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婚 第109章 表白

小说:换婚 作者:摇叁 更新时间:2021-09-15 11:53: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一百零九章

  当拍卖师宣布该拍品以三百万的价格成交时,不仅是场内的媒体,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场外。

  谁都知道,叶家的小公主以高价从桑总的手里拍下了那件来自memory的藏品,而令人惊讶的是,桑予之居然没有继续跟价。

  一时间媒体们都懵逼了。

  但瞬间之后便反应过来,这余点语大小姐,一开始沉寂不发,到最后的爆发,摆明了是一定要把这件东西拿到手。而比起她如此豪掷千金,媒体们更想知道余小姐的目的何在。

  竟然刚从桑予之的手里抢东西。

  还抢成了。

  在余点语被叶秋亭认回之后,就有小报传言这位大小姐在落魄之时有一位地痞流氓般的女友,而其他信息一概不知。大家也都知道,那套限量的画具,余小姐早就拥有过,而现下再次拍下,显然不是给自己的。

  难不成,是要给那落魄时期的女友?

  一时间猜测纷纷。

  之后的几件拍品,也在再也没有拍出那样的高价。

  晚宴结束后,大家离开。余点语跟着叶秋亭的身边往外走,已经能听见有人在议论。

  “余小公主这拍的态度来势汹汹啊,这是要送给谁吧?”

  “听说她以前有个女朋友,不过是在贫民区的……”

  “不是吧,不是说她和桑总的关系挺暧昧吗,这是脚踩两条船?”

  “诶人来了,你别乱讲啊……”

  余点语面不改色的挽着叶秋亭的胳膊从众人和媒体面前走过。

  心里忍不住想笑。

  他们又怎么会知道,其实是同一人。

  她的性格内敛,在处事上也是如此,这些空穴来风的讨论不会让她的心里起到任何波澜,自己确实有女友,而女友也确实落魄过,大家说的没错啊。

  她出了酒店的大门就给唐芙打电话过去了,可是没人接听,紧跟着她又给詹幼安打电话,结果是一样的,

  两人的状况可能压根就顾不上手机了。

  就像是自己和桑舟之前在酒店房间里做的那样,余点语也会顾不上手机。

  更何况现在詹幼安和唐芙可能在进行更深度的交流。

  罢了,随这两人去吧。

  接他们的车过来了,叶秋亭先上了车,余点语也没有再去打电话了,正打算上车的时候,离她不远处的车灯突然闪了下。

  余点语抬眸,是桑舟的车,拉下的车窗可见那双如同黑夜的眼眸正一瞬不瞬地看向自己的方向。

  她都已经打算上车了,可是这个眼神却让余点语有了片刻的犹豫。

  这时,叶秋亭温和笑道:“还在想什么?外公就先回去了。”

  助理十分贴心地来关上了车门,车就直接在余点语的面前开走了。

  余点语:“……”

  外公什么时候这么偏袒桑舟了???

  见余点语面前家里面的车走了,桑舟的车渐渐朝她靠近,没有给她拒绝的时间,因为车门已经被助理打开。

  “余小姐,请。”

  余点语没有扭捏,大大方方坐了上去。

  从她上车坐到桑舟的身边开始,她的手就被桑舟紧紧地牵住。

  难得今天闻岚竟然不在车里。

  看着两人紧握在一起的手,余点语忽然感觉自己心中有几分复杂,她随口提起:“闻姐不在?”

  “追沈白蔻去了。”桑舟望着她失笑,“这时候不允许你想别人了。”

  车开动了,余点语虽然沉默不语,但心中却很甜很甜。等到车开了一会儿,她望着桑舟尽量自然的说:“我会叫人把那套画笔送到你家里。”

  这真的是桑舟没想到的,她以为余点语是因为喜欢那套画笔,原来……原来是要拍下送给自己的。

  她愣了下,这瞬间的愣神也被余点语捕捉到,反问道:“怎么,是没有想到吗?我认为那个对你很重要,所以……”

  “没有想到。”桑舟的黑眸中情绪起伏,另一只手去搂住余点语的腰,轻声道,“谢谢你,宝贝。”

  余点语摇摇头,“我应该做的。”

  她忽然想到。

  今天晚上,她可以随意地就拿出三百万来拿下一套画笔,而当时刚来到清吉巷的自己,还在为了生计而发愁,是桑舟带她逃离了深渊。

  在穷困的时候,她反而觉得和桑舟的小日子过得很温馨,她从来不会对桑舟有任何的猜忌。

  现在有了身份地位,有了别人一辈子都企及不了的金钱。她和桑舟好像都变了,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但是总让她有种说不出来的复杂感。

  现在新品牌在国内返乡如此热烈,等和阿曼德的合作作品一发布,在国际上将会同样拥有声望,到时候桑氏只会在桑舟的带领下越来越强盛。

  到时候,她的姐姐还会一直在她的身边吗,还是会迫不得已的越走越远?

  自己亲眼见到桑舟是如何将濒临绝境的公司起死回生,又是怎样一步步的将新品牌推入大众视野,这一切她想做,她就做到了,桑舟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见余点语又没说话了,桑舟开口道:“在想什么?”

