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婚 第108章 绝版

小说:换婚 作者:摇叁 更新时间:2021-09-15 11:53: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一百零八章

  余点语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因为她知道桑舟说的是真的。

  而且,桑舟与她都没有喝酒,和那晚的冲动不同,更像是长久克制之后的爆发,无法抗拒。

  桑舟的索取似乎无尽无穷,刚把余点语放开,就又继续吻上去,两人的口红都已经花了,却没人在意这一点,她们穿的都是吊带的礼服,可余点语的吊带却在挣扎间吊带都已经滑落,露出漂亮的肩头。

  余点语实在是没有力气了,手指轻轻划在桑舟的后背,让桑舟分了心,这才从这场欲念的深吻中抽出魂儿来,但桑舟的眸中仍旧沾染着三分情欲,如果不是已经临近了晚宴开始的时间,她恐怕自己这次是停不下来的。

  “……我们下去吧。”余点语现在说话都没什么劲儿,散发着甜甜的小奶音,“你个流氓,混蛋,口红都被你吃完了——”

  “买,我们还有很多口红。”桑舟自知自己刚才是失控了,片刻后又若有所思道,“是,自己吃的就该自己买,回去给你买口红去。”

  “你!”余点语脸本来就够红了,被桑舟的这番话又重新恼起来,“不许你再讲了。”

  她走到浴室去开了灯补妆,这才看到自己口红全没了不说,就连侧脸上都蹭花了。

  桑舟进来之后余点语发现她也没好到哪里去,恼是不恼了,一下子就笑了出来。

  还好,这间房大概是桑舟提前开的,有补妆用的东西,余点语又重新扑了散粉,擦上口红,桑舟还说:“涂口红前再亲一口。”

  余点语微微嘟着嘴:“我已经涂好口红了。”

  “但我没有。”桑舟一把勾住她到自己怀里,轻轻吻了口,“亲到了。”

  余点语出来的时候,忽然听到了隐约的争吵声。

  这间房离她给唐芙开的那间不远,而且隔着这几间房都能听见唐芙在喊着你给我滚。

  ……

  是唐芙的讲话风格无疑了。

  但似乎多的是唐芙的喊叫,詹幼安的声音没听见。

  不过过了一会儿,又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闹这么大动静,又想到在走之前自己对詹幼安的叮嘱,余点语心里开始担忧起来。

  “怎么吵得这么厉害,我还是先过去看下是什么情况。”

  她怕唐芙受欺负,但是乍一想,又能是什么欺负,是像刚才桑舟欺负自己一样吗……

  她刚想走,就被桑舟牵住又拉回来:“别过去,不会有事的。”

  面对小姑娘清澈的眼神,桑舟也不好告诉她,什么叫做用身体来做原始的交流,这是最有效也是最快的安抚。

  不过,以后余点语总会懂的。

  “为什么?”

  “她们的欺负,你觉得能到哪种程度?”既然余点语都问了,桑舟只好尽量很正经的回答她,“除了我们刚才那样,还能进一步,你懂了吗。”

  余点语涨红着脸就要往楼下走,看来唐芙那边的事情不需要自己担心了。

  可是桑舟上来后就轻轻搂住她的腰:“所以说,以后……你也让我像那样,狠狠地欺负一下?”

  “流氓。”余点语小小声的说,她懂了桑舟的意思,现在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对这方面一片空白的小姑娘了。

  桑舟失笑,带着余点语下楼。

  楼下的人仍旧很多,下来的时候余点语的视线和陶染川的碰到一起,她看得出来陶染川的尴尬和羡慕。

  桑舟,不属于她,而是属于自己的。

  想到这里,余点语不由自主地往桑舟的身边更为靠近,而察觉到她靠近的女人放在余点语腰间的手指隐隐收紧,一贯冷厉的气息也柔和了几分。

  晚宴现场的气氛已经被渲染起来了,位置也都已经布置好。余点语和桑舟下来的时候位置并没有安排在一起,余点语过去坐到了叶秋亭的身边。

  詹幼安和唐芙是不可能来了,但是余点语看到闻岚就坐在沈白蔻的身边,居然安安静静端端正正的坐着。

  这还是余点语第一次看到闻岚是这个样子的。

  难不成……闻岚她喜欢的人是沈白蔻吗?

  这里面错综复杂的关系让余点语觉得脑袋痛,干脆就不去想了,这都别人的事情,自己也管不着。

  她和桑舟都坐在同一排,但隔着几个位置。

  余点语的余光往那边瞥了下,和桑舟含笑的眼眸相碰,心猛然跳起来,慌张做好。

  自己慌什么,又没做什么坏事。

  叶秋亭将外孙女的动静看的明明白白,随口问了句:“怎么上楼那么久。”

  “没、没有,就在照顾糖糖。”余点语知道自己脸肯定是红的,还好现在聚光灯都在台上看不出来自己的脸有多红,“就耽误了一些时间。”

  叶秋亭都多大的年龄了,对外孙女所说的这些底下隐藏的意思了若指掌,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温和的笑了笑:“年轻人冲动多,不过在不同的场合倒是要注意些,别被那些媒体拍到了。”

