的是安德里教授和唐君望。

  唐君望本来在和安德里聊天,见自己的两个学生进来,笑着对余点语说:“恭喜你考上了。”

  余点语:“老师好。”

  她想起当时唐君望对自己说过的,若没有身份的帮忙她就会刷下去的这些话,当时这些她也告诉桑舟了。那么,自己的顺利录取会有桑舟从中周旋的原因吗?

  余点语心情复杂。

  安德里道:“叫你们过来是想让你们认识下桑总,等会儿可以一起吃个饭。”

  余点语当时就愣住了,想走,但是又想自己走什么,真的不等一下桑舟会给自己什么解释吗?

  易声和安德里打过招呼后一直站在余点语的面前,桑舟不在这里,原来是因为后台后面居然还藏着一间茶室。

  四人走进,余点语看到了桑舟和闻岚就坐在那里。

  先没沉住气的是闻岚,突兀地站了起来,一句小嫂子你终于来了差点就飙了出来,被桑舟一个眼神压住,转而笑着:“唐先生和安德里教授愿意赏脸,我们倍感荣幸。”

  之后的那些话就是你来我往的恭维一番,桑舟始终没有说话,但她一直看着余点语。

  余点语不知道该喊她“姐姐”,还是叫一声“桑总。”

  在坐下等待他们喝完茶的这段时间里,余点语觉得自己如坐针毡。安德里教授还热络地对余点语介绍:“这位就是yu的桑总,这是闻总。”

  余点语这才抬眸,僵硬地说:“桑总,闻总好。”

  她这话一说出来,桑总的动作一顿,轻皱着眉。

  闻岚赶快说:“认识的,我和桑总之前就知道余点语同学,知道这是个好苗子,能来到阿曼德深造也是最好的。”

  易声看着余点语感觉气氛很不对,主要是那个桑予之和余点语,易声怎么记得之前她叫的是另一个名字?

  吃饭的地方是早就定好的,余点语和易声拒绝不了,毕竟是老师和教授特意安排的,换成别人是巴不得要来,但余点语却心不在焉。

  安德里教授和唐君望都开了车,桑舟和闻岚一样,出去的时候余点语还没开口,桑舟道:“余点语同学,你和我一起好吗?”

  易声是准备坐到唐君望车上去的,还没吱声,闻岚道:“啊,是,我也有些事情想和安德里教授细聊,可以让我坐你的车吗?”

  安德里看不出来几人的暗潮汹涌,爽朗笑道:“当然可以!”

  余点语:“……”

  她默不作声,桑舟开的是副驾驶的车门,余点语也不拒绝,安静地坐了进去。

  桑舟的车开在最后面,车速不快。

  一进到车里,桑舟轻叹口气:“我知道你生气了,小屁孩,是我不对。”

  余点语是自己扣的安全带,平常都是桑舟过来替她拉上的,但是这次余点语没让,小姑娘生气的很明显,情绪也明显,全都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

  桑舟明明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以前也想过要如何解释,可是在脑海中演练了无数次的场景当真正出现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做不到。

  满脑子只想着,她让自己心爱的女孩生气了,她骗了余点语,哪怕是不得已的欺骗,但那也是欺骗。

  她可以完全理解余点语现在的心情。

  桑舟甚至希望余点语可以骂自己,打自己都行,就是不要沉默的一句话都不说。

  “你是桑予之。”余点语的声音轻轻地响起来,“你不是桑舟。”

  余点语转头看着桑舟:“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自己早该意识到这些的。

  桑舟人虽然在清吉巷,可什么时候见她缺过钱。清吉巷的一切都与桑舟那样的格格不入,她整个人的气质就不一样。

  “我可以向你解释,如果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桑舟道。

  她在开车,需要专心一些,余点语不想让她分心,所以没有再说话,只是自己在脑子里胡思乱想着。

  想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别扭的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明明不想对桑舟说那些话的,但就是不知道怎么冒了出来。她心里的想法就是无论桑舟是谁,她都只认定这是自己的姐姐。