  余点语这才转过头,清透的眼眸中又纠结,却还是说:“……姐姐,你会一直都是桑予之吗?”

  桑舟蹙着眉,对余点语这个问题后面的害怕有所察觉,不由得紧捏了小姑娘的手指,“你的小脑瓜里在乱想。”

  余点语:“……”

  余点语觉得自己是有点过分,问出这个问题,就好像在为难桑舟一样。桑舟不是桑予之,还能是谁,她本来就是桑予之。

  就连自己都觉得是在胡闹,她自己低了头,抿着唇不吱声了。

  但是桑舟并没有让她独自沉浸在这种氛围里,她很快就将余点语两只手都握住,让余点语靠在自己怀里:“宝贝。”

  余点语抬眸,对上桑舟深情的眼神。

  “如果不是遇见你,我可能还在清吉巷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你知道吗。我能够达到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当时我希望自己能给你最好的生活,能够真正的保护到你的方方面面。”

  “所以你问我的那个问题,我的答案和以前一样。”

  桑舟看着余点语平静道:“我永远是你一个人的桑舟。”

  余点语的心跳失去了节拍。

  桑舟这番是肺腑之言,说的非常的真挚诚恳,又有着浓浓的情意。

  余点语能感知到那种认真。

  她的鼻头开始发酸,眼睛也是,心里一直憋着的那些小委屈和小情绪在此刻一扫而空,眼泪几欲涌出。

  她不想让桑舟看到自己哭,所以就转过了头,低下来,努力憋泪。

  桑舟反倒是将她的头轻轻转过来,捧着她的脸,将余点语眼角的湿意吻去。

  “乖,在我面前想哭就可以哭。”

  余点语直接埋进桑舟的怀里,软着声音:“以后,在外面你是桑氏的总裁桑予之,但是回了家到我面前,你就只能是那个和在清吉巷一样的桑舟。”

  她知道,既然已经回来了,又到了这个位置上,桑舟有很多事要做,不可能再像以前那般无拘无束,自己也是一样。

  桑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她:“好。”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余点语才露出笑脸,眼眸弯弯的紧搂住桑舟的脖子,将一个吻印在桑舟的脸颊上,“你真好,姐姐。”

  桑舟也同样将怀中人搂紧。

  她觉得自己做的远远不够,还要做的更好,不然就不会让余点语问出这样的问题了。

  将余点语送回了家,余点语恋恋不舍的与桑舟告了别。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亮灯,似乎有所察觉,余点语走到自己房间里对外的阳台往下看,桑舟的车果然没有走。

  车窗摇下来,桑舟正往上看,余点语一出来,就刚好撞上了桑舟的视线。

  她一顿,随后脸便开始有些发烧。

  也不知道为什么桑舟不走,余点语拿出手机打了过去,很快被接通。

  “姐姐,干嘛还在楼下。”

  桑舟在电话那头低声笑着:“舍不得你,想再看一看。”

  “那如果我没有出来的话,你看谁去?”余点语话是这么说,声音却因为心中的暖意而变得很甜,“那就白等了。”

  “不是白等。”桑舟不知道回忆起什么,轻笑出声,“只要我知道你回了家,房间里亮了灯,这就足够了。”

  时间分秒过去,两人都没有说话,享受这一刻甜蜜的安静。

  桑舟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你知道吗,当时在清吉巷的时候,我经常在阳台上看你在阁楼里写作业,有时候你也会到阳台上看星星,我每天晚上回来的时候,都会看看你在做什么。”

  大多的时候余点语都睡了,有时候还能看小姑娘在奋笔疾书。

  余点语惊诧道:“每天吗?”

  她是在桑舟告诉自己之后才知道桑舟住的地方刚好能看到阁楼和阳台的,但她不知道桑舟竟然每天都在注视着自己。

  “嗯,每天,差不多都成了习惯。”桑舟的声音温柔的让人心动,“我还知道,你很喜欢拍夕阳,当你在拍夕阳的时候,我就在拍你。那个画面在我的心中,远胜过绚烂的夕阳。”

  余点语无法言说自己现在有多感动。

  在无数个孤单的夜晚,原来一直有个人这样默默地陪伴着自己。

  在她想要给桑舟分享的每一张夕阳里,原来自己已经成为了桑舟心中最美好的画面。

  她莫名地冲动,拿着电话转身就冲出了房门,仿佛要冲破所有禁锢一样,不顾一切地向外跑着,风声擦过耳畔,直到她再次来到室外,就看到了桑舟已经下了车,与自己心照不宣地张开手臂。

  余点语扑进了桑舟的怀中,紧紧地抱住。

  月色皎洁,有迷蒙朦胧的月光将两人淹没,散发这浓烈的爱情的吸引力。

  “我爱你。”桑舟在余点语的耳边轻声道,之后将余点语的耳垂咬住,加重语气,“余点语,我爱你。”

  作者有话要说:桑桑:爱就是要说出口!!!!

  小可爱:嘤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