  “!”余点语急忙道,“外公你说什么呢,我们没有……”

  但是之后反驳的话她却说不出来了,因为事实上她与桑舟确实冲动,还在酒店里纠缠。

  叶秋亭补充道:“不过也没事,就算拍到了那些照片也流不出去。”

  除非是叶秋亭允许的,关于余点语在外界的一切资料都会经过严格的筛查,那些仅靠一夜新闻去争头条的小报新闻社也会在当即收到删除的通知。

  慈善晚宴的流程也不过如此,对于并不是真正来参加晚宴而是博眼球的人来说,最重要的只是进场时候的红毯,在今天晚上,所有的拍品获得的价格都将成为慈善金额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

  艺术圈里的人懂得赏析的人倒是在认真听,他们都有各自想要的藏品。不过更多的人在观望着桑舟的动静。

  桑氏重新回到巅峰位置之后,这还是桑舟第一次回到如此隆重的场合上。大家都知道,桑舟素来不爱在外面露面,一般都会叫二把手闻岚代为出席,今天她过来是为了哪件拍品也成了大家讨论的话题。

  余点语也在认真看着。

  她看的很入迷,对主持人的介绍都逐字逐句听进去了。

  前头的拍品竞价的人都不多,差不多都以几十万的价格成交落定,直到一件藏品的出现,现在的气氛轰然被抬了起来。

  就连余点语都眼睛都不眨一下,因为那件藏品——

  竟然是之前memory所出的限定款画笔,和她拥有那一盒相似,但却有莫名古旧的意味。那套画笔上面有瑕疵,肉眼可见有几只画笔上面的漆料有斑驳的痕迹,可正是这些痕迹,却加重了它的独特。

  更何况,现在memory已经不复存在,可是桑氏已经东山再起,这份藏品的收藏价值肉眼可见。

  主持人介绍道:“大家都知道,以前的memory出过这套全球仅有两套的限定画笔,那两套都已有买家,而这一套,是唯一的生产前的试品,它或许不完美,但却意义重大,见证了整个品牌的崛起与消失。”

  当然,这些词都是经过了桑舟的同意后才敢这么说的,不然主持人觉得自己可能明天就会被解聘。

  桑舟现在已经完全可以坦然面对这些事情,她甚至对主持人的词非常满意。

  一旁的闻岚满心满意都在沈白蔻的身上。

  沈白蔻听到主持人的说的话之后笑了声:“予之长大了。”

  闻岚点头如鸡啄米:“是是是,我姐经过了这几年的打磨更成熟了,我也是,不信你看看。”

  沈白蔻转眸看她,反问:“是吗?”

  闻岚一噎,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启话题了。她一个这么能说会道的人,到了沈白蔻面前是一点辙都没有。

  也怪她,毕竟是自己错在先,等了这么久也活该。

  ……

  场上已经有人开始报价。

  “五十万!”

  一片轰动。

  五十万,这还只是开始,却已经抵得上之前几件藏品的最终成交金额了。

  瞬间就有人加到八十万,然后是九十万。

  直到一百万。

  现场的人似乎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余点语紧张地捏紧了自己的裙摆,叶秋亭注意到外孙女的情绪高昂,“想拍下来?”

  余点语点点头。

  叶秋亭笑道:“让你边上的助手举牌加价便是。”

  外孙女喜欢的东西,不管是多少钱,叶秋亭都会替她拍下。

  余点语还想再等会儿,因为她知道还会有人继续加价。她忍不住看了眼那边的桑舟,正好看到桑舟那势在必得的眼神,正望向上方,眼神里有光。

  似乎感受到有投来的目光,桑舟要转头来时余点语赶紧收回了目光。

  到一百万开始,就暂时没人往上加了。

  主持人正打算开口的时候桑舟旁边的助理直接举了牌道:“两百万。”

  整个现场都沸腾了起来。

  余点语:“……”

  她的心中忽然燃起了一阵胜负欲。

  她可以理解桑舟想要拍下这套藏品的意义,可是她想到,桑舟送了自己这么多的东西,自己好像还没送过她什么。

  所以这套绝版画笔,就是余点语想送给她的礼物。

  在桑舟加到了两百万之后,就没有人敢跟价了。

  在现场停滞三秒后,只听桑舟不远的位置,那位叶秋亭的外孙女旁边的助理亮了牌子,“三百万。”

  直接就加了一百万。

  主持人一时都不知道说点什么好,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桑舟会继续往上加价的时候,众人只看到那个冷漠对待任何人的桑总,竟然唇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满脸宠溺的望向余点语的方向。

  她不知是说了句什么话,只见叶家那位小公主羞赧一笑,璀璨如星。

  拍卖师一锤定音。

  “三百万!成交!”

  而只有余点语知道了桑舟对她说了什么。

  桑舟说。

  “君子不夺人所好,何况……是我老婆的。”

  作者有话要说:桑桑:诶,两百万,就是玩儿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