  但嘴巴说的永远不一样。

  到了路口的红绿灯停下的时候,桑舟腾出一只手来要把余点语的手牵住,余点语在这时候却倔强起来,把两只手都背在身后不让桑舟牵。

  桑舟倒也不生气,唇边还往上勾了勾,在她看来小孩儿能和自己生气倒还好一些,她会重视余点语的情绪,但不会因为余点语对自己生气而感到低落,她能想的就是怎么尽快的让自己得到余点语的原谅。

  余点语的手是背在身后去了,但余光却偷偷在打量桑舟。刚瞟过去,就和桑舟含笑的视线在空中相遇,尴尬地将头低下来,鼻子里发出小小声的哼。

  “我该做点什么才能让你不生气?”桑舟看着红灯剩下的秒数在渐渐地变少,“我知道是我不对,你生我的气是应该,但你答应我,生气归生气,等一下不能不吃饭。”

  绿灯亮了,车又继续往前面开起来。余点语觉得自己没那么生气,但又不想讲话。虽说桑舟瞒了自己身份这么久,但在宝海市的时候余点语也听桑舟说过家中的那些破事,她想脱离家庭才来到清吉巷。

  不愿再使用以前的身份也很正常。

  余点语自己在脑海里猜,难怪之前一直有人在找桑舟,她们一定是在反复劝说桑舟能够回去。

  所以,是memory的那件事情——

  余点语蓦然清醒。

  她还记得当时memory出事的时候网络上的骂声有多大,公信力消失,业界的企业龙头被指责,赔偿巨额违约金和抚慰金,所有人都在说桑氏赔空了整个家底。

  余点语也记得,就是那个时候,桑舟回到的常晓市。这些事情,都是她自己一个人扛了下来,一点都没让自己担心。

  因为那个时候刚好是自己高考的特殊时间。

  也许最没资格生气的人就是……自己吧。

  余点语心里苦涩的不行,想到自己刚才还那样对桑舟就愧疚。小姑娘自己在心里想通了,心态也有了转变,转头看着桑舟轻轻道:“姐姐……”

  桑舟听到余点语出了声,差点没一下踩了刹车,缓了缓神才说:“终于肯和我讲话了。”

  “等下吃饭的地方就要到了。”桑舟要专心看着前面开车,说话的声音都柔和起来,“都是合你胃口的菜。”

  余点语都要哭了,桑舟还是以前的桑舟,就算她现在是桑予之,可是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仍然是那个桑舟。

  关心自己的心一点也没有变,还是以自己事事为先。

  不能想,再想下去余点语鼻子发酸。

  饭店气派而具有东方风情,掩印在门口硕大茂密的绿化植物丛林中,没想到这里还有这么特别而雅致的地方。

  下车的时候余点语还是到了安德里教授的旁边,和易声一块走在后面一点,易声看着她低声问:“你们没吵架吧?”

  余点语摇摇头。

  “这个桑予之,之前在宝海市的时候……”易声还没说完,余点语就再次对她摇头,“这个我不清楚。”

  既然桑舟现在已经以桑予之这个身份出现,那么她在宝海市的一切余点语下意识地不想与他人讨论。

  易声问:“那她现在就是你女朋友了吗?”

  余点语还没到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唐君望就回头让两人快点跟上。

  这里应该是中国人开的饭店,典型的中式风格,但又很富丽堂皇。在这里吃饭的外国人和亚洲面孔一半一半,余点语猜这里的菜肯定很好吃,才能将东西方的味蕾都征服。

  他们来到了二楼的包厢,刚好落座的时候桑舟和余点语之间隔了安德里,易声则坐在余点语旁边。

  唐君望和安德里教授现在都不知道其实桑舟和余点语是相识的,这次的饭局也是因为交流各自对学校合作案的一点小想法,顺便让自己的学生见见世面混个脸熟的意思。

  yu的势头很猛,谁都看得出来这个品牌的巨大潜力,那么桑氏以后会发展的线肯定就不止画具这么简单,相当于桑舟以后在艺术圈将有极大的话语权。

  那么能够把自己的得意门生介绍认识就再好不过了。

  余点语性子本就安静,她与唐君望虽然以前是老师与学生的关系,但也有长达三年没有见面,与安德里教授又才认识两天,和易声也没达到和唐芙那么好的程度,她不擅长应付这样的场合,只能就坐在位置上安安静静的,当谈话中出现自己名字的时候,才适时的笑一笑。

