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现代,教女妖言情 第59章 过往

小说:人在现代,教女妖言情 作者:山花灿烂时 更新时间:2021-09-15 12:29: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江河自然没有想到那么多的事情,只是还在沉迷于自己那拙劣的演技之中。手中挥舞的菜刀渐渐减慢了速度,就连切的那些菜也开始偶尔变得参差不齐,完全和开始的模样搭不着边,仿佛就是在说‘我只是菜鸟’而已。

  偏偏王珍珍对江河没有什么提防,觉得江河就是一个初入社会的‘傻白甜’,模样白皙可爱心里也很是喜欢,所以自然而然的对江河表现出来的演技深信不疑。

  手里还在和这面,嘴上却小心的提醒着江河,“切慢点,小心点别切着手了。看你的小手还挺漂亮的,要是弄坏了怎么办……”说着说着王珍珍又不自觉地多打量了江河的手掌几眼,看那细皮嫩肉没有一点老茧的模样,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你的手还这么年轻漂亮,就不应该跟着我做这些工作的,到时候反倒把手弄粗糙了。女孩子的手和脸最重要了,得多注意多保护好,别等到上了年纪了后悔就晚了。”

  被王珍珍这么一说,江河也有些担心的抬了抬自己的手,看了眼又摇了摇头轻笑了下,“嗯,我会注意下手掌的。”

  原本有法力的话倒是不在乎这些东西,皮肤的完好对她来说也只是小问题,但现在啥也没有了,确实得要注意注意,万一受伤毁容了就不好了。所以揍刘夏的事情看来不能直接上手了……

  江河心里揣测着,王珍珍却是摇了摇头,不解的问道:“我觉得你和刘夏一样在家捣鼓着他那些工作都挺好的,怎么还要来和我一起做这些粗活?刘夏叫你来的?”

  要是刘夏叫江河来的,王珍珍估计都能鄙视着刘夏到死。江河摇了摇头,并没有露出异样的情绪只是道:

  “刘夏也让我试着做了他的那些工作,但是我做不来,可我也闲不住……不能干坐着光吃不干吧……心里就觉得过意不去,想来想去就来这儿试试啦。其实和珍珍姐一起也挺好的。”

  江河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俏脸都渐渐变红了几分,可奈何江河是个‘老手’,一两下就把那丝红润给压了下去。

  王珍珍没有看出什么东西,只是轻轻笑了笑,“还没嫁进门呢就考虑的这么好,真是个好姑娘,我要是刘夏我估计都得好吃好喝供着你了。”

  当然是好姑娘了,王珍珍这个年纪颇有感悟,像江河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能够吃得了苦不怕脏累愿意干活,而不是等着人侍候的很少见了。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江河的年纪也不小了……

  想起刘夏说过的保养自己,算不算也是好吃好喝供着自己?江河想到这儿讪笑了下,小脸又忽然红了起来,拿着菜刀的手都有些扭捏起来,支支吾吾的道:

  “刘夏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但是心里过意不去嘛……”

  说的再多就觉得不好意思了,江河连忙止住了嘴,不再提下去,转而抬头问道:“珍珍姐认识刘夏很久了?”

  王珍珍揉着面团的手力气也渐渐小了几分,隔着窗户似乎看向了下边的院子,沉默了会儿才说道:“四五年了吧,大概多久了也记不太清,刚怀着泡泡的时候就来了这里,那时候还没有工作,只是单纯的找个地方住在了这里。

  那时候刚来,和刘夏也没见过几次。实际上那时候刘夏才刚刚上大学,很少见到他,倒是隔个两三天的见他会书店一趟……”

  想到这儿,王珍珍若有所思的看了眼江河,又动了动手指,将和好的面再次推散,“他好像很在意那家书店来着?以前见到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在弄那间书店。”

  她无语的摇了摇头,似乎觉得那时候的刘夏很无聊一样。

  江河想了想那家书店,记忆中似乎确实听过刘夏说书店类似的话来着,又似乎没有说过,但无论怎么样她对刘夏的事情都挺感兴趣的,想起王珍珍刚刚说的话,便又接着问道:“他那时候不是住在这里的吗?”