  桑舟早已看出余点语的不适应,她对闻岚说:“让菜快点上。”

  闻岚应声出去交代了声,没几分钟,服务员就把菜端了上来。

  竟然是……宝海市的热带风味菜肴。

  桌子上还摆着好多椰子冰,只不过刚好在桑舟那边。桑舟将桌子随意地转动,椰子冰一下就到了余点语的面前。

  桑舟看了余点语一眼。

  余点语与她的视线匆匆相碰,终于没忍住低下头抿着唇笑了笑,拿了杯椰子冰。

  真的没想到,在异国他乡竟然能有如此正宗的宝海菜。安德里教授对中国的美食适应的很快,对宝海菜赞不绝口。

  也不知道是随意还是特意,桑舟每次转动桌子的时候,都能适时地将余点语想吃的那道菜转到她的面前。即使没有桑舟为她夹菜,余点语的碗里也满当当的。

  余点语觉得这种在所有人不知情下的小心思莫名让人有种快乐的羞耻感,这一顿饭下来,她早就消气了。

  在余点语边上的易声将这些都看进眼底,什么都没说,难得的安静。

  饭后,安德里和桑舟互相留下了联系方式,安德里还邀请桑舟随时来学校来与自己交流想法,自己一定会好好帮忙。

  桑舟笑道:“一定。”

  余点语就站在桑舟后侧一点,听到她说一定的时候,余点语的心漏掉一拍。

  一定。

  她忍不住低头藏住眼底的笑意。

  吃饭的时候除了闻岚,余点语和易声,其他人都喝了酒。闻岚替安德里和唐君望叫了代驾,因为易声和唐君望顺路,便去唐君望的车上了。

  桑舟与安德里告了别,说自己这边会负责将余点语送回家。

  当坐进车里之后,桑舟就握住了余点语的手。

  她的身上有淡淡的酒味,葡萄酒,染着她身上的冷香,幽幽传递给余点语。

  桑舟喝得并不多,酒量也算可以,但是在握住余点语的手之后,她觉得自己好像有点醉了。

  闻岚专心开车,连后视镜都不敢看,她觉得之后会发生的事情应该不是自己没付费能看的内容。

  “余点语。”桑舟轻轻地叫,“坐过来一点好不好。”

  余点语依言照做,她的身体贴着桑舟的身体,那股冷香更是钻入鼻尖,让人短暂的失去了思考能力。

  桑舟将头靠在了余点语的肩上,牵着余点语的手一直在慢慢摩挲着余点语的手指,一根一根,细致而暧昧。

  余点语的脖子清晰地感觉到了灼热的呼吸,是桑舟。

  “你喝醉了吗?”余点语坐起来了一点,好让桑舟能靠得更舒服,毕竟她比桑舟要矮一些,余点语又重复了一遍,“姐姐,你喝醉了吗?”

  “没醉。”桑舟低声道,手转而换了姿势,与余点语十指相扣,“我不是有心骗你的。”

  余点语嗯了声。

  “我说过,我永远是你的桑舟是真的,在你面前,永远都是。”桑舟说话的时候,余点语几乎感觉到唇边在擦过肌肤,惹得她轻轻地在发抖。

  “我知道,我知道。”余点语觉得桑舟可能是有些醉了,葡萄酒的后劲大,她将手放在桑舟的脸上触摸,是滚烫的。

  还没拿下来,手就被桑舟自己按住:“不准离开我。”

  桑舟还在低声念着:“就在我身边,不准离开我。”

  余点语听出来桑舟声音里的脆弱,心一下就软了。始终坚强的人偶尔散发出来的脆弱反而更让人心动,她曾经见过桑舟脆弱的样子。

  只要是这样的时候,桑舟就会让自己不要离开。

  其实,桑舟的内心深处也是没有安全感的,她需要很多很多的爱和陪伴。

  余点语觉得自己做的很不够。

  “我不生气的,姐姐。”余点语任由桑舟坐着自己的手,等到桑舟的手劲稍微松一点的时候,她才将手放到桑舟的背后轻拍,“乖乖的,你要是累了就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好吗?”

  “我不累。”桑舟将手抬了上来,放在余点语的侧脸,稍微使劲,自己一仰头,唇就亲在了余点语的耳垂上。

  余点语猛地一抖,身体僵硬起来,那种酥麻感直接传到了大脑里。她又知道闻岚在前面开车,喉咙里差点就要发出声音来,被自己硬生生压下。

  桑舟在调戏她,而自己……居然沉迷其中。

  桑舟换了姿势,直起身子,但是却揽住了余点语的腰。

  她的手好烫,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那种温度。

  余点语一动都不敢动,也不敢说话,只是呼吸在加重,车里的暧昧气氛在变浓。

  她转头看着桑舟的侧脸,掠过的光影不断在她的脸上落下立体的阴影,这就是一个有魅力的女人,让人无法抗拒。

  余点语没忍住,凑过去,在桑舟的脸上亲了一口。

  亲完后又迅速坐直,成为正经的样子。双手都乖乖地放在自己的腿上,板正的像是上课的小朋友。

  “偷亲我?”桑舟低笑了一声,又说:“我很喜欢。”

  余点语脸红了,还好现在车里很黑,看不见。

  闻岚在前面不敢吱声,假装自己什么也听不见,把车速开快点,她只希望能够快点把这对都忍不住的妻妻送回家。

  余点语本来是想让桑舟继续靠回到自己肩膀上的,结果桑舟却把她的脑袋往肩膀上一歪给她靠,还说:“把眼睛闭上。”

  从这里回公寓有一段距离,桑舟的话就像是有魔力一样,余点语乖乖地闭上了,最后……她就睡着了。

  余点语被桑舟喊醒来的时候已经到家楼下了,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异常的清醒。

  真奇怪,只要是在桑舟在身边,她往桑舟的肩膀上一靠,就算不困也有可能很快睡着。

  在桑舟的身边……她感觉非常非常的安全,觉得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会被保护着,被桑舟好好地爱着。

  桑舟这时候就好像酒醒了,开门带她下车,坐电梯,开门到家,还蹲下来为余点语把鞋子给脱了。

  但余点语觉得自己才是该照顾桑舟的那个,进门了之后就让桑舟现在沙发上坐下,给她煮了杯醒酒茶。

  等她端着茶过去,发现桑舟自己在沙发上把衬衫纽扣开了,打开了三颗,已经可以隐约看到里面的轮廓。

  余点语只扫了一眼,就赶快挪开,“姐姐,喝完这杯茶再睡。”

  桑舟只是说了个音节:“嗯?”

  酒确实后劲大,桑舟现在才感觉自己真的有点晕,看着余点语在厨房的样子,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冲动。

  但她不能这么做。

  余点语坐过来的时候,桑舟觉得自己周围的空气都变甜了。

  茶还有点烫,余点语在桑舟的身边轻轻的吹,一边小声说:“下次可别喝这么多了……难不难受?”

  桑舟一点儿也不难受,这点酒算得了什么。

  什么叫酒不醉人人自醉她现在是体会到了。酒,哪有余点语醉人呢?

  茶是什么气味桑舟一点都不知道,她只闻得到余点语身上的味道,甜,非常非常的甜,让人想吃。

  “不烫了,可以喝了。”余点语说。

  她想帮桑舟把衣服拉一拉,毕竟这一幕实在是太诱人了,让人有点把持不住。

  余点语将茶递到桑舟的嘴边,桑舟却扭头,黑眸里带着笑,就是不说话。

  “怎、怎么了?”余点语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了。

  桑舟才淡声道:“你喂我。”

  “那你稍微坐起来一点点。”余点语想去扶一下桑舟,桑舟却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低声说:“不是这么喂。”

  桑舟的视线落在余点语红润漂亮的唇上,轻声说:“用嘴喂。”

  作者有话要说:小可爱:这个人,总是变着法子的欺负我呜呜呜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