  “那时候他还在读大学吧,大学住宿,自然没有住在这里了。”王珍珍摇头笑了笑,其实她对刘夏并不太熟,也只是普通住户的关系,对他自然也就不怎么感兴趣了,只当作是个普通的男孩子看待,所以这些事情大多都是寻着记忆里说的。

  “我住在这里的时候他父母还没有搬走,楼上还有两个租户,住了一两年了才都慢慢的搬走了,实在说来其实对刘夏没什么印象,偶尔见次面的还不如楼上楼下来的熟,也就最近一年他搬到这里住了才渐渐熟络起来的。”

  也是最近几年发展实在太快了,仿佛短短连三年的时间硬生生的跨越了七八年一样,原本还算是比较热闹的连城一下子就焉了下去,五条街也变得冷清起来了。

  和江河说的几句话似乎是让王珍珍想起了好几年来的时光,又渐渐的陷入在自己的回忆之中,反倒不介意和江河多说说这里的事情。她到也看出来了,江河不是对连城的事情感兴趣,显然是对那楼下的男人有兴趣而已。

  王珍珍忽地觉得有些好奇,疑惑的看向江河,“你不是连城的人吗?为什么很多连城的事情都不知道?”

  江河顿时有些慌了,剁着菜的手都抖了下,生怕一会儿暴露没抓稳刀,想也没想借口便开口说道:“刘夏说……哦,我是连城的,但是后来不在连城长大,所以很多事情都不了解。”

  想着差点就说顺嘴露陷了,江河忍不住的抹了把汗,觉得掩掩藏藏的实在太难了,看了眼那手法娴熟揉着面团的王珍珍,江河酝酿了一下干脆转个话题询问道:“珍珍姐是来这儿住以后就开始做包子的吗?看你做的挺熟练的。”

  王珍珍‘噗哧噗哧’的揉着面团,两手上下用了摁了几下,沉默了会儿后才低吟道:

  “我也才做了连三年而已,原本住在这里就没有打算出去工作的……才刚刚怀上泡泡没几个月怎么可能跑出去工作,之后又还得照顾泡泡……一堆的事情。

  来这儿是等人回来,后来等不到了,自己不出去工作挑担子谁去挑?所以泡泡两三岁以后我就出门去工作,做来做去最后就在路口开了间早餐店了呗。”

  江河听得出来中间的部分似乎像是个很悲伤不愿意回想的故事,但珍珍姐却好像并不在意一样轻描淡写的说了出来,只不过语气和飘忽不定的眼神还是落入了她的眼中,似乎还带着淡淡的水雾。

  水雾横起,声音还带着弱弱的更咽,江河知道这话题好像不太对了,便又连忙转着别的话题说了去。好在王珍珍先前似乎只是想起来不好的事情而已,并不在意,两人还是又说有聊的说了一下午。

  黄昏晚霞,日落西山,当王珍珍的面团发酵好了,江河的菜也剁好了,王大厨便带着笨手笨脚的江河上路了。

  两个人一边家长里短的聊着,除了江河刻意避开的男女感情外,似乎无话不说,一边又揉着面团坐着包子。江河便搬了张木椅子紧紧靠在王珍珍的身旁,学着独特的现代手艺。

  江河在楼上包着包子,楼下的刘夏孤零零的靠在沙发上,低头看向桌子上那写了一个下午不到两千字的文章,第一次觉得身边空空旷旷的极其不适应,连写东西的兴趣都没了。

  就江河离开的几个小时,他便觉得身边安安静静的仿佛生活无趣了很多,时不时的抬头看看紧闭的门,像个盼着丈夫归来的小娘子一样,让他忍不住的挠了挠头,低声呢喃了句:

  “我这是着魔了……?”

  s..book365272046744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人在现代,教女妖